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一晌贪欢25

二十五

 

无论先前多少兵荒马乱丢盔弃甲,“毕业”的浪头真切打下来,浇湿全身,终究每个人要尘埃落定,或无悔或遗憾地交出一份答卷。

周泽楷的论文速成大法没白修炼,毕业论文在十天里松松散散就搞定了,没费太大力气也还过得去。叶修拿去扫看了两眼,还给他时一脸真诚地发表观后感,“不怎么样。也就优秀本科毕业论文的小水平。”

周泽楷正把手搁在叶修腰上捏他那层软肉,心里无可反驳,嘴上却不认,“不抢你饭碗。”

嗬,这话狂的。叶修哼笑了一声,也不客气地伸进他T恤里用指腹滑,一块一块数过他线条分明的腹肌。

“U can u up啊。”

 

叶修的学术判断果然没错,周泽楷还真拿了个“优秀本科毕业论文”回来。

本科论文答辩没那么严苛,张教授近段身子不爽利也就不去担纲,只把得意门生叶修塞过去顶替。叶修在院里老早以前就习惯了类似不发工资只干活的教师待遇,一起考核答辩的真教师们也老早以前就习惯了这个严格说还没博士毕业的“同事”,没人有意见,整整领带清清嗓子就开始招呼大四学生一组一组地进来。

金融1班是实验班,也是当初汇聚各省高分的重点班,不管按班号排还是按关注度排都该是答辩的排头兵。周泽楷因为名字首字母的缘故排到了全班最后一位,刚一推门就看见了左侧边的叶修。他难得正儿八经地端坐在桌子后,目光平平淡淡从周泽楷脸面上一滑就轻巧地落回眼前的文书,自然得体到极点,反倒让周泽楷说不出地别扭。

他就这么别扭着阐述完了思路,别扭着答了王老师针对数据严密性的一个提问,这时叶修突然摇了摇手,打断了他。叶修扬起的嘴角照旧懒洋洋的,在别人眼里是温和,在周泽楷眼里只有满满的“捉弄”二字。他几乎料定叶修要用什么犀利的提问对他发难了,周泽楷的丁点不在状态都瞒不过他的眼,可他却松了口气。比起叶修的视而不见,应付他的逗弄和为难反倒叫周泽楷适应多了。

周泽楷将身子微微侧过一个角度迎向他,尽量将表情放得礼貌目光放得平和,直着脊背刚摆好了一个“求知若渴,敬请赐教”身形,叶修就开口了。

他顶着周泽楷的注视,却转而朝向坐中间位置的熊副教授,大半坦然带几丝情急尴尬地说:“不好意思啊,我去趟洗手间。”

叶修眼角里一瞬间扯开的笑意是纯度百分百的得逞后的招摇,就着侧脸的姿势越发凸显了,简直是把那点小心思挂到周泽楷鼻尖上示威。周泽楷一愣,而后费了好大力气才忍着没笑出来。

说好的学术严谨呢,说好的为人师表呢。

不过,公然调情的感觉还蛮不错?

 

周四晚上,周泽楷收拾完厨房摘了洗洁手套,踩着室内拖鞋慢吞吞走进客厅的时候,叶修正趴在沙发上捧着周大学神的成绩单看得津津有味。

叶修被所谓“不能拒绝的周四午餐”骗回家,吃完了却跑不了,还被早有预谋攒好力气的某学弟一把扛进卧室做到半条命都没了,晕过去似的睡了四个小时。

不知道是不是被校园里满载的毕业气氛感染了,叶修手头上的研究进度也越抓越紧,跟本科生赛跑赶着毕业似的。他知道自己最近忙得有点刹不住车,不管是单纯意义上的睡觉、还是不单纯意义上的睡觉,短缺的状况都激起了周泽楷的强烈不满。可不满归不满,这种“哄睡觉”的方式未免也太香艳太独裁太不人道了。

叶修沉睡一醒就决定发起严肃抗议,哪知道还没下床就被周泽楷细致柔情地喂了碗什锦甜粥,胃先领头叛变,全身其他部位也跟着偃旗息鼓。周泽楷在与叶修的长期斗争中,创造性地总结出了颠扑不破的革命真理:别跟他废话,直接体力压制,事后心灵怀柔。

如今周泽楷搞起怀柔政策已臻化境,见叶修趴着就自然地坐过去给他揉腰,良好地显示出什么叫信手拈来哄成习惯。叶修也不去跟他争什么虚头巴脑的说辞了,好好享受小周子的伺候才比较实在。

周泽楷揉得不轻不重很有节奏,叶修惬意地哼哼了一声,回头瞅了他一眼说:“挺厉害嘛。”

也不知道他是说按摩还是说成绩单,周泽楷就随便选了一个应声,“嗯,都是满绩。”

在金融院保持年级第一,还一保持就是三年,说实话,难可比蜀道。可惜现下沙发上一趴一坐的两人都是这个神话的缔造者,那一列漂亮到有点吓人的成绩倒被忽视了,反而是前面那一个个课名看下来让周泽楷很有些感慨。

