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一晌贪欢52



叶修什么人,天生对“甭客气”仨字儿理解进骨髓里。小对象敢对他说别绷着了随便来,他就敢一口气松到平铺地上——就昨晚那阵势之下,人家能上一秒掏完心窝子下一秒就睡死过去,也不管管周泽楷及其裤裆的感受。

这一觉睡得又沉又久。叶修顶着一头犀利造型醒过来,喉咙干裂,眼皮青肿,脑袋却轻快不少,于是利索地翻身下床,踩上床边摆好的拖鞋,到周泽楷衣柜里翻家居服。

想也知道自己今天被放假了,叶修冷漠扫过一排又一挂的衬衫西服,“啧”了一声,嫌弃衣柜多不机灵似的,又蹲下来翻底下的柜子。最下面一层倒有些旧衣服,叶修一把抽出来一件白不白、黄不黄、莫名贵气又微妙难看的T恤,瞅了一眼胸口刺绣的“SBF”。

M大金融学院,School of Business andFinance,SBF,俗称“傻逼服”。

这衣服叶修攒了不知多少件,周泽楷就这一件居然还保存得好好儿的。叶修兴冲冲套上身,周泽楷像踩着点儿似的推门而入,一下子表情变得很一言难尽,忍了忍居然什么也没评价,干巴巴地说:“吃饭。”

叶修还扭过去给他看背面,“你看是不是还挺合身儿,可以可以,我果然跟你身材差不多。”

周泽楷更一言难尽,“……就是你的。”

叶修拽过衣领后边的标盯着那上面YX俩字母,“……”

好尴尬的一秒。叶修松开衣领,提提衣肩,没事儿似的,强行给对方砌台阶,“装错了?我好多件儿呢都没发现。”

“我偷的。”周泽楷痛快地说。

……看把你厉害的。偷的还这么横?偷人家的原味院衫被原主抓包还这么横?

叶修合上柜门,也干巴巴地说:“吃饭吧。”

 

周泽楷家大体上是白色调,装修得精致,但没什么久居的人味儿,连厨房都宽敞干净过头了,大理石台子,不锈钢厨具,白陶黑陶的餐碟盆碗。燃气灶上的炒锅标都没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儿住了个英国人,靠冰箱面包机微波炉就能活还自以为吃得挺讲究。

周泽楷也刚起,赶时间,就随便搞了点奶茶和三明治,一边涂蜂蜜还一边开着公放打电话。叶修也没听也没回避,就在旁边对着一盒牛油果挑来捡去捏着玩儿。

周泽楷看着他乱动的手老想碰碰,就把它按住了,小声咕哝了句,“别捏了。”

就听电话里的Maggie反应很快地笑了一声,“叶总在啊,不方便我过会儿再打过来?”

“方便方便,我捏我的,他讲他的。”叶修居然还搭腔了,还搭得有点荤。

Maggie的脑补画面不要太美,很夸张地叹了口气,“哎,太恩爱了吧。我花了这么久都没能把周掰直,真的很怀疑自己的魅力哎!”

周泽楷眉心一跳,还没来得及救场,下面一句更要命的就温温柔柔地过来了,“说真的,发自肺腑,周是一个很好的结婚对象。”

没想到对方突然搞事情,周泽楷有点无语,偏偏叶修还是笑笑的,一脸看热闹的表情。

“所以我……"Maggie像是难过哽住了,话音危险地停住,憋了一会儿,突然忍不住笑出声,“哈哈,祝你们幸福!周刚刚跟我提‘合约到期’的事情,其实我这边也早有准备,这周记者会就能……”

周泽楷直接转听筒截断这种“有借有还”的奇怪气氛,简短地答应:“可以。”

Maggie贼兮兮地说:“刚刚有没有吓到一秒钟?”

周泽楷拿她很没办法,“吓死了,影后。”

大概车里信号不好,Maggie的声音再次卡住了,但很快又笑着说:“放心,我来安排。”

 

叶修咬着半个三明治,斜眼瞄着他悠悠地来了句,“小样儿。”

周泽楷挂掉电话,撇撇嘴,意思是看我多自觉还不快夸我。

“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谈‘分手’,扫兴不扫兴,猴急不猴急,这样不好。”

这会儿又大方了,昨天听起来可不是这意思。周泽楷稳重地放下餐盘,回身圈住他,脖子一探往他嘴巴衔住的吐司片上咬了一口,仔细嚼了,才说:“分手是什么,不会。”

只恨情话不要钱,只恨撩人不犯法。

叶修手上都是各种酱,大喇喇往周泽楷肩头一搭,歪着头把早餐送上去喂他。两人从没这么腻歪过,这会儿老大不小了,搞这套脸不红心不跳,没两口吃到底了,各自兜着笑咀嚼,腮帮子动动,嘴唇碰碰。

气氛一下子成人起来。成年人周泽楷一边自然地手往院衫里走,一边盘算起请假的可能性。叶修亲着他的脖子,还不腰疼地低声催他,“几点了都,还不上班儿去?”

