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一晌贪欢27

周泽楷原以为自己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而真正踏足这座世界顶尖学府时,在H大生活的压力依然远远超出他的想像。

这压力来自陡然转变的环境,来自高速运转的节奏,甚至来自繁重艰深的课业本身。是的,从小到大一路顺畅的周泽楷还从未真正体会过,作为学生、单纯来自学业的压力。

而在H大,仅仅是庞大的作业量,课前预习案例需要投入的时间,课上近乎抢夺的发言机会,课后领取的厚重一叠阅读材料,密集的课程,紧张的时间表,就足够新入学的天之骄子们卸下所有光环,面朝书本背朝天地重头修炼。

 

H大无需任何包装,一切都是最顶级的。

它有着最顶级的教授,它有着最顶尖的学生,每一个都是世俗标准中的天才,却在争先恐后地做出笨鸟的姿态。没有结伴闲逛的男生,没有对镜描眉的女生,有的只有匆忙的脚步和100多座成为学校象征的图书馆,而这些图书馆常常在凌晨深夜里依然灯火通明座无虚席。

每一个人都在激发自身的潜能,都在燃烧自己的野心抱负,这是一种置身其中就不得不被其鼓舞的氛围。长时间超负荷运转的集中力仅仅是生存的必须,痛苦而真实。

 人的意志、才情、理想,为什么能在这里实现?

周泽楷无暇去思考这个问题,他甚至无暇去品味那场离别。

那些M大的时光旧影被过于充实具体的当下挤得无处安置,只能迅速而狼狈地褪色逝去。

他嘴里咬着面包,边吃边翻动手里的材料。

他不得不在两天内读完这本几百页的晦涩大书并提交报告,而开课第一堂时白发的教授已经绅士又优雅地宣布,“你们想学习我这门课,每天只能睡两个小时。”

这状况很普遍,整个食堂看起来像是个能吃东西的图书馆。不如说,H大的每个人都是一座会移动的图书馆。

 

自大三完全经济独立之后,周泽楷更加明白挣钱立身的不易,多方理财之外也要精打细算。

他租住的公寓位置有些偏,但还比较安静,美国车价便宜,他选择购买的那辆也只能说很一般。下午三点半他还预约了保险公司谈车险,这意味着最晚要在两点钟读完剩下的这一百八十页。

嘴里的面包早就嚼不出滋味,周泽楷端起冷透的咖啡冲了一口,趁着翻页的空档揉了揉酸痛的后颈。这就是我选择的生活了,他想。

绝不舒服,困难重重,可唯独没有委屈和后悔。

 

周泽楷那篇读书报告得到了不错的评价。他松了口气的同时,开始更加注重在课堂上的表现,着意和这位严厉而德高望重的迪安教授建立更亲密的互动联系。

研究生在读的外国人在竞争激烈的当地很难找到满意的实习,在课业空闲里打工又性价比太低,但周泽楷并未放弃继续取得稳定经济收入的机会,做本科生助教是个不错的选择,即使这前提在于他能证明自己比一些博士生做得更出色。

这天他依旧在这门课上保持了一惯的专注。

教授点评完他关于中国金融市场有效性的一段发言后,宣布了五分钟休息时间并发下了后半节课要讨论的案例。周泽楷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揉着太阳穴翻开了眼前的材料打算抓紧时间预习几眼。

就在这时,在这一页纸上,猝不及防地看见了叶修的名字。

也不知是受了什么神秘力量的指引,周泽楷一眼就从公式图片下面那段小字里看到了“Ye Xiu (P.R.China)”的字样。关于他的介绍只有短短一句,最新一届某某奖获得者,时间是在上周一。而周泽楷最近一次跟他联系是在上周四早晨,国内的周四晚。

 

