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JUNKY TOWN16

junky town 16。

集体黑化,未来背景,主周叶,其他CP零星有,黄暴经常有,放链接不适者点叉勿骂。

下章完结,所以集中写这篇了

 

 

破门而入的三个剑客叶修都看着面熟,隐约记得是喻文州一手带上来的那群死忠里的几人。

 

收到喻文州发的停战令时,他们正按着他的命令窝身混在轮回阵内等着接应主力军,见通讯器齐齐闪动时还都一喜以为进攻的时机成熟,没成想迎来的是黄少的死讯和喻主的停战。

他们自喻文州登位就追随左右,他素来待下属亲厚,黄少天又是个最没架子的,大家一起喝酒划拳一起打仗流血都是胜过血缘的过命弟兄,如今眼看喻黄遇难,悲恸至极之下顿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豁出命来也要带走轮回几个人垫背。

几人风风火火在轮回营帐间冲撞,只杀了几个运货的伙计却连个正经轮回兵都没遇上,正当悲从中来怒无处去,胡乱踹开一间,竟撞上了举着茶盏一脸错愕的叶修。


三人一见斗神也是一怔,回神后尽生出造化弄人的自嘲:对手是叶修,三人联手也决计打不过。罢了罢了,能落个和大神同归于尽的下场也算快意。

离叶修最近的那名剑客倏忽从剑鞘暗格摸出一只贯云雷,在剑侧一滚割断了稳线,小小的筒状气雷打着旋被抛出手,在接近隔顶的途中就炸起来。

 

一瞥见贯云雷叶修也不由大惊。

局面上以一敌三他倒没放在心上,只是凭谁本事再高也架不住对方以命相搏视死如归,猛然间扔出个专供不得已时和对手同归于尽用的雷弹。这贯云雷体积虽小威力却非比寻常,一经引爆自成三炸。第一波就是强力的气浪。

怀着死志的三个剑客被瞬间掀飞在墙摔得人事不清。千钧一发,叶修以惊人的爆发力一步上前扯过陈果的肩将她掼向根入地基的指挥塔,两臂撑在她腰侧锁牢了,十指紧抠着塔侧边缘锐利的钢片,没几秒就硌得掌心里血肉翻卷。

紧跟而来的是一轮炎爆。

叶修眼盯着火球咆哮着扑来灼热熏头却不能躲,只卡着了气已到焰未来的那一瞬,算好角度松手扑身借着气推之力一跃到了窗前,身形都调整不及在半空扭着连放了三重冰墙,堪堪挡上了旋即跟来的怒涛业火。

境况凶险至此却还未完,火喷后雷心爆开引发了乱掷的硼化针。细密蒙蒙的针雨以各种刁钻的角度飞散而出,此针看似无害实则阴毒,一旦刺上皮肉就自发生出倒刺向内里钻入,拔出痛不可当血流难止,不拔钻入心脏便会崩发。

整栋建筑在这风潮火浪里早就摇摇欲坠,唯有跳窗逃路一个法子。若是只叶修一个还好,偏还有个手软脚软的陈果,只好一手捞住她向窗沿边挪,一手舞着千机伞勉强应付针袭,好容易扒开了窗,一时间却在这越发威猛的火势和针器面前进退两难。变伞为旋桨少不了在空隙里中上几针,不变化又怕陈果承不住跳窗的高度。

“叶修……”陈果的声音近乎呜咽。

“闭上嘴有力气往脚下使,我都快捞不住你了。”

“你走!”陈果突然挣起来想往他身前迈,却被叶修一把揪住后襟扯回来。

他有点恼怒地回头一瞪才惊觉陈果已经面白如纸冷汗簌簌滚落,绝不是寻常被吓到的样子,心下一骇,忙将她放坐在地,“…你中针了?刚刚在转角那儿?”

那时针阵正紧,转向时360度都是漏洞哪能顾得两人周全,难怪他几次瞥到银色闪动觉得躲闪不及了却都有惊无险,原来是陈果用身子替她做了遮掩。见她紧捂着胸口抖起来,叶修知道是针尖已经触到心膜了,又急又气倒不说话了,咬着后槽牙报仇似的和硼化针斗得更凶。

这丫头是不是傻。换了他有一百种法子让针刺得离心脏远远的,她倒用前胸后背迎上去了。我叶修什么时候落到过要靠女人来救。

 