四十多门课程,一百四十五个学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大学时光,只这一张薄薄的纸竟也能撑住重量而不破。

公司理财。大一开学前的暑假里还像天书一样,他跟着叶修的语音指导,画了三条资本市场线。

微观经济学。翘了几乎一学期的课换来“周四之约”,看他在期末前没日没夜狂刷书本时,叶修居然还笑得出来。

银行管理学。在挪威某银行实习时被一个中层小BOSS刁难,叶修还打趣他这门课白学了,学完了应该会管银行,而不是会被银行管。

国际金融学。叶修边嚼米饭边说要培养对数据的敏感度,周泽楷看着电视上播报的各赌球平台赔率,啊了一声说,好像能套利。

计量经济学。呕心沥血赶论文的那周,叶修对着他在log里存下的操作记录摇头,皱着眉问你的计量谁教的啊,你都能把面板回归做这么麻烦,肯定是老师没走心。

丝丝缕缕,点点滴滴。周泽楷像淌过了一条不深却湍急的河,心里堆积着越来越多的清冽和潮湿,直到有谁的声音把他拽上了岸。

叶修从他包里翻出了下午刚领来的学士服,黑底粉边,抖开了就往周泽楷身上比,“穿给我看看?”

周泽楷乖顺地站起来套上了,学士帽也扣好。他外形出众常被围观,可被叶修这么露骨地盯着居然还是会窘迫,手在袖口上摸来摸去试图抻平那些并不存在的褶皱。

所以说,周泽楷这种脾性到底是怎么养成的。明明靠天赐的资本傲气点也没关系,偏偏他还谦逊低调到时不时自乱阵脚的地步。这也太犯规了,简直是该判刑的可爱。

叶修心里暗暗融化成一滩温水。他抬了抬脚,不偏不倚地踩上周泽楷胯下要命的地方,一边笑着提意见一边转动后脚跟,“你这穿得也太不讲究了——没人跟你说过学士服要裸着穿才有感觉么?”

 

多亏了叶修昨天的神勇发挥,周泽楷第二天拍集体毕业照时也是险些迟到。也多亏了周泽楷昨天的神勇回敬,叶修别说过来围观合照了,起床后能不能扶墙走都是个悬而未决的大问题。

天气大晴。经金色的日光一晒,那点分别时刻难免的伤感都蒸没了,满校园晃荡着学士服跟过节似的,欢腾得活像有今天没明天。学校也配合着搬出了不少花架子、大招牌、带校名校徽的小雕塑等各种方便合影留念的东西,由着毕业生们去闹个够。

前途落定,新航待起,一群二十多岁的大姑娘小伙子一日之间都退化成无忧无虑的小学生,咧着大嘴笑扯着嗓门喊,花样翻新地折腾合影,谁不疯狂谁孙子。女生们站成一排撩开衣摆秀出十几条白白的大腿,男生们哄闹着抬起某个倒霉蛋架起来朝他暗恋的姑娘身上扔。

包荣兴被人一推竟坐碎了主楼门前的小花盆,捂着屁股嗷嗷叫地蹦,方锐只能自认倒霉地给他收拾残局,偷偷把花盆碎片又拼了起来。江波涛举着个DV乱转乱拍,碰到熟人就凑过去让他讲两句,结果到拍到孙翔时,他半天没憋出话,尴尬地去抢江波涛的DV直接就把机子扑到了地上。不过最惨的还得是周泽楷,被太多人扯来扯去地合影,总觉得连下辈子的笑容都透支了,可随便被谁一求他又都忍不住答应下来。

就在毕业这几天,学三楼后一面米白色的墙上,也不知道是谁在哪天刷上了一排红色的大字:在M大遇见你,是我今生最美丽的风景。

此标语一出竟成经典。学生反映热烈学校也想得开,稍稍警告了一下作者,就用更好的涂料修缮了一下,成了园内一景。

周泽楷是被一伙热情的女生扯来这边的。今天来墙前合影的格外多,甚至到了需要自发排队的地步。排在周泽楷他们前面的是五个女生,大概是同宿舍的,照相时都挽着胳膊笑得春光灿烂,等照完了,其中一个瘦小的女生停下回望了一眼那墙上绿色的藤蔓和红色的字,再转过身抹眼泪的动作被周泽楷看得清清楚楚。

身旁的人扯了扯他的袖子让他站过去,周泽楷顺从地动作着,脑子里却慢半拍地想他大概能明白那滴眼泪。

前几天路过这墙时还不觉得,对男生而言这句话乍一听还有些酸。可是在今天里,在慷慨的日光里,在鼎沸的人声里,在笑容满面的影像里,面对这堵墙你大概能想起一些人。而在特定的时间、特定场合、为某个特定的人,这句绵软煽情的话却又如此令人信服。

在M大遇见你,是我今生最美丽的风景,也说不定会成真呢。

叶修。





评论(60)
热度(143)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