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一晌贪欢26

二十六

 

周泽楷本就不在宿舍住,倒是省了毕业搬行李腾空宿舍的力气。毕业证拿到后,他也就彻底清闲了,回家陪爸妈呆了一个月,每天好吃好喝就差被供起来。

家庭聚餐的时候,他被H大录取的事被老爸红光满面地宣布出去,那些七姑八大姨的其实也没概念这有多了不起,只是觉得能到美国读书就是大出息了,一个个围上来“小楷”长“小楷”短地招呼个没完。

这个教育孩子说“你要是有你泽楷舅舅学习一半好我就知足了”,另一个干脆把上小学三年级的孙子塞到他怀里嘱咐他“你给补补英语”。周泽楷在中金都没遇到什么情况比这更棘手,总不能用什么话术技巧对付亲戚吧,只能哭笑不得连连点头,也不怎么说话,好好一个高材生倒被衬得像个木讷的呆头鹅。

好不容易熬完了在家鸡飞狗跳带熊孩子的日子,周泽楷拎着行李回B市的样子几乎是逃。呼哧呼哧拎着两口箱子回到市中心的住处,正迎上叶修举着白瓷茶杯从书房走出来、微微惊讶的一张脸。他登时松了口气,接着居然涌上几丝委屈,顾不上关防盗门就大步跨过去把叶修按进怀里。

“哎哎,我的茶!……别烫着你…..”

叶修努力稳着手腕端平杯子,虽然被他突然回来又突然抱上的冲动劲儿搞得莫名其妙,可还是坦然在他臂腕里放松了身体,甚至弯过他空着的那只胳膊在周泽楷背上拍了几下,很适应地担当起安抚的角色。

叶修的声音,气味,抚在他背上的手掌,穿旧了的白T恤特有的那种柔软轻薄的触感,统统发挥了作用,周泽楷只抱了那么两秒钟就意识到自己这样无异于撒娇,于是边羞愧边松了手,小声咕哝着“我在家天天被欺负”之类的,开始作解释铺退路。

可惜叶修耳朵太尖,那么小声居然都被他听清了。

“哟这是谁这么大胆子,敢欺负哥的人,哥替你出头?”

周泽楷挺严肃地回答:“我侄子,九岁。”

叶修转了转眼珠,一晃身钻回书房,毫不留情地关上了房门。

 

周泽楷回到这儿才终于踏实,静下心来开始读书。

借着准备特许金融分析师CFA一级考试的机会,他不急不躁地把金融学的几块基础内容,诸如经济学原理,投资与证券分析,财务会计,衍生工具,量化方法等等,挨个夯实了一遍。毕竟一级的考察内容和本科课堂所学相比也并没有拔高什么,只是换成全英的版本再过一遍,语句表述更加专业,所谓“行话”。

周泽楷也不讲究教材的旧版新版,直接拿了叶修当年用的来看,连重点都不用自己划简直省心省力。复习基础原本枯燥无味,可周泽楷一来效率高,二来善于苦中作乐,已经掌握的内容再看也能发现新意,好似沙滩寻贝,硌一下脚便能惊喜一下,于是边走边寻,津津有味。

 

最后共渡的时光,两人竟都能沉入钻研心静如水。

周泽楷和叶修像是达成了某种微妙的共识。不去折腾,折腾一秒就浪费了一秒的安逸;也不去质问,质问一句就减损了一分默契。他们只是一如往常地、相依相伴地生活,没有透露出任何对于即将分离的忧叹,也从不吝啬对彼此的欣赏。

 

叶修带了三年的科研课题即将诞出成果,他肩上的压力空前之大,眼睛里却昼夜点着不灭的灯火,在绝境里也烧得旺盛。

科研的艰辛困苦往往不为外人所知。那个过程类似于踩着一片木板飘在海中,你知道你要去往海中的一座小岛,然而你既不知岛的方位,也不知你当前的路线是否正确,很多时候仅是依靠猜想,甚至直觉,在风浪中挣扎得筋疲力尽,在无数次失败地尝试之后,才能肯定自己离那座岛又靠近了一些。