周泽楷简直要被他气硬,大手顺着尾椎骨往下摸,嗓音闷闷的。

“没吃好……没力气工作。”

可万万没想到,他手还没动呢,叶修的裤子先动了,“嗡——嗡”狂震,活泼得要命。

周泽楷烦躁地把裤袋里的手机揪出来,仿佛揪出了革命队伍里的一个叛徒。未知来电。

“别管了……”他把手机递给正主,又用下巴蹭蹭叶修的颈窝。

叶修觉得这号有点眼熟,强耐着性子接起来,一听声音就正色了,拍拍周泽楷的屁股示意他别闹。

周泽楷不情愿地把手移回布料外腰部的位置,维持着拥抱的姿势,觉得已经让步到了底线。因为离得近,隐约能听到一个男声,语气有些不善。

叶修平时跟他打电话都挺爱打岔挺能聊的,这通电话却接得奇怪,几个“嗯”“行吧”“公司见”就完事儿了,表情也冷淡,语气也不热络。周泽楷猜到是谁,眉心也皱起来,“陶轩?”

叶修叹了口气,拿手机晃了几下,“我本来说下个月回B市再谈,这就追上门来了。”

“嘉世状况很差。”

“哦?你不是说不插手这摊子吗?”叶修把自己昨天那身衣服找出来换上,有点皱,居然没弄到不能穿,可喜可贺。

“不插手,关注。”周泽楷想了想,还出卖了线人,“孙翔在嘉世,还有肖时钦。”

“真舍得花钱。”叶修弯下腰弄鞋子,“小孙墙角不好挖啊,肖时钦更是,直接公司并购进来的——老陶想翻盘也不是这么个翻法,缺人还不如从内部提来得实惠,这么折腾伤筋动骨,本来管理层就乱。”

“所以找你。”

“找我的股份,怕自己江山不保。”叶修迅速打点好自己,又猛一通灌水吃药,这次是真情实感地催起来,“快快快,我先送你。”

周泽楷也把外套穿起来,拎上包,怪怪地看了叶修两眼,心想这回他进入追人的角色倒快,新鲜啊。

“哎,下回你做饭来点儿热乎粥什么的,西餐多生冷啊,还腻。”

……前言撤回。追人不追人不清楚,“自己人”这个角色倒是进去了,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周泽楷在副驾上“哦”了一声,关上财经新闻,迅速网购了一口高压锅和电饭煲。

 

 

转职之后周泽楷往B市去的次数不少,叶修更不用说,那叫“回”B市,“去”都不带用的。可两人一块儿过去还真真是第一次,一直灰蒙蒙的天也不是一样的灰了,熟悉的楼群街道也不是一样的了,有那么点恍如隔世的意思。

周泽楷一直忙到京垣签约仪式当天早上,水都没喝一口才赶上飞机;叶修本来前一天就能出发,为了等周泽楷一起走也落到眼下这种紧迫的状况,

真说起来也没什么特别原因,叶修就是想等等他。搞对象不就这回事儿,没时间就忙,有时间就一块儿无意义地浪费。

紧赶慢赶到了发布会现场,来宾和媒体都坐满了,叶秋急得想骂人,可惜教养过载,只能抓着一脑门汗都没落的叶修赶紧往台上推。

无奈叶董事那么恐怖的表情都吓不住他哥,硬是让叶修扭过身子来问了周泽楷一句废话:“不想发言吧?”

周泽楷拿着刚印出来还热乎的稿子,一愣,随即点头。

“行,那我把你这环节去掉。”叶修冲他一笑,总算被叶氏一群人拥着呼呼啦啦地往台上走了。

整个仪式紧巴巴地开幕,进行得倒很顺利,叶修说到做到,就让周泽楷签签字、握握手、拍拍照就没他啥事儿了,时间也掌握得正好,除了叶氏和花旗这边,没人发现流程里少了个环节。

庆功宴办得热闹又随和,忙碌后的轻松是真的,新集团成立的喜悦也是真的。叶秋一身白套装在前面言辞华美地大谈成就、机遇和未来的时候,趁没人注意,周泽楷在桌下偷偷牵住叶修的手。叶修动也不动,头也没回,暗暗使劲回握了一把。

人群散去,叶家两个都被奉了不少酒,助理们张罗着车,往车门里塞完叶老【不会是这个词吧和谐】二正要塞叶老大,却被别着花旗胸章的可疑男子拦住了。

“叶修,”周泽楷把人接到臂弯里,摸了摸脸颊,觉得挺烫,“还行吗?”