最后一声轰响,半张屋顶都瘫了下去,贯云雷终于耗尽了动力。

火舌已经舔上陈果的鞋尖,被叶修划了条冰线拦在外面。针尖还在一点点往深处钻,陈果疼得厉害,指甲扣在叶修小臂上落下四个血印,倒也回击了前阵子叶修握在她腕上的淤青。

“……你答应我,大局为重。”

每个字从齿关里挤出来都成了破碎的气音。叶修把她当半个妹妹看,纵然也对她放过狠话却绝没想过真伤她一分一毫。可他此时却连点头都做不到。

陈果竟笑了,硬生生从痛苦里扭出个上翘的唇角,“你答应我……我就告诉你,你和周……周泽楷,是假意还是真心……”

叶修十指紧攥了一瞬便又松开。他也笑了,“你按着没说,就证明我们是真心。不然你早拿出来怂恿我杀他。”

回答他的是陈果胸腔的一个震动。她的眼睛已经阴霾了,目光凝在叶修脸上像是在悲悯。

冰线终于被火焰啃食殆尽。她的裙角燃起来,叶修踉跄着跳上窗沿,被近到黏住面颊的浓烟呛红了眼。

陈果的脸在火焰里惊人的美。他立在窗台上怔怔地回望了一会儿,才在呼呼的风声和噼啪的灼烧声里分辨出了几丝呼喊。他转头向窗外看。

周泽楷正跨坐在一枪穿云上焦急地喊着他的名字,见叶修望过来,像擦亮了火柴般点了个笑容,朝他举起血迹斑驳的手臂。

周泽楷喊,叶修,跳下来!

于是叶修没有丝毫迟疑地跳了。

他落点踩得很准,周泽楷也接得很稳。被重力一冲车子倾下去,两人打着滚翻在地上作缓冲,来不及看清彼此血痂尘灰下的脸就挺身抢回机车,瞬间加速到顶逃离此地。

 

他们一口气奔上了阿拉布山人造高地才停下来。

两人都被血污染得狼狈,气喘吁吁;四周却很静,远看战区和轮回营地像是几簇无声燃烧的篝火。他们从战场的爆声轰鸣里猛地扎进这片凝静,这感觉怪极了,仿佛费尽心力摘取了功勋,带来的不是欢呼而是遗弃。

他们被遗弃在这死寂的高地上。

 

“蓝雨败了。”周泽楷说。

叶修没回话。方才高度紧张的激斗里还没觉得,此时精神刚一放松,腿伤处的痛意就清晰地涌上来。他倒吸着气靠在周泽楷背上借力。

“你流了好多血。”他后背的衣料被血浸透了,叶修皱着眉撕开了,直接用脸贴上他因为失血而发凉的皮肤。

周泽楷被他触到伤口条件反射地挺了下胸,侧着脸不满地说,“你也是。”

“陈果死了。我没救下她。”

周泽楷讶异地回过身。一见叶修低着头,就把他结结实实环进怀抱里,上下抚着脊背。叶修往他肩上埋,刚想抱怨他前胸也都是血,就见他下巴一动说。

“叶修,接下来是不是到我了。”

 

叶修全身的血都在这一句话后冷透了。他什么表情也做不出来,只能面无表情地望着周泽楷。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陈果第一次找我……我八岁。”

年幼时以为她在讲一个疯故事,随便打发了去。可多年之后,在会议室又见陈果,想起了她的预言,他就恍然穿起了一切线索。

叶修听到他接手轮回的时候身子在抖,叶修在嘉世的床上说不要和我争,叶修说我选好了,叶修说小周是我的王。叶修爱他,叶修要杀他,叶修舍不得。

一切竟是真的。叶修走上了悬崖,而他浑然不觉中亲手把他推了下去。

 

是了,在会议室两人第一次见面时都有些过于惊诧了,叶修当时怪异了一瞬就轻描淡写放了过去。

是了,周泽楷说帮你毁了嘉世,周泽楷说王者轮回,周泽楷说怕来不及。

原来他们是陈果的plan A和plan B,原来他们不是被天外的殖民者安排而是被周泽楷安排了,原来到最后兴欣的对手不是无知无觉的周泽楷而是早有准备的轮回,原来陈果的大局为重是怕他们最后关头两败俱伤。

叶修悲极反笑。

 “原来是互相利用。”

“你说什么?”周泽楷脸上是逼真的惊异和怒气。

“不然我们怎么会有今天?”

“冷静点叶修,”周泽楷抚上叶修的脸,两只手都克制不住地轻颤着,“我们相爱。”


评论(28)
热度(72)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