叶修就是那个踩木板的人,他几乎是在燃烧着自身在发挥能量。他蜷在椅子上,左手撑头,为论文里的每一个符号每一个措辞付出心血,锱铢必较地和自己战斗时,会让周泽楷觉得那是某种从灵魂里抽出来的、干净的诱惑,旁观一会儿就能让他由内而外地热起来。

同样的状况也适用于叶修。

他几乎不敢去称量,自己对眼前这样的周泽楷存了多少喜欢,对这样沉静的、坚定的、既不畏惧明日也不轻视今日的周泽楷。

一定比去机场接他的时候还要多,一定比在路灯下被揭穿的时候还要多,一定比昨晚在他身下高潮的时候还要多,一定,一定,下一分钟都会比现在更多,似乎是一场没有边际的累积。

无论周泽楷坐着,走着,说话,或者对他笑,处处都能透出一股动人心魄的镇定和成熟。那个小周什么时候变成这个周泽楷了,叶修离得太近,反而没看清。

 

临近美国学期开学,周泽楷收拾好的行李足足屯满了两箱子,还在不断地翻出更多想带走的,架势摆得好像要终生流放再不回来了似的。

他新买的一口30寸大箱子才刚寄到,叶修倚着门看他蹲在地上忙活拆箱,没帮忙就算了,还顺便嫌弃了几句,拖拖拉拉,带的东西比丫头还多。

周泽楷没搭腔,指间加力迅速把箱子拆好、打开,轻松地拍了拍手。随即猛然一回身,抓住了方才还在一旁喋喋不休耀武扬威的叶修。一手搂紧肩膀一手拦过膝弯,用力一掂,叶修没防住他顿时双脚离地,整个人被打横抱起来,一时间连挣扎都不敢太大动作了,轻而易举就被他强行塞坐进箱子里。

“造反啊你!……哎呦小周,小周,不行不行我的腰…..”

周泽楷没理他号中带假、假中带笑、笑中又带号的求饶,不由分说就要把箱盖合起来。

“打包带你走。”

这么胡闹了半天,直到叶修体力不敌,能屈能伸地服了软告了饶,才被周泽楷放了出来。两人搂抱着躺回床上,叶修气还没喘匀,推了推周泽楷催他早点睡觉赶明早的飞机。周泽楷侧过身把手肘垫在耳朵下,开始提示细节引导话题。

“明早八点四十。”

“对啊。”

“五点就得出发。”

“行啊,我送你。”

“别睡了,”周泽楷看点拨无用,眨了眨眼,直接交了底牌,“想做,做到天亮。”

叶修就绽开了一个极缓慢的笑。

从嘴唇开始,嘴角牵动着颊肌上提,才把笑意过到了眼角眉梢。

“依你。”

 

周泽楷俯下身吻他。有点潦草但足够湿润,勾勾缠缠地撩挑情HEXIE欲。

那天周泽楷格外持久,也格外耐心,除了在叶修耳朵边磨着说不想带T之外,基本都很温柔乖顺。他们换了很多姿势,每一种都会优先探索叶修的敏感处,叶修被开发得越多叫得也越多,全身上下最先撑不住的居然是嗓子。

自己被反复进出的感觉越来越鲜明,从各种角度,以各种力度,却都能殊途同归到快感上。尽管明白此时的重不代表重要,深不代表深情,叶修还是止不住地觉得舒服,止不住地用十指按着周泽楷汗湿的臀,要他投入一点,再投入一点,最好能和他一起跌进那条深渊。

 

 

第二天一早,两人顶着沉重的脑袋准时到达机场。一模一样苍白的脸和乌黑的眼圈,互相对视了一眼就绷不住笑开了。

办完手续等入关的时候,周泽楷接到了母亲打来的电话。他没让父母来送夫妇俩到底放心不下,絮絮问了不少事,周泽楷一一答了,字不多,态度却很温和。临近挂机的时候,电话那端的母亲却哭了。

