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一晌贪欢6


周四下午。

周泽楷替叶修输完了表格,整完了考勤记录,总结好了教学进度,正打算帮着改微观作业的时候,叶修终于不再拿那种“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好好改造,重新做人”的目光盯着他不放了。

“小周,你这节其实有课吧。”

“嗯,微观。”

“哦,翘了吧。”

“……”

已经翘了啊,周泽楷有点无奈地抬头看叶修。而且你作为一个班主任就这么怂恿我翘掉专业基础必修课真的合适么。

“考勤没事儿,哥罩你…...哎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叶修不满地磕了磕烟灰,“你说想见我的吧。”

周泽楷点点头,翻开了一本习题册打起了对勾,平静地吐出一句,“你呢?”

叶修手晃了一下。总是被周泽楷的直球打中作为前辈也真够难看的。

“我自然也愿意见你。”

周泽楷勾了勾唇角,啪的一声合上了眼前正在批改的本子。

“有事请教前辈。”

“…说吧。”经验告诉他,每当这种时候周泽楷脑子里都过着龙卷风。

可是当他被周泽楷拉进西门外一家台球厅,被周泽楷一脸认真地举着杆子说“请指教”的时候,叶修还是觉得自己实在是太狭隘太武断太小看周泽楷了。

事实上,叶修台球的确打得好,好都不够形容,近职业水准。也正因为这样倒是好久没人找他打了。能一起玩的苏沐秋是一个,这会儿远在德国;亲弟弟叶秋是一个,更忙得捉不到他。叶修看周泽楷递过来,也不矫情,接过杆子就开球。

 

虽然周泽楷口口声声让他指教,叶修随便扫两眼就知道这丫打得已经很不错了。力度、角度、手型、几种击球方式都玩儿的熟练,偶尔有些复杂局面时眼光不够老道,或是看清了途径手法不够细腻。悠悠闲闲打了半个下午台球,有时点评两句周泽楷都学得很快,倒是少有的轻松愉快时光。

周泽楷事前就知道叶修的厉害,输来输去也不恼,他只是忍不住想见识叶修摆着好看的手型夹住杆尖,斟酌几下就干脆地推杆入洞的样子。他隐约察觉自己有些不对劲,却完全止不住对叶修的好奇心。

叶修推杆前的眼神,得分后的轻笑,指点他用的嗓音,俯下身试角度时T恤领口敞开的一片白净的胸口。他想看全部的叶修,全部的,恨不得自己一秒钟就变成一模一样好的给他看。

叶修却全然不知周泽楷此时的心思,他只是在一边看周泽楷击球时,有点好笑的想:气质这种东西,人和人真是区别挺大的。就比如穿衣服,有人能把衬衫穿成T恤的感觉,比如他自己;也有人能把T恤都穿成衬衫的感觉,比如眼前这个周泽楷。

只是,那时叶修没想到,周泽楷也没料到,这个所谓的“周四下午之约”竟一直进行了三年之久。以至于每到新学期排课表排工作时,两个人都默默把周四下午空了出来,没人解释也没人要求,只是这样做了。

只要叶修不出差周泽楷不去外地谈外联合作,哪怕下半学期时叶修把主席交还给苏沐秋两人断了校会这层联系,每周也总能见到面。

叶修眼见着周泽楷在这一年两年里,一步一个脚印的往高处攀,不停歇,也不满足。曾经缠着叶修多给他浇水的小树苗,像和谁攒着一口气似的抽枝拔节,想展开他的枝条给人荫庇。

 

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的时候,才是新生的周泽楷和王杰希、肖时钦组队拿到了一等奖,好多人羡慕归羡慕,少不了酸溜溜地说他沾了两位大神的光;到了大一下半学期,周泽楷拉上英语学院的戴妍琦和信息学院的罗辑参加美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捧回了M大好几年没能拿到的美赛金奖,很是热闹了一番,要知道上次M大的金奖还是叶修当年的战果。

周泽楷小学初中有五年在美国念,美式发音一等一的纯正好听,被戴妍琦拖去搭档参加英语商务谈判,各地转悠着比赛竟也拿了全国第二;后来什么英语演讲大赛,模拟联合国谈判之类的活动总有人拉上周泽楷,一路边卖人面子边拿奖看得多少人泪流满面。

后来期末测评周泽楷在素来大神辈出的金融学院砍下综评第一的王座,又被选成实验班的班长,帮叶修打理这摊子杂活儿更加顺手,时间久了叶修都快想不起来自己还有班主任这么个身份。

一年级,蹿起的新星,未来的大神。周泽楷三个字也渐渐成了常在大家嘴边提起的那串名字之一。

 

那年期末,校会换届选举大会。周泽楷众望所归的留任外联部部长,也即将开启外联的一段新传奇;号称“周泽楷语”翻译机的江波涛当选外联副部长,方锐和包子也分别留任秘书处和体育部,被众人调笑说周泽楷宿舍是求了“部长符”。

