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一晌贪欢20

二十

 

M大和港大办联合暑校这也是第五年了,算是金融院一个传统项目,接送见面简介授课一步步都有流程可依出不了什么岔子。

叶修因着金融峰会早到了几天,现下只得又赶回机场把四五十个M大学生安安稳稳塞进接机的大巴载到学校,和港大的负责人接洽后安排双方师生见面事宜,然后是课程简介和食宿安排,足足折腾了一天。

好不容易把学生们赶进宿舍休息,叶修可还闲不下来,亚洲金融峰会来的几位大佬面前每一次交流发言都不能掉以轻心,做好十全准备把与会资料阅读标注完了也小半夜过去,睡不了几个钟头就要和学生们一块儿早起。

叶修对教学上的事一向认真仔细,白天里跟着听课、写教学报告、和港大讲师开研讨会,还亲自讲了三堂计量经济学,峰会那边重要的会也得抽身去露面,两头跑着从早到晚不得闲,就这么浑浑噩噩过了一周,除了从罗湖到港大的路上和周泽楷照了一面,之后的联络依旧少得可怜,想必他那边也是一样忙得噩噩浑浑。


好不容易挨到周五,学生下完课都跑出去撒欢了,叶修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港大的陈教授抓去家里吃饭。

老爷子一年前在现场听过叶修的课题报告,当时他才是个刚毕业的研究生,过人的才智加上平和的态度就已经颇得这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欢心,如今见叶修升上博士学识气度都更胜往昔,心里也是一番快慰,拉着叶修聊近些年的几个重要课题,越聊越投缘越聊越酣畅,直到陈教授的女儿几次三番催他休息、叶修也反复保证之后再来,才舍得松手放叶修走。

下了楼迎头被清凉的夏风一沁,叶修这才振奋起精神应付从刚才起就震个不停的手机。

 

周泽楷是从欢庆上市的晚宴上溜出来的。正事谈成,boss大手一挥连着周末给他们批了四天假休整,几位年轻员工卸下了半月来的工作重压都在趁着宴会的美酒美人尽情享受,周泽楷是整个团队里年龄最小的,借醉脱身时被两个OL逗弄了几句也就没人再拦他。

他穿了整套正装早觉得闷,扯下领带随意在路边花台上一坐给叶修发短信。他还不想回酒店,连续两周高强度工作积累下的疲劳感渗进骨髓里,倒让他有些不知身在何处的虚幻的轻盈感。

这样一个正事完满的夜晚,几天禁欲和一点酒精在旁鼓动,周泽楷知道他急需的不是老老实实地补眠,而是叶修。

他想要的是那副稍一揉握就能按出红印的柔软肉体,想听那把带点烟哑的嗓子褒奖他的付出然后禁不住地漏出些舒服的哼声。

大半个学期的朝夕相处足够他习惯在另一个人的体温里放松疲累,何况叶修此时就在这里,就算被各自缠身的公事隔开了六七天,终究只是一个电话几站地铁的距离。

周泽楷想要他,便能去找他,那为什么不呢。他一点没迟疑地站起身往港铁进站口走去。

 

在港大附近搭地铁颇不方便。叶修在室内坐久了想走动走动也就没等巴士,自己沿着人行路悠悠转转走走停停踱到金钟站的功夫,按周泽楷一惯雷厉风行的劲头恐怕早到了。

这时间正是晚饭结束,地铁站里尽是衣着光鲜结伴嬉笑着投入夜生活的年轻男女。叶修拉紧了颈线左看右望没见人影只好打电话,五指插进口袋还没拢住手机,突然被身后一股大力横过整个胸膛握住了右肩,往车门里脱的力道很有些抱怨的意味。

叶修半落在那人怀抱里,藏蓝的西装袖裹着雪白的衬衣口呈在他眼下,隐约送来的香水味他熟,袖口牵出的那只手他更熟。

周泽楷不由分说扯着人前进,叶修却是踉跄着后退,拖慢了几步,到跟前时眼看车门要关,周泽楷长腿迈开一步抢上,几乎是把叶修悬空提了上去。

车门堪堪在身后夹住,叶修呼了口气歪在座椅上暗暗对小周同学坐个地铁也耍惊险的行为表示不赞同,可没等他发难呢,坐旁边的对方倒先不乐意了,英挺的眉皱在一起咕哝了一句,“好慢。”

得,俩字就把道德高地占下了。

失去了有利地形的叶修先缴了械,也不说话,就看着他笑。周泽楷有几丝急切在短信的语气里透了十成,如今又难得透明地写在脸上.叶修用迟到熬他又用笑脸撩他当自己多占优,他倒觉得这才例证了这一周里他也在被叶修惦念。

“这么累啊,脸色跟一辈子都没睡饱过似的。”叶修啧啧了几声,不满他两眼底下吊着的黑眼圈。

借着地铁的摇晃和皮包的遮掩,周泽楷一伸手松松扣在了他腕子上小声说:“还想更累。”

叶修不能更懂,反手拨弄回去,解他袖子的小扣,“……呵,咱俩这事儿办的,都有酒店都不能回,这下去哪。”

“哪近去哪。”话音一落地铁便停。周泽楷对它的配合挺满意,提着叶修的手腕就踏了出去。

结果真就在旺角站不远一个又挤又旧的小旅馆里将就了一晚。

体力耗尽的两人在张憋屈的小床上窝到第二天下午才被活活饿醒,叶修浑身散了架似的起不来身,一抬脚就把睡在床沿儿上的人踹了下去,“……去买吃的。”

周泽楷没防备地滚栽在地,没摔疼也没十足清醒,讷讷地应了一声爬起来翻找内裤。见他这么听话叶修也没脾气,手肘撑着趴上窗台去够烟盒,等他半根烟抽完了周泽楷才在楼下的小吃摊子上露脸,还穿着那极正式的一身,迷糊着脸点肠粉烧麦的样子说不出来的逗趣。

吃饱喝足又闹了一阵总算腻够了,周泽楷那点儿想折腾的兴头就冒出来,舔着叶修的下巴提议,“明天,出去玩儿?”

