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JUNKY TOWN15

junkytown 15。

集体黑化,未来背景,主周叶,其他CP零星有,黄暴经常有,放链接不适者点叉勿骂。

 

微草总部中草堂。

喻文州站在一团浓烟中却不觉得呛只觉得热,他解了披风和手套,实实在在握满了微草的绿草镰刀旗,用力一拔旗杆将它从中草堂主楼的顶层掷了下去。

楼下顿时一片欢呼雷动,黄少天长串的叫嚣隔了距离和烟雾,听不清。喻文州久久立在楼顶俯瞰,直到风吹烟净才回头对周泽楷说,“你们是不会收手的吧。”

“嗯。”周泽楷倚在金属的天台小门上,不带丝毫迟疑地回答他。

远望黄少天嚣张地长剑指天冲他邀功,喻文州不由得想下楼去揉揉他那颗不安分的脑袋,“那就先停手,各自休整几天?”

 

没过几天公告就放出来。轮回败霸图,蓝雨灭微草,联手事成后两军对立,周泽楷和喻文州在原微草总部正式签下三个月的停战协议。久战的持续消耗下谁都再无气力违约,于是无欺无诈无阴无谋,三个月后便是堂堂正正的决战时刻。

 

叶修的腿伤被周泽楷拿出伺候月子的劲头照料了几个月也一天天好了,暗地里已经能扶着墙去厨房偷猪蹄了,明面上还摆着一副“伤口好疼要死要死”的样子每天心安理得被周泽楷抱去会议厅、抱去训练营、抱去卫生间、再抱回床上。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周泽楷和叶修是何等人物,秀这点恩爱那叫一个面不改色手到擒来,可怜了江波涛和魏琛得时刻提防着见了他俩就得捂上孙翔和乔一帆的眼睛,也可怜了轮回一干下层巡逻兵一天能见八回自家首领在亲热的样子还得红着脸梗着脖子四下巡逻忠于职守。

 

轮回会议厅。

江波涛干巴巴地念着轮回武器库例行检查回执报告。

“……一枪穿云各项性能稳定,内涡驱动系统更新到RH543版本,作为唯一一个使用最新版本驱动系统的机车,其在监测试验中的出色……”

“停。”周泽楷打断,“那君莫笑呢?”

“当前的资金不充足,况且叶修近期不出战……”

“从我工资里扣。”

“你工资不够扣。”

“那再从你工资里扣。”

“!”

另一边,魏琛也在干巴巴地念着兴欣最近一轮训练进度的完成状况。

“……小唐,0.75,0.48,0.56,A6,14.5M ; 包子,0.66,0.53,0.51,C3,17.2M。以上是全部的……”

“停。”叶修打断,“那你呢?”

“老夫这一把年纪了就……”

“再说一遍?”

“咳咳,我已经最大限度去……”

“其他人强度不变,你加一项心肺练习。”

“!”

 

“到底要不要拨专项资金你给个准话!”江波涛吼得声嘶力竭。

“到底让不让老夫活了你表个态吧!”魏琛几乎声泪俱下。

“唔啊……嗯?”周泽楷和叶修同时发出了单音节的模糊询问,转过脸来两人的眼角都被情欲蒸红了。

好想辞职不干。

江波涛和魏琛同时攥紧了手里那几张无辜的纸。这还说着公事呢你俩就不能少亲一会儿么!

 

 

然而,战场上铁一般的事实证明:先前投入的每一分钱流下的每一滴汗都会在这种极端残酷的境况中逼出它的功用。

兴欣以前所未有的熟练配合成功实现绕背走位。

唐柔一马当先挺起战矛就是豪龙破军起手,包子抛沙准备,莫凡影舞全开。前方乔一帆早就铺好三重鬼阵蓄势以待,后方魏琛和方锐还在借着掩护抓准时机时不时释放出死亡之门和捉云手限制对手的行进路线,占据高点的苏沐橙总能轰得恰到好处,随队补给的安文逸总能维持能量条的充足。

在兴欣小队以尖刀之势劈开蓝雨后方防线之时,正面的轮回车群也同时从四个方向轰鸣而入。

杜明三段斩开路,吴启弧光闪冲锋,江波涛地裂波动剑打开局面,吕泊远施展抛投杀入阵中。孙翔单枪匹马紧咬住蓝雨的核心喻文州,眼看一记刁钻的伏龙翔天放出龙头快要咬上喻文州的法杖尾端,著名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却从不知何处突然跳出,幻影无形剑大招出手就同孙翔战作一团。

 

叶修的腿日常行动无碍可作战仍显勉强,被周泽楷难得态度强硬不由分说地留在大后方的指挥处,美其名曰“统筹全局”。

离子屏上双方战况一目了然,比起身在战区的周泽楷,叶修对当前局面的把握还更全面清晰几分。

诚然轮回在顶尖战力上比之蓝雨明显占优,只是喻文州的可怕从来不在他自身的战力上。他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短短几个月间就把蓝雨的队伍整合到如此完整顺服的程度,他深知轮回在单兵上的强悍并不热衷单打对决,而是用配合、用地形、用移动、用灵活高速的阵型转换和对手周旋。蓝雨像是一尾滑不溜手的鱼,任轮回场面打得如何精彩好看也很难转换成实质性的优势。

同样留守指挥处负责后勤供给的陈果见叶修一瞬不错盯着屏幕,面容严峻,回身倒了杯热茶塞进他手里,略显担忧地问:“情况怎么样?”

