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一晌贪欢24

二十四


周泽楷花在GMAT上的时间不算久,前后加起来一个多月,前面还有大半个月受着离职前最后的压榨,最后考出来的结果却惊人得好,连他自己都有点吃惊。

GMAT着重考的不是语言能力,而是商科所要求的思维力,这大概也印证了叶修早先那句判断:周泽楷的天赋和秉性,天生就是混这个圈子的料。

拿下这个考试,申请的硬件准备就算齐了。

周泽楷带着资料去找中介,成绩、语言、GM、履历,一字排开金光闪闪,走到哪家就燃到哪家,硬生生把卖方市场扭成了买方市场。都不用他多交代,中介机构自己就卯足了劲,搬出最有经验的代笔帮他雕琢文书、个人陈述、cv等几项软件,眼巴巴指望送出个大牛校offer给牌子添亮。

周泽楷却也没大意地去当甩手掌柜,自己一边网罗校方资源一边提出构想,他思维活泛,针对几所目标学校的特点提了几条不同的文书思路,有的新颖可用,有的甚至过于冒险,存精去粗反复修改,进度一天天稳步推进。

最后只剩下推荐信这块儿。工作方面的一封周泽楷早先就找中金BOSS开好了,证明学术能力的一封两封,他本想找金院长写了就好,毕竟他虽然功课优异可并没有放太多精力在学术研究上,算是个小短板。

没成想家里那尊大神先不答应了。叶修觉得周泽楷此举无异于质疑他的学术能力,二话不说甩了几个题目让他选来写。

奉天承运,君要臣发论文,臣不得不发。滚在被窝里传授完科研常用的方法手段,叶修就一点儿没留情地把新收的周徒弟关进书房熬了一周,这拔苗助长似的速成法也就周泽楷受得了,泡在资料堆里七天七夜竟也写成了,思路清晰结论不错,被叶师傅揉着脑袋修正了几处,没过几天就确认了发表的事。

这还不算惊喜完了。叶修难得从尾期的科研任务里抽身出来,神秘兮兮地带周泽楷去某酒店会客厅面见大师。

原来他当初帮周泽楷定题的时候,就算计好了什么方向投谁所好,开交流会时以周泽楷那篇论文作饵,果然钓起了大师的兴趣,顺理成章就把作者引荐过来。

周泽楷心下感激,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初次印象不错,之后的邮件联系也方便展开。起初只为回复邮件,随着了解日益精深周泽楷竟也起了兴趣,最终拿到推荐信反倒成了顺其自然的次要。

 

整个申请的过程,漫长而琐碎。周泽楷已走到了大四,踮脚一望依稀能从余下不厚的一叠日子里分辨出大学的出口。

那是一扇阅人无数的沉静之门,方正庄严,被一届届流水般的毕业生摊开手掌抚摸得光滑平整,乍碰到时会觉得冷酷,掌心贴紧了反倒觉出些莹润的暖度,似乎也没想象中那么大不了。

“未来”这种命题就像一口幽深的洞穴,听闻再多经验,轮到自己走进洞口时还是禁不住会茫然会惶恐,怕自己还没做足准备,怕自己往后的人生负担不起今日的抉择。

怕,却要硬着头皮迎上,人人有此一遭,逃不了,不必逃。

以单桌为圆心不断累积的书堆题海已经将考研自习室淹没。就业党们穿着不够合身的正装踩着适应不了的高跟鞋匆匆赶往一个又一个面试场。决定出国的一对对聚在图书馆门前的书香广场做口语晨练,誓要与总刷不到的语言分死磕到底。

旋律变了,节奏紧了,校园里迎面遇上时点点头互相交换一个疲倦的笑容都透着股心照不宣的味道。不为别的,大四了。

 

像周泽楷这么平静安详的,反倒成了异类。

他在前三年里过足了六年的分量,胸中有谱脚下有路,一步一步都能踩出水洼。别人忙着播种,他只等着收割。

一份份材料先后投递出去,和射击场上的练耍似的,几乎放一枪就能听一响,offer收了一把,不乏声名煊赫的顶尖名校,不乏高冷苛刻的业内大牌,可周泽楷还真能沉住气和谁都没提,照旧上上网看看书打打游戏享受闲散,微信QQ都开着,时不时“答学弟问”一下“听基友槽”一下,唯一每天好好琢磨的就是“白天喂叶修吃什么”和“晚上喂叶修吃几次”的事。

直到他完成面试不久后,收到了H大的最终录取信息。

周泽楷反复看了好几遍邮件才终于敢确认,自己真的成了H大每年在中国招收的那两三个幸运儿之一。终于击落了第一目标院校,周泽楷扑回床上滚了几遭,又按耐不住地弹起身来,伸长胳膊去抓桌台上的手机,飞速地发完短信,重又倒回床上。

雀跃的心跳还没有平复,干脆把手机搁在肚子上等,一有短信震动就能感觉的到。最近叶修忙得厉害,以他那个专注力,一旦投入进去,等他想起来世界上还有个玩意儿叫“我的手机”、再掏出来查看短信、再笑着给他敲过来回复,搞不好要等到晚饭时间。

可是没关系。周泽楷闭上眼,静静地庆贺,耐心地等。他大概能想像出叶修看到短信时会用怎样的目光,然后露出怎样的表情。

“H大录了。第一个告诉你。”

 

江波涛自己都惊讶,听周泽楷说录取结果的那刻,自己居然莫名其妙地挺住了。反倒是边上一向夸人没气人在行的孙翔“我靠!”“牛逼!”地连喊了好几声才停下。大概,吓着吓着就习惯了?

