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一晌贪欢5


叶修是M大公认的大神不假,可他神到什么地步大部分人却都说不清楚。

论渊博,叶修号称M大全专业精通,以至于各院老师偷懒时都招呼他来编习题册,M大一半儿核心必修课程的作业量和难度都握在他手里;

论精深,叶修大二就以一个金融市场和社会公平的LM-GAP模型在张教授的课题里担了重要版面,在核心期刊发表;大三又完成了一系列深化补充的论文,自建体系,最终在国际金融会议推出时,无论是数据和推演过程的精细缜密、模型的优良性质、时政的印证度、还是叶修的年轻都一时震惊学界。

论领导力,叶修任校会主席时,学生活动的质量空前之高,彻底将校会的牌子强力推出,从校方领导至普通学生无不对这个主席赞叹钦服;叶修外联部出身,M大各行各业校友关系,外联几大稳定合作商家,都由叶修那届跑动联络才积累下来。

论性格人品,叶修爱惜提携后辈也是出了名的,说话虽嘲讽,可从博士到新生都有的是同他关系亲厚的;平日又最低调不爱争风头,每年奖学金颁奖仪式看校长对着叶修的空座位叹气已成一景,这也让不少人只闻“叶神”之名不知其容,天天见叶修提着饭盒在食堂晃晃悠悠竟然也不知道是他。

论身世背景,更是离奇复杂。

黄少天说到这儿,啧啧砸了砸嘴,颇有点职业说书人的架势。方才打球休息时,没留意小周说了句什么挑起了话题,一群人又凑在一起八卦起叶修来。

“哎哎我倒听大孙说过几句” 张佳乐皱了眉仔细回忆了起来,“上次老韩老魏他们回来的时候,在饭桌上调笑说老叶是不当太子当布衣,貌似家里挺牛叉的,不知因为什么跟家里闹翻了,自己跑出来好几年呢。”

“我怎么听说,叶修大大跟嘉世关联不小?现在还有股份在手里什么的传的真真儿的。”方锐也兴趣盎然地凑上去。

“哎我也听到过,说叶神那是帮嘉世打过天下的,忽悠的吧你想叶神那会儿才多大?”

“哟那要是真的,就嘉世现在这股价,有个5%在手里那还上什么学啊几辈子都够了。”

周泽楷在一边默默听着,一直没答话。周围的话题已经从有钱了要买小岛当国王拐到外院那个前凸后翘的院花了,周泽楷的心思还停在叶修的种种传闻上。

传闻很多,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他分不清楚。可不管哪个版本都围绕一个核心不变:叶修很强。强得不容置喙,强到封为传奇。然而,没有人会无缘无故,与生俱来的强到如此地步。

其间出于什么动机,经历什么过程,赢过什么荣耀,受过什么屈辱,叶修从没提过随其他人猜去,咬着烟卷儿懒懒的笑脸不会透漏分毫。

 

最初周泽楷关注叶修,也一样因为他很强。他打一开始就看着叶修,一直看着,看他在讲台上认真自如,看他在群里以一敌百,看他隐在馄饨的雾气里狼吞虎咽,看他咬着后槽牙说好样儿的啊小周。

他觉得离叶修很近,可了解多了又忽而觉得很远。他没听叶修说过嘉世,没见过叶修为校会熬夜的样子,更推不出叶修拿过奖的模型公式,甚至翻开微观经济学练习册,“编者叶修”四个字都清清楚楚对他说明这种遥远。

周泽楷在球场上依然拼得很霸气,抢断投篮都干脆利落毫无差错,他心里却猛然一空,任心绪卷起。

 

又平静过了一周,叶修才恍然发现开学都有一个月了。研一的课程对他来说倒不沉重,可惜他身上担的责任太多,在导师的课题里是主力攻坚手,在实习单位是项目负责人,又按他念本科时的传统被发配担任金融院实验班的班主任,再加上苏沐秋一个20秒的跨洋电话就轻轻巧巧甩过来的校会大包袱……着实让叶修忙得够呛。

忙也算习惯了,可麻烦事儿还不止这些呢。叶修拉开窗帘一瞅,果然看见周泽楷在研究生宿舍附近晃晃悠悠,不由叹了口气。

要说新生平时也挺忙的,只对大学课程的不适应和校会的工作量就够大部分人喝一壶了,周泽楷听课干活都高效不假,可省下的时间都扔在楼下转悠上了。这小子,有话上来说就行了,天天转悠个什么意思。

叶修琢磨了下周泽楷那张好看的闷葫芦脸,觉得和葫芦比闷实在不划算,转身开了窗就喊:“小周!”

周泽楷听到叶修的声音,茫然地抬头,就见叶修挥着手臂朝屋里招呼。

“你上来!”

