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老叶生贺】ERAO (上)

总算赶上521,表白!

老叶生贺,两三发完结的小短篇,爱琴海原味(。

———————————————————————————————

周泽楷是怀着复杂又隐秘的心事来到雅典的。

选择希腊也没什么特别原因,单纯散心。


他这一路颇不顺畅。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用掉积攒的五天假期,先是飞机延误,取行李时又被希腊航空的低效耗尽耐心,好不容易找到机场巴士站,唯一的一辆已经满载到关不上车门,而下一辆足足要等到凌晨。


周泽楷一咬牙上了出租车,把希腊语的旅馆地址指给司机看,比划了半天才讲清目的地。司机大叔操着南欧口音的英语关心他的旅程,周泽楷艰难地听又艰难地答,心里只想他能好好把双手搭在方向盘上把车开稳当。

机场高速两侧过于密集的路灯不停地被甩过身后,在车窗上划出一道道辉煌的焰影,绵延的光束杂着跳动的亮点,利落得像是哪个电影里的镜头。

周泽楷暗暗为那60欧的车费肉疼,只好安慰自己是在为雅典的夜景买单。


风尘仆仆把行李箱抗上旅馆门口那八九级高台阶,时间已近凌晨一点钟。

周泽楷抹了把汗,刚想松口气赶紧入住洗澡睡觉,目光转到柜台就傻了眼:前台座位上,空无一人。


我一定是和这国家八字不合。

周泽楷被一连串糟心事搅得兴致全无,有点沮丧地靠坐箱子上,大半夜的一时半会儿也没了主意。约莫呆坐了三五分钟,旅馆门再次被拉开。

一个东方面孔的男人跨进来,嘴里叼着烟卷,拉门时动作还慢吞吞犯困似的,抬脸一瞧见前台有人等着,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跨完了台阶,回到岗位上给周泽楷办入住。

那人接过周泽楷的护照翻开,咧嘴一笑,还回来时就换上了中文,“对不住啊,实在困,出去买了包烟。”

标准的普通话,隐约还带了点懒懒散散的京腔,这前台竟是个中国人。

周泽楷心里吃惊,可他性格内向寡言,惊完了也只淡淡说了句,“没事,刚到。”

前台手脚麻利,很快办好了手续,一边把钥匙和电视遥控器交给周泽楷,一边问他明天要不要早起用不用morning call.

周泽楷还沉浸在母语沟通无障碍的畅快中,低头收好护照,没多想地问了句,“是你打电话?”

“是个雅典小美女,我在这儿算是半打工半旅行,明天没班,一早要去圣托里尼。”前台男人斜靠在桌沿上笑,伸手到口袋里摸烟。

正方形的烟盒,大概是希腊本地牌子,淡金色的包装很秀美。周泽楷被盒子上的希腊字母吸引,目光又沿着叶修形状姣好的指甲,指骨,一路爬到手背上去。

“我叫叶修,比你大点儿,叫哥就行——我就叫你小周吧。”

这人还挺自来熟。周泽楷倒在这种迅速拉近的亲昵里放松下来,接过叶修让过来的烟卷,起了聊天的兴头,“我也明早,圣托里尼。”

“坐船么?Blue Star,八点二十那班?”

见周泽楷点头,叶修挑挑眉说“有缘千里来相会”,中指点上烟身在烟灰缸边沿磕了磕。

 

“有缘”两个字恰恰触动了周泽楷的心事。

他所在的外贸公司是业内翘楚,他本人也身居核心部门要职,事业蒸蒸日上,再加上不错的家庭背景和拔尖的外形条件,周泽楷可谓过着人上之人的优越生活。

硬要挑不完满的话,那就是,他还没有谈过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恋爱。这对他来说异常困难,原因很简单,他喜欢的是男人。

工作疲累人事艰难的时候,周泽楷也想找个温暖的怀抱停一停,只是这么多年来,他竟连一个称心的人都没遇上。用好友喻文州的话来解释,就是“缘分未到”。

可那所谓缘分,究竟何时、何地、以何种条件触发才能最终眷顾到我头上呢。它还没来,是不是说明我还不够好。

周泽楷是认准行动重于语言的人,他愿意为之付出努力做好准备。他的工资不停地涨职位不停地升,他锤炼自己的性格风度、甚至外表体型,连着那张天赐英俊的脸,连最严格的健身教练韩文清都给出过夸赞。

然而这一切换回的依然只有沉寂。家中那张双人床的右侧始终空着,摸不出半点体温。

究竟哪里不对。

昨天参加完喻文州在阿姆斯特丹举办的婚礼,周泽楷半是恭喜半是失落,像个五味陈杂的酒葫芦,晃荡着满腹心绪却倒不出,干脆告了假直飞雅典。

 

“……小周?哎哎,回神了,问你话呢。”叶修好笑地伸出五指在他眼前晃了晃。离鼻子太近,指尖的烟草味都萦绕上来。

周泽楷有点窘迫:“什么?”

“我问你为什么来希腊。”

“散心。”

“感情受挫?”叶修眯着眼睛笑了,像只狡猾的狐,“不像是你这么好看的人会烦恼的事啊。”

周泽楷苦笑着摇摇头,反问回去,“你喜欢……哪种?”