周泽楷飞快地瞥了一眼叶修微微有些窘迫,然后改用了本市的方言安抚家人。那调子轻软柔和,叶修第一次听周泽楷讲很是新鲜,干脆地无视了他那点微妙的羞意,毫不退避的站在一旁听着。

好不容易等他讲完了电话,叶修不自知的笑容还没收回。他想聊两句方言的话题,不知怎么,一对上周泽楷直望过来的目光又没说出口。叶修有点尴尬地低头看了看手表。

“时间差不多了,要不你就先……”

“带烟了么?”催促的话却被周泽楷干脆利落地打断了。

叶修略一迟疑,摸了摸口袋里的烟盒,“去吸烟区?”

 

两人一前一后,低着头沉默地穿过机场大厅来到室外吸烟区,时间尚早,没什么人。

叶修摸出火机要给周泽楷点上,反被他抢去说“我来”,也就由着他了。周泽楷打着了火,用手拢着隔开晨风,两个烟头因着火焰凑在一起,轻轻碰触,亲吻似的。

平时不怎么见,原来这小子抽烟也这么熟了。叶修盯着周泽楷呵出烟雾的嘴唇,周泽楷望的是叶修夹烟的手指,都是看了那么多遍都还觉得美的地方,以后不常能见了,似乎最舍不得的就是它们。

天色一丝一丝地亮起来。平阔的机场跑道上,远远停着的客机看起来好小,模型玩具似的。一根烟的时间里两人都没有说话,又好像什么都说了。

叶修先踩灭了烟头,周泽楷也跟着丢了烟蒂,歪了歪头问,“不告个别么。”

叶修笑他,“又不是生离死别,半个地球才多远。”

周泽楷点点头,觉得也是,“嗯,不差这回。”

叶修深深注视了他几眼,却又改口了。

他说:“也不多这回啊。”然后走前两步,大大方方地拥住了周泽楷。

“好好干啊小周,别给祖国丢人。”

“嗯。”周泽楷也被逗乐了。

“有事找我。”

没事就不能找了?周泽楷腹诽了一句,依旧“嗯”了一声。

“别我一个人说啊,你好歹应付两声儿。”

周泽楷闷了一会儿,才把胳膊收紧了,平平静静问了一句。

“我一走,谁照顾你。”

叶修呼吸窒了一下。可是,随即就自如地接上了,“少嚣张了,我四岁的时候你才会哭第一声儿。”然后在他肩头捶了一把,解开了这个拥抱。

周泽楷走到玻璃门前,感应式的入口自动分开了。他回身挥了挥手,除了黑眼圈,一切都好的样子。

“别送了,就到这儿吧。”

就到这儿吧。叶修也在心里默默重复着,打了个手势让周泽楷快进去。

 

叶修开车回去,一路上总觉得方向盘不趁手。

看来周泽楷的行李的确是太多太重了。送他去的时候车子还沉得开不动,现在卸下了他,反而觉得轻飘飘的,压不住,连人带车都快要浮起来。

回到市中心,上楼,开锁,关门。叶修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左看右看也没觉得哪里少了东西。

茶几上放着半杯水是周泽楷昨晚喝过的。靠枕下压着的财经杂志还停在周泽楷看到的那页。冰箱里塞着周泽楷做了没吃完的鱼香排骨。卧室更不用说,折腾了一夜的痕迹都还没清理。

哪里都没变,周泽楷本人才能占多大空间。

所以,这个擅自空寂的客厅让叶修有点窝火,不由地又想抽烟。手摸到烟盒的时候,他下意识在脑内回想着今天抽了几根还剩几根的量……想到一半就打住了。

法官都离职了,良民还当着谁的面表现。叶修大咧咧点上一支,扯出个笑。

你看,周泽楷走了,也不全是坏处嘛。



———————————————————————————————

需要静静...而且下周二有final orz


评论(30)
热度(173)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