周泽楷脑子还没反应,身体就自动按叶修的话动起来。一直目送周泽楷走进楼梯,叶修才关了窗子,从桌子上捞了根烟点上。

这次叶修还真错怪周泽楷了。他这几日时不时想着叶修的事,出门散心不自觉就往研究生宿舍楼走,自己都没察觉谁知道已经被叶修观察了好几天。这会儿猛地被他叫上楼,更是一头雾水。上次见面还是面试时那出,也没能当面道歉,学长会不会还介意?何况他还沉在比叶修差得远的糟糕感觉里,甚至想躲开他了。可没等他想出理由躲,叶修就开了门靠在门框上用目光催他上楼,周泽楷也只好加紧几步跨完了台阶。

“学长…”周泽楷低着头不看叶修。

“有话跟我说?”

“…没” 实在没想好跟叶修说什么。学长你等等我?

“行,你没话说我有话说。”叶修扯着周泽楷的袖子一把就把人拽进屋里,后脚踢上门,缓缓吐烟圈儿的时候目光里全是审视。

“天天在我楼底下转悠什么呢。”

“……我没。”

“哟还会狡辩了,你不承认我就猜不透你那点儿小心思了?”

周泽楷心里一惊,直直对上叶修的目光,只觉得像被赤身裸体丢在X光下扫,骨骼下藏着的内脏都被他看得清清楚楚。原来,前辈早知道我的心思了。周泽楷面色一窘又低下头去。

叶修一手夹着烟,一手拍了拍他的肩。

“小周啊,你喜欢沐橙就直接找她去,在我这儿晃悠也没用啊。”

 

周泽楷愣了足有一分钟。

叶修以为他被戳破心事有点震到,体贴地没出声,只拍拍他的肩示意鼓励。等发觉这周泽楷沉默的时间长得不科学,别是自己在心里钻了牛角尖了,正想开解两句时,搭在对方肩上的手电光火石间就被握住。

叶修就这样被同一个的手法带进了同一个怀抱。

  叶修心里一串乱码闪过还没来得及转化成语言,就听周泽楷在他耳边“噗嗤”笑了出来,语气里都是被逗乐的愉悦。

  “学长……笨。”

 

叶修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体温瞬间蹿上来。他一边徒劳无功地挣扎一边努力用平稳的声音回敬。

“你小子还抱上瘾了?够胆啊敢在我面前说笨?哥在国际期刊发论文的时候你还算不清圆锥曲线呢吧,简直逗我……”

“学长聪明。”周泽楷迅速地改了口,下巴还在叶修颈窝蹭了两下像在安抚什么不听话的小学生。随便叶修怎么折腾,他只是仗着力量优势稳稳地抱着这只大神不放。

远也好近也罢,怀里这个就是叶修。比他年长几岁,可个子比他还矮几公分,肩膀比他要窄的叶修,站在顶端也没傲气招着手让他上来的叶修。

周泽楷觉得自己一无所有又豪情万丈,他知道他会比叶修成就得更快。他自认才智不输定力亦佳,更因为叶修那杆标杆立在那里,他只要一直看着叶修,直冲过去就是捷径。

                                                 

然而。

等到了第二天,周泽楷上课前被他的标杆一个电话叫到科研楼四层办公室的时候,顿时明白捷径不是免费让他抄的。

叶修懒洋洋地端着茶杯,手指怎么摆都美得像工艺品,“昨天不是说想见我?给你个机会怎么样。”

“今天下午没事吧?以后每周四下午都来这里替我干活儿吧。周四下午哥休息,专门接见你不用太荣幸。”

“……”

周泽楷犹豫了下,最终什么也没说,点了点头,“我做什么?”

“哦,今天就把开学第一月你们实验班的教学反馈写了吧,课你都上了,样版在你手边。好好干啊小周要交教务处的,哥打会儿荣耀。”

“……”

看着叶修一脸轻松地扣上游戏耳机,周泽楷也只好认命地掏出钢笔。

各干各活,一晌无话。

 

这点小事儿让周泽楷来干绰绰有余,将各科分门别类,教学内容阐述得条理清晰,连笔迹都模仿了叶修。叶修抓着免费的劳动力压榨乐得清闲,随手接过周泽楷交上来的报告翻了两指头就特别夸张地称赞了一番又特别无耻地问他下周要不要再来。

周泽楷把背包甩在肩上,回头笑了笑说,来。

 

晚上,叶修正思考着周泽楷这反应不像是受到教育的样子得另想法子整治他,结果一翻今天的考勤表顿时觉得脑袋发胀:周四下午,微观经济学,周泽楷那栏打了个叉。

好小子,翘课来帮忙了。

叶修抬手销了他的翘课记录,补上请假两个字,不知怎么,就想到周泽楷那句“是真心”。皱了皱眉,他又点上一只烟。

 

不会来真的吧。叶修望着天花板咕哝了一句。

————————————————————————

校园背景真慢热…


评论(8)
热度(219)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