那天他起得有点晚,手忙脚乱地夹了个三明治就往外跑,路上还赶着给房东发邮件催修浴室的排水系统。叶修似乎也在忙,微信回得很慢。两人都不是爱在聊天时诉苦的人,这种状况下反而没什么正经话题了,有一搭没一搭地聊M大东门的牛肉拉面。

原来那时候,打字和我说着牛肉面又涨价一块钱的叶修,已经完成那个让他昼夜不息钻研三年的课题了,连国际大奖都拿到了。

叶修带着博士帽毕业的样子他又没遇上。明明几个月前还想着,到时要回敬他“博士服要裸着穿才有感觉”,现在回看竟像是隔了一层毛玻璃,不远,却模糊了。

 他依旧沉默地读着材料,心神却已飞走一半。

这感觉几乎可以用“挫败”来形容。

本以为自己念了硕士,便和那位博士距离近了一些,可他还没刚站稳脚跟,叶修就一步不停地捧着荣誉朝前踏上了他心心念念的讲台,重又丢给他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背影。

四年前的周泽楷只能对着叶修编纂的习题册攥住拳头,四年后的他依旧只能对着他印刷体的名字扣紧掌心。

正是在那一瞬间,他才觉得叶修变得陌生了,而且会越来越陌生。他们会在彼此不知情的时候各自发生改变,那个贪欢的期限到了,谁也不是谁的谁。

然而,哪怕撇去一切感情层面的影响,他依旧很难释怀。

他和叶修的差距,这个长久以来的困扰再次幽灵般趴伏在周泽楷的肩头上。他不会让叶修等,叶修也不会等,他们都在朝着未来一路狂奔。

然而两人之间却保持了相对静止的状态,再多不甘心也好,出发时间的先后不可逆转,由此造成的差距也始终存在。任凭周泽楷多么努力,多么努力,从相较的结果上看,似乎没能缩短分毫。

赶不上。

到了今天,也还是赶不上。

 

H大的寒假很短,作业又多,周泽楷就没回国,结果生日那天意外地收到了一大把祝福。

同租邻居的波兰小伙儿送了他一袋水果。到教室时一个不太熟的金发女孩有点羞涩地给了他一小束花。

最夸张的还是M大那群兄弟,江波涛牵头从当地最有名的蛋糕房定了个大蛋糕直接送到了周泽楷的公寓,提前招呼都没打一个,害他在门口义正词严地和送蛋糕的小哥交涉半天,坚持说对方搞错了地址。

叶修是单独打电话过来的。

他们刚分开这小半年,心里都有点顾忌,一次也没通话过,偶尔联系都用QQ或者微信。

周泽楷看见来电人时吓了一跳,站起来时椅子都带翻了,慌慌张张用手指梳理头发。好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这是打电话,就算他编个麻花辫儿对方也看不见。

“干嘛呢你,动静挺大。”叶修在那边轻轻笑着。

“……锻炼。”周泽楷扯了个很不靠谱的谎。

叶修也没戳破,悠悠散散转回正题,“嗯……生日快乐啊,小周。”

“谢谢。”

然后就无话了。叶修像是叹了口气,接着找话题,“忙么?H大不好混吧。”

“还行。”

“这学期过得还好么?”

“还好。”周泽楷都觉得这对话熟悉,暗想着叶修不会说让我每天拍照片给他看吧。可是叶修没有说,似乎没想到之前的事。

 

“恭喜你获奖。”周泽楷又沉默了一会儿,才想起祝贺。是两个月之前的奖吧,真的太迟了。

叶修没出声,但周泽楷猜他大概是笑了笑。

“该恭喜我变成叶老师吧,我还能多高兴点儿。”

“学生……乖么?”