叶修倒还清醒,就是亢奋过头,手臂幅度很大地一划,指着身后的车,“跟着他们……去医院。”

周泽楷立刻一顿紧张,“怎么了,胃很难受?想不想吐?”

“不是,我没事儿,”叶修连连摆手,“去看看沐秋。”

 

“你坐着别动!要什么我给你拿。”叶秋到底酒量练得早,到病房的时候已经完全缓过来了,还有力气凶不老实的病人。

“拿那个饭盒装……我的祖宗啊你们可来了,我晚饭都没吃就等着你们这‘外卖’,再磨叽会儿,我真怕我饿得把护士给吃喽。”

“你不就好这口儿吗,护士空姐什么的。”叶秋摆开食品盒,皮笑肉不笑地说。这两人好上之前,苏沐秋曾经短暂地交往过一个空姐,这事儿已经被叶秋捏成了一个“梗”,一有机会就扔出来搞他。

苏沐秋扒了口米饭,十分不怕死地笑着说:“现在口味变了,空少还差不多。”

眼看这二人又呛起来,叶修拨拨耳朵,强行插话进去,“对了,上周陶轩去香港找我。”

苏沐秋和叶秋立马安生了,对视了一眼又都转向他,“他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想买我手里股份。也难怪他着急上火,再等下去,嘉世都未必是他说了算了。”

“那就脱手啊,怎么他出价很低?”

“倒还行,而且我要这股份也没用,”叶修笑笑,抽出根烟干咬着不能点,“不过我要钱也没用啊!我想让他用西杭证券来换。”

“你想再搞一家PE?”叶秋立刻反应过来。

“对,就在北京,然后和另一家小券商整合,那边我已经谈得七七八八了。”

苏沐秋“呵”了他一声,“老陶会舍得?他疯了吧,西杭现在虽然不行了,以前可一直是嘉世最赚钱的部门,不然现在会花大价钱挖来孙翔和小肖?而且转给别人就算了,偏偏是你,他那小心眼儿还不得撑炸了。”

这话说起来渊源就深了。陶轩的嘉世地产原先不过是家无名小公司,搭上吴雪峰的西杭证券后才开始有起色。吴雪峰种种机缘下认识了叶修和苏沐秋,渐渐把西杭交由这两个少年运作,自己只挂虚职;后来吴雪峰举家移民,将西杭的大部分股权转给了已经成年的叶苏二人。

嘉世创业前半期,陶轩始终处在吴雪峰之下,已是不甘,更别提被两个毛头小子压过一头。叶修和苏沐秋在北京读书期间,他暗中收紧、架空西杭的同时疯狂扩张,终于一步步走向崩盘,这才又回头念起西杭证券曾经的名望,寄希望于业界两位后起之秀能像当年的叶修和苏沐秋一样,化腐朽为神奇,挽狂澜于欲倒。

陶轩毕竟不是职业金融人,又或者境况已经差到他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时移景异,当年嘉世的蓬勃爆发是可遇不可求的时代红利,想要在眼下的政策环境中复制奇迹,别说孙翔和肖时钦做不到,连叶苏本人都做不到;这点,苏沐秋早先的抛售行为就是最好的证明。

“谁说不是啊,上回谈崩了。”叶修苦笑,“时机不对,再等等吧。”

苏沐秋挑挑眉毛,刚想赞同一句“等等吧,也快了”,还没出声,先看见病房门玻璃外一个晃晃荡荡的人影,赶紧拿手一指,“那谁啊?”

叶秋咔嚓咔嚓吃着伤员的苹果,用手肘戳了戳叶修的肩膀,“我哥家那小谁呗——怎么不让人进来啊。”

叶修白了他一眼,“还不是怕惹谁不待见,人家小周自己说要在外面等。”

叶秋面无表情装糊涂,“谁不待见他了?不会吧。”

苏沐秋都听笑了,赶紧抬手打发叶修走,“那你还废什么话啊,我这儿一点事儿没有,走吧。工作的事电话联系,其他事别他妈联系,我们忙,”他笑眯眯揽过叶秋,还故作风骚地丢了个wink,“你们也忙。”


评论(40)
热度(127)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