江波涛心里自槽,简直不知道怎么恭喜才够劲,激动地勾住周泽楷的脖子来回晃着往西门拖。

先别管什么面子活儿,正式请客也以后再说,喜事凑到眼前了要怎么庆?曰,喝酒撸串,不醉不休!

那天的串烧棚子也算见证了盛景。

起先那桌只坐了三个男生,模样扎眼吃喝带笑,就是其中看起来脾气最好的那位,电话接个不停看着就替他忙。可没一会儿,呼呼啦啦又来了好几个,还越叫越多,其中有不少都是老板的熟客。

原本这会儿还没到饭点儿,店里稀稀落落没坐几桌,这下可热闹足了,走桌串场地闹,连哄带笑地喝。有别的M大的想来吃饭一进门就吓退了出去,来的要是个大三的,保准能认出店里的几个大神和一票干部。

方锐和包荣兴从前和周泽楷是舍友,感情自然不用提,接到江波涛电话当即一个早退一个翘班分分钟往西门赶。低一年级的乔一帆,安文逸,卢瀚文那几个更不会推辞了,都是当初商赛被周泽楷一手带上来的,有课没课都是没课,买好酒就急急吼吼带了过来。

这下连大三那一拨儿都惊动了。周泽楷从校会卸任后专心忙申请,学分修完又不在学校住,整个一神隐的世外高人,难见一面。他带的那届校会辉煌空前,当初的部长副部长都升成主席副主席了,还时常老生常谈般说着“叶神领导半年,周神领导半年”的峥嵘岁月。

一顿饭从半下午吃到夜黑,反而越吃越没完,再后来,连毕了业的几个都不知从谁那儿听说了。黄少天在电话里吵着“我和文州二十分钟就到了,给本少留着酒留着胃等着!”张佳乐来得更早,和方锐划拳输了就怪场地,非让老板娘在门口加几张桌子再比过。

最初跟来的孙翔已经醉得七七八八,拉着谁都喊“江波涛”。真正的江波涛倒是清醒得很,好言好语和老板商量着今天就算他们包场打碎的碟子都会赔,麻烦发票题头开M大校学生会……

一拨一拨迎来送往的人都是冲着他,做核心主角的周泽楷自然一刻也不得闲了。可他也早不是大一那个被集火只能闷头喝的小新生,对这围困的场合越来越习惯,话不多却敏捷得很,句句四两拨千斤,躲酒躲得干净,装醉装得漂亮,从头战到尾居然都没倒。

只是眼望着这一屋子人里三层外三层地把他堵在中间,他就不由地想起叶修了。

先是想起叶修,然后是想叶修。他大概早习惯这种被很多人包围的感觉了吧,什么时候我也变得和他一样了呢。或者问,我终于变得和他一样了么?

 

两点钟被送回住处,感觉自己从江波涛肩上移到了叶修怀里时,他也顶多算半醉。

叶修一看江波涛就明白过来,大概是这傻小子自己跑回学校被抓住轮了一通。半撑半抱地把人运到卧室,感慨着自己这当老妈子的命,给他脱了鞋脱了衣服喂了醒酒茶,好不容易在被窝里安置好了,刚打算接着盯课题,就被周泽楷翻身压了上来。

那个灵活和力度,至少有七分清醒。可他偏要把七分清醒演成七分醉,鼻尖在叶修肩窝里蹭来蹭去,因为酒精的缘故,嘴唇很烫,亲一口能热好久。

“……我对你好吧。”他凑在耳垂上吻。

叶修反应了一会儿,才想到他是说前几天那条短信的事,当下就笑了。他对周泽楷这种带足孩子气的讨赏一向挺没辙的。

他笑着推开在耳边蹭动的脑袋,改用两手捧住周泽楷的脸正对着自己,仔仔细细地端详。

大概看太久了。叶修一会儿觉得他和大一时候比相貌一丝没变,可一会儿又觉得他变了。反复判别不清,也就算了——总之都是好看。

周泽楷被他盯了半天,一头雾水,侧脸伏到他唇边问他想说什么。

叶修只说:“恭喜你啊,小周。”

周泽楷觉得他声音真好听。冰糖似的,一句话刚说出来,就一丝丝地化了。



———————————————————————————————

现实很骨感的orz 有些地方别当真

评论(35)
热度(161)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