“都比你乖。”

周泽楷自认表现优异,心底有些不服气,转念又想和大一大二的小孩儿争什么太掉身价,就忍下了。

又接着闲聊了几句,叶修那边快到上课时间就先挂了电话。他便也没了继续学习的心思,洗漱上床。

结果辗转反侧了一夜,直到天亮才总算头脑昏沉地睡去。

 

 周泽楷的房租到圣诞节左右就到期了。虽然和那个贪财又偷懒的房东相处得不太愉快,但是都住熟了也懒得折腾,就说好了续约。万万没想到,那个糊涂房东竟忘了续约这回事,把这房间又租给了别人。

正值平安夜,气温很低飘着小雪,坐火车从外地赶来的彪形大汉领着好几口箱子赶来入住,周泽楷打开门只能迎送上一张茫然的脸。

最后房东赶过来,协调了半天挨了不少骂,见周泽楷是个无依无靠的亚洲学生,就欺软怕硬地要他现在搬。周泽楷也火大,倒不是怕了,只是再不想看房东那张嘴脸,硬气地收拾了行李就走进了风雪里。

他运气真是差。拖着箱子走到了停车库才想起他的车昨天送去检修还没回来,骂了一声,只好用人力拖着箱子沿路走。

那是圣诞前夜,公共交通系统都放假停运,路上空荡无人只有风啸。街灯暗淡,路过关闭的商店门口,小小的圣诞树因为电力耗得见底,圣诞歌唱得有点走调。

周泽楷在路口等了半天都没碰到一辆车。他出门急穿得不够多,现在冷得厉害,捂着冻红的耳朵背风,正迎上居民区的万家灯火。每一扇窗子都透着温暖的光,每一扇门里都有一户家人团聚。他怕自己过多联想,又转回了身子朝向大路。

眼下当务之急是找到今晚的住处。他试着拨了几个同学朋友的电话,都没人接,大概都在今晚的玩乐场子上没人盯着手机。

雪越下越大了,只那么十几分钟,周泽楷的手指已经冻得按不准手机键,指骨僵硬发疼,让他恨不得塞进嘴里暖。

周泽楷倒够平静,给能想到的人都留了信息求助之后,右手探出去咔嚓拍了一张自己和行李和马路和雪夜的合影,还有心边等回复边找谁打趣一下自己的倒霉际遇。

手指在通讯录里翻动,在家人面前自然报喜不报忧,和国内的朋友讲好像也有点丢脸。翻到叶修的名字时,他的指尖停下了。他突然有点冲动,想给叶修打电话,听听他的声音——可又过了几秒,就自己否决了。

这么没头没脑的遭遇似乎还够不上给叶修打电话的理由,至少也要是生日什么的,立场才足够。于是他继续翻了下去,没找到合适的人选,摇摇头删掉了那张照片。

 

最终,周泽楷被一位相熟的博士学长收留。他和周泽楷是同乡,平时就对他多有照顾,今晚他本已经睡下了,起来上厕所时才看到短信,二话不说就开车把惨兮兮蹲在路边的周泽楷接了回来。

周泽楷已经冻透了,道谢都不利索。好心的学长火速给他烧了碗姜汤,他顺从地接过来喝,发颤的牙齿磕在碗口上咯咯地响。

等他喝了姜汤又洗了热水澡,已经折腾到半夜两点。周泽楷实在过意不去,心里万分感激,正酝酿着一篇话想说,就被学长笑着打发了,“别忘了我的大恩大德,以后帮我追学妹啊。”

然后有点粗鲁地把枕头塞进他怀里抱着,自己抖着被子铺客床。

周泽楷倚在门框上,看他穿着滑稽的奶牛睡衣捣鼓被子的背影,突然鼻子一酸。真怪,明明刚才瑟缩在风雪里无家可归的时候,他都没觉得怎样。

他想到了家中那个唠叨又心软的母亲。

他想到大一时半夜发起烧,包荣兴困得眼睛都睁不开,拎着四个水壶去给他打热水。

他想到叶修。有那么多个夜晚,他只要一转身就能把他抱在怀里。

 我到底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舍得离开这些人啊。

周泽楷不想被学长看出异样,直直仰起头,让情绪统统倒流回去。




评论(25)
热度(143)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