叶修正靠着他犯懒,没精打采地反对一声。

“不出去就玩儿你。”周泽楷推了推死压在他胸口上的一副懒骨头,笑得真威胁更真。


所以说,再听谁夸周泽楷成熟稳重谦逊有礼我第一个报警。第二天一早就被驱赶起来的叶修斜靠在旅馆内部吱呀乱响的木质小电梯里怅然地想。现实世界总是充满了欺骗。

两人都一身板正的行头没一点出去玩儿的架势,好在旺角附近店多的是,周泽楷也不含糊,进了家店面大些的就麻利地挑了衣裤鞋子全套,果断得让店员都插不上话。

再看叶修那边……还是别看了,那人正站在店门口抽烟压根儿没进来的意思,等他挑好还不如等柯南完结。周泽楷没法子,只好裤子板鞋按他的尺码拿了一样的,T恤却选了红蓝各一件,顺手把叶修一起抓进了试衣间。

周泽楷当惯了衣服架子自然不用说,叶修换完后拽着T恤别别扭扭出来时对这颜色外加胸前滑稽的猴子图案抱怨个没完,惹得店员用港式普通话对着周泽楷一通感慨,“大学生就是有朝气,红色多好啊你同学本来就皮肤白。”

周泽楷方才挑时多少带点捉弄,却也没想到叶修穿出来反而合适得很,这么看过去比他还小些,便迎着叶修尴尬的目光附和店员

“嗯,我学弟白。”

 

穿成这样随便往路上一走就能收到大把的回头,更别提挤在迪士尼的人堆儿里了。

周泽楷还是羞耻心修炼不到家,老被人盯着看连跟叶修对视都觉得不自然了,说几句话就想垂下眼去看两人一模一样的鞋尖,在店里一本正经占便宜的滑劲儿算是彻底没了。

叶修起初还有点臊,见始作俑者更臊就心态放平了,不仅放平还能去撩,有意无意撞一下扯一下凑在耳边说句小话,看周泽楷在围观群众的视线里绷着脸努力不让血色透出来的样子在心里笑得七仰八叉。

幼稚谁不会,比就是了。

看米奇幻想曲3D电影那会儿叶修晃身去躲迎面飞来盘子被周泽楷笑了几声,接着就不客气地把周泽楷逼上灰姑娘旋转木马还留了照。

平手再战,叶修在泰山树屋被突然啸叫的小象吓了一把,周泽楷也在飞跃太空山的过山车上咬到舌尖,一样倒了小霉,遂握手言和。

两个大男人对烟花和城堡之类都没什么特殊爱好,没等天黑就早早走人,绕去码头乘船穿过维多利亚港去佐敦吴松街吃大排档。

跑了一天饿得狠吃得也快,结束晚餐的时间比预想的早了些,周泽楷打定主意折腾到底,硬是把脚下虚浮蹲在路边赖着不走的叶修拉到了太平山底。

缆车被钢索一格格吊上,向上攀爬时倾斜的角度过大掀得每位乘客都是脊椎骨紧贴椅背,微妙的悬空感让人没来由地心慌。好不容易登上观景台,全港的灯火辉煌欣欣向荣早铺好等着了,旁边几个小姑娘在山顶的凉风里踮着脚喊好浪漫,相机举了那么老半天都不嫌胳膊酸。

叶修是真嫌累,两肘撑住台子垫着下巴休息,周泽楷见他静着就凑过去扰,“想什么?”

“中银大厦搞成菱格花纹在楼群里特抢眼,心好脏。”

你看,果然是和浪漫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叶修偏过脑袋反问他什么感想,周泽楷看了半天还是老实地答,“…金融圈?”

都说这种搞情调的地方咱俩不用来了,你还偏不信。

叶修又被逗笑,这么一提倒想起来,“哎你申请的事儿准备怎么样了?也没听你提。”

周泽楷记得自己从没跟他说过去美国读研的打算,现下叶修这么了然地讲出来却也没让他奇怪,也是,最早点破他野心的人可不就是眼前这位么。周泽楷淡淡地说“还行”。

周泽楷英文成绩履历一项不短,他说“还行”那就没什么问题了。这么一想也真是时光飞逝,再过一年周泽楷也毕业了,自己大概也能完成博士论文,到那时一切轨迹也都要转变了吧。

叶修直了直背,想说“你要推荐信的时候来找我帮忙”,结果一转头鼻尖擦过了他贴到极近的左颊,就噤了声。

周泽楷说话声其实很轻,只是被这微小的距离扩大了几圈,照样让叶修觉得沉沉的,“别担心,还早。”

我担心什么了,你就赶过来卖聪明。叶修腹诽着用肩膀抵住提醒他公众场合注意素质,不仅没能推开,倒激得周泽楷低下头更大胆地往上凑。

“叶修,想亲……”

“哎那边几位,”他的调情却被叶修有点无奈的喊声打断了。叶修歪着头越过周泽楷的肩膀看向那一拨儿姑娘,腔调懒洋洋的,脸上的笑冲淡了这一声的唐突,“想偷拍也别开闪光灯啊,实在太亮了。”

几个被点出来的女孩闹出个红脸,悻悻地收起相机时,多少生出些委屈。

谁有你们亮啊。




评论(29)
热度(167)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