叶修低头啜了口茶水,眉峰唇角都放松下来,笑着对陈果说,“没事,轮回会赢。”


喻文州千思万虑也只能暂时稳住蓝雨不败,若想取胜,只能分散隔离逐个击破。只是这个计划注定行不通,原因很简单:他绕不过周泽楷。今天的蓝雨使尽浑身解数也无法击败今天的周泽楷。

只是最简单的强弱之分,喻文州不信,就要以失败为代价。

 

 

滑铲。踏射。浮空弹。回旋踢。

明明只是最基础最熟悉不过的枪手招数,周泽楷如今施展起来却觉出许多新意。弹轨的角度,连接的质量,反应的速度,变招的思路都是以往难以企及的随心自如,一枪穿云和荒火碎霜像是长在身体上的一部分,和自己的手指一样灵活顺从。这近一年的苦训终于显出了回报,周泽楷终于确认了自己变强的事实,多亏叶修,也为了叶修。

在他周遭围攻的人数仍在增加。他知道蓝雨在拖他落单却放任这个趋势,他仍有余力却在有时显出下风让敌手安心一瞬,紧跟着一轮爆发以便引来更多慌张围攻的人群。

他是轮回的首领,他要在战况胶着时吸引尽可能多的火力破开僵局,他要理所当然地取胜带领全帮登上顶峰。

又是一次巴特雷狙击爆头。蓝雨不断缩紧的包围圈使这个距离下飞溅的血滴避无可避,他也顾不得再避。周泽楷身上的血迹越来越多,有别人也有他自己的,只是有本事让剑尖在他前胸后背划上一道的人都已一命呜呼,悉数躺在了一枪穿云的车轮下。

他卖了个破绽让卢瀚文的长剑刺入肋下,待众人一拥而上时,他却猛然暴起像是毫无痛觉一般开了一波乱射。响声炸焰过后,周泽楷双手持枪立在一圈伏地的尸体正中,那眼神气势一时间竟震慑得余下的众人无人敢前。

他静默地抬手擦去下巴上沾染的血迹,像是地狱深处浴血诞出的魔。

 

蓝雨天分极高的新兵卢瀚文才上战场不久,哪见过此等阵仗,见周泽楷只一招就射杀了许多同帮兄弟,一时悲怒攻心,开了剑影步就莽撞得向周泽楷直冲过去。周泽楷面色一凛,端起碎霜阻击却听见了让人瞬间揪心的“咔哒”声。弹匣空了。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

等喻文州隐约察觉出不对头时,黄少天已经冲了出去。

只在周泽楷弹匣响动的一瞬,赶在卢瀚文受到荒火的补射之前,黄少天以为他终于看到了最对的时机,他以为他可以斩到周泽楷的同时救下平时自己最宠爱的小徒弟。

可是,不对。

喻文州清清楚楚望见了周泽楷握枪的手型,不是空弹匣,而是周泽楷自己按着弹道闸卡住子弹装作弹匣空了的样子。喻文州明明看到了,可是眼中的画面传到脑中,脑中再传到右手,等手指握着法杖放出了一个束缚术,一切都已太迟。

早有准备的吴启从隐蔽的墙体后突然跃起。拼上性命的禁忌招式,舍命一击。

黄少天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他那张能说会道的嘴甚至没能吐出一个字就再也没机会开口。

喻文州的束缚术于事无补地落在吴启的尸体上,他脑中茫然一片。


他突然想起很久以前,魏琛总爱数落他在释放瞬发型诅咒时法杖举得太慢抢不到瞬发的先机。那时他心中总是不服,他以为那区区零点几秒凭他的头脑才智足以用谋略弥补。可是他终于知道自己一直都错了。

他的手只是慢了那区区零点几秒,他就永远失去了那个人。

蓝雨已输了。

喻文州战前设想的百十种方案里,没有任何一种以黄少天之死为前提。他甚至安排了万一自己战亡黄少天要如何带领蓝雨继续——那时他半开玩笑半是认真地对黄少天交代着,还没说完就被他不开心地捂上了嘴。

 

喻文州下了停战令。他走过去把黄少天抱在怀里,看起来苍白又镇定。

“你赢了。”他对周泽楷说,“没人需要再做无谓的牺牲了,战争到此为止吧。”

周泽楷垂下了枪口,欲言又止。

喻文州居然笑了,笑意稀薄又通透。他垂下头轻柔地抚上黄少天的眼睛。

“我知道你和叶修出于某个目的必须达成junky town的统一,既然你们不说,这统一定然是无法和解达成,既然都要开战,知不知道你们的缘由对我来说也并无所谓。蓝雨可以失败却不会拱手让人,我可以死却不会归降偷生。你不必有什么负担,我们最终无仇无怨。”

“剩下的事郑轩和宋晓知道怎么做,现在......我想和少天单独呆一会儿。”

 

轰天的爆炸声响起时周泽楷才刚跨上一枪穿云,他回头望了一眼,是喻文州和黄少天所在的那片地方。对于喻文州,周泽楷甚至都不必返回确认他的死讯。

于是他只是扣上了头盔,本要打开通讯器嘱咐江波涛去和蓝雨的人交接,无意间扫了一眼轮回的方向,手就僵住了。而后发疯一样跳上机车,朝那个方向全速狂奔。

 

刚刚地动山摇的一声里,炸掉的不只是喻文州的自爆弹——还有轮回指挥所。


评论(17)
热度(62)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