“我自然喜欢美人啊。”好一个底气十足的答案。

“女人?”周泽楷有点紧张地扣住了手指。他问的过于明显和急切了,他担心叶修的反应。

可是叶修的笑一动未动,平静坦荡,像一面无风又澈晰的湖泊。他撑着下巴想了一会儿,才认真地回答周泽楷。

“用性别区分很狭隘吧?美人就是美人,女人……和男人。”

“现实,就是很狭隘。”

“别那么悲观嘛年轻人,”叶修带着一脸了然和宽慰拍了拍他的肩,“神话里众神之王宙斯都曾经化为雄鹰,把克里特的美少年伽倪墨德斯掳上奥林匹斯山,做他宠爱的酒童。”

“还好你选了希腊,这个国度有它古老的广阔和宽容。”

周泽楷在旅馆床上闭眼躺下时,脑子里还在恍惚回味着叶修的话。梦里伴着那把烟熏轻柔的嗓音,竟是难得的一夜好眠。

 

第二天一早,晨光才点亮了七八成,周泽楷便被床头的内线电话叫醒了。

他睡眼惺忪地摸到电话,接起来。听筒里连串的希腊语轻快地问候着,音节间带着清早特有的粘腻,还有爱琴海的湿润味道。可并不是什么小美女,是个好听的男音。

周泽楷抓了抓头发,努力振奋清醒,“叶修。”

电话那头也不再装了,笑了几声才切回中文,“早啊小周。”

周泽楷挂了电话,愣愣坐在床上,脸颊微微发烫。

只是听到思念整晚的声音而已,居然会不可自抑地激动起来,果然男人在早上活跃的只有下半身。

他重又躺回被窝,认命地把手覆上勃发的下//体,想着方才电话里叶修的那几声惑人的笑,缓缓撸//动起来。

 

周泽楷为了解决冲动没赶上早饭,匆忙挤上送客到码头的小车,一个精致的三明治就被一只更精致的手捏着递到眼前。

“喏,给你带的早餐,多大人了还赖床啊。”

周泽楷没法解释自己晚起的原因,只好接过来低头向叶修道了个谢。

夹着火腿芝士蔬菜果酱的面包很好吃,外劲里嫩,麦香浓郁,周泽楷三口两口就解决了,开始觉得自己也能和希腊好好相处。

遇到叶修之后,一切似乎都顺利起来。


排队上船后,两人都撑不住早起的困,在座位上睡了一会儿。可等周泽楷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被乌黑的镜头对着,就在他睁眼的一瞬,快门声咔嚓响起。

不用凑过去看周泽楷都能知道自己刚刚的样子有多傻。

他尴尬地捋顺脑后乱糟糟的头发,强装镇定和叶修谈判。

“删了……肖像权。”

“挺好看的啊。”叶修嗤嗤笑着,翻看刚才从各种奇怪角度拍下的睡脸。周泽楷不想扫他的兴,抗议几句没用,就无声作罢了。

为了补偿似的,叶修把他拖到甲板上一个绝妙的位置吹风看海。

爱琴海的海景绝算不上波澜壮阔,而是内敛小巧的,充满了女性般的温柔魅力。蓝的海,白的浪,间或路过两个绿意葱茏的小岛,海风怕吓到谁似的,吹得轻缓,故而海浪扬起的水雾飘到脸上也轻缓,站了好久,才微微笼润上一层湿意。

叶修的烟潮了,迎着风连火机都点不燃,只好啧着嘴把心爱的烟收起来,在口袋里摸索了一会儿,居然掏出个老旧的MP3,又倒腾半天扯开缠绕的耳机线,分了一只给周泽楷。

“对着爱琴海,得听听这个。”

周泽楷塞好耳机,立起手掌遮阳,努力辨认着MP3小屏幕上滚动的字母。

Satie- Gymnopedie No.1

“Gymnopedie这名字很怪,是古希腊斯巴达每年祭祀太阳神阿波罗的庆典名,据说是萨蒂看到一只希腊古瓶,被上面Gymnopedie祭典的纹样引发灵感,才以此命名……”

 

简单而高远的旋律,从容地激荡在耳廓里。

似乎和海潮呼吸、和叶修的解说声达成了某种默契。它们共同扭生出力量,让那乐声打着旋涡冲进周泽楷的五脏六腑里。

“好听……”

他的赞美被船尾一个浪头盖过去。叶修不得不凑近了,大声地问:“你说什么?”

钢琴声还在耳边激越。海浪声也在脚下助威。

周泽楷摘下叶修的耳机,把嘴唇虚虚贴在他耳骨上说。

“我想吻你。”

叶修笑得很开心,抬手拨开他的脸,把耳机塞回去。

“想得美。不如换个方法感激我?”

 

于是,周泽楷在圣托里尼Fira区预订的旅店双人间,即将迎来一位蹭吃蹭住兼职导游的临时住客。

还好定的是双人大床,周泽楷想。

要让叶修睡在我右手边。周泽楷又想。


评论(15)
热度(159)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