新人当选,自然也有旧人离位。喻文州,肖时钦和张新杰留任副主席,其他前辈便从今晚离开这个让大家相遇相知的组织。

校会散伙宴上,几十个人浩浩荡荡开到“江南春”胡吃神侃,气氛热烈得像在吃最后的晚餐。叶修本不想凑这个热闹,可实在架不住黄少天劈头盖脸的电话攻势,只得去了。还没刚跨进江南春大厅,就听见方锐扯着嗓子大着舌头说着。

“……要,要说场外拉票那次,谁有我们周大部长牛逼,为了争优秀部门,那什么宣传!体育!还有文艺!什么脏招儿都出了,又是画又是唱的,结果呢?投票那天小周往那儿一站接一票送个微笑加谢谢,人呼啦一下就跑外联去了这你服不服!我服啊!尼玛周泽楷的脸无解啊……”

众人哈哈笑成狗非要敬什么“无解的脸”,周泽楷想起那天笑得脸酸的事儿就心中叫苦,眼下却没人给他上诉的机会直接终审判决了,就只好一杯杯接过灌进去。喝到第七个人,觉得肩上一沉被人搭了只手,接着叶修的声音就响起来。

“哎你们怎么回事儿啊,趁哥不在就欺负小周是吧,两个月没削你们这就想得不行了?”

 

叶修多大的嘲讽值,往旁边一杵谁也不记得刚才还没灌完周泽楷,一群人都集火叶修去了。几轮嘴炮对轰完,周泽楷在自己旁边加了个凳子就拽着叶修坐了。

“怎么样啊小周,酒量撑得住么?”

“……还行。”其实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叶修一来他倒嘴硬起来。

“还行就完了。这散伙饭的规矩是,只要没喝死就往死里喝,校会哪年招的兔崽子们都是一个德行的……下一轮你就赶紧躺倒,听哥的没错。”

 

叶修不愧校会场子的老油条了,眼光十分精准总结十分到位。等四五十人喝到只剩最后十几个的时候,清醒站着的就只剩叶修,喻文州,肖时钦和张新杰了。方锐去卫生间吐完了回来一看,说了句“这种时候谁心最脏一眼就看出来了”,说完就栽进沙发不省人事。

最后张新杰照看着王杰希,林敬言,和刘小别坐了一车;肖时钦带上了方锐和包子,本来还想捎上张佳乐,谁知道他一喝多就哭得厉害怎么拖都不走;唯一一个比他更厉害的只能是黄少天了。连唱带跳还直想脱衣服,被喻文州按住不让脱就哭嚎着“文州你不爱我了!QAQ”

 

叶修给孙哲平挂完电话就打发肖时钦先走,顺便拒绝了喻文州求救的眼神。

“自己家孩子自己扛吧,看咱家这个多老实。”叶修拍了拍肩上趴着的周泽楷。

 

走出了这条街,周泽楷也就不再装醉了,本来喝得急还有些头昏脑涨的,歇了半天也早缓过来。只是他就是不乐意把下巴从叶修肩上抬起来,情愿就着这别扭的姿势一步步往前挪。

 

“差不多得了,蜷在我肩上不难受啊。”拍拍周泽楷的脸,倒觉得他好久都没在自己面前这么示弱耍赖过了。一时间好像又回到一年前的夏天里,耍着小聪明磨着他讲公司理财的周泽楷。这一年,过得可真快。

“我醉了。”周泽楷用十分清醒的声音摆明了耍赖的态度,两只胳膊更过分地把叶修圈起来。

 

“叶修。”

“嗯?”叶修应了声,都没听出来周泽楷大着胆子喊他的名字有什么不妥。

“喜欢。”

“烟啊?”叶修被他搂紧了没法走路,报复地侧过脸对着他吐烟圈儿。

“教我吧,烟。”

“别啊,怎么带坏党员的事儿净让我干呢?”虽这么说着,手上却麻利地抽了一根点上,递给周泽楷,“想试试?”

周泽楷摇摇头,偏要叶修嘴里那根。

“小孩儿啊你,别人嘴里的烟又不会更甜。”叶修嗤笑着骂他。

 

含着叶修含过的烟,周泽楷忍不住地用舌尖舔了几下滤嘴。一团柔滑的烟气从嘴吸入肺部,又和叶修一起缓缓地吐出。怀里的体温触感都那么真实,周泽楷趴在叶修肩上觉得眼眶都被烟雾熏酸了。

 

“好累。”

叶修安抚似的拍拍环在自己腰间的手。他怎么不知道他累,美赛那几天周泽楷熬夜熬得犯胃病都是他陪着输的水。

“超过你…总有一天。”周泽楷哽着嗓子说。

叶修没说话,由他抱着。直到这根烟抽完了才踩了几脚烟头,笑着说。

“想什么呢,你还差得远呢。”

 

累了就别追了,总盯着我做什么呢。

你周泽楷一直甘心当一个追风筝的人,不是浪费了么。




评论(5)
热度(226)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