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一晌贪欢28

二十八

 

人一忙起来时间就跑得快,大约也是相对论的一种表现形态?

周泽楷依旧日复一日埋首于学业,身上的大衣逐渐变成短袖T恤,手边的书堆却以不变的姿态试图向这个世界证明永恒存在。等他终于结束了炼狱般的期末考并顺利拿到了助教推荐的时候,暑假已经悄悄爬到了脚边。

为了尽快完成学分要求,周泽楷决定五月底就返回H大修暑期课程,在国内总共也只能呆二十天。

近一年不见,回到家里自然被爸妈当成宝贝疙瘩千娇万疼。乍一回国简直吃什么都香,周泽楷都不敢放开了胡吃海塞,生怕这一年的健身成果在这十几天里毁于一旦。最后假期只剩三天的时候,他才在母亲不舍的埋怨声中前往B市,到时候从B市国际机场起飞返美。

从M大毕业留在B市工作或者读研的人多了去了,周泽楷什么时候去都不怕没人接应。

江波涛当初被外联的老副部长方明华推荐去轮回基金面试,最终便留下了,因他的勤恳周到深受赏识,这一年里事业进展顺利。听说周泽楷回国,早打了八九个电话叫他来B市聚聚,还贴心地开车到南站把他连人带行李接到了自己的住处。

“有点乱,随便坐啊——我本来和孙翔同租的,他正好这周回家了,能给你腾出张床。喝点什么,水?茶?啤酒?”

“水就行。”周泽楷笑着接过杯子,心里感慨江波涛真是一点没变。大概这才是真朋友,那么久没见面,再一遇上还能轻轻松松自自然然地交谈。

“我说,你是算好了时间来的吧,”江波涛捏了瓶红茶,也在他对面坐下来,“明天可就是五月二十九了,叶神生日黄少叫咱们都去,可别跟我装你之前没想到啊。”

周泽楷自然不会忘。他定返程机票的时候还在五月二十九日那页出了会儿神,才又点开下一个页面定了三十号的飞机。

他和叶修的关系,江波涛是少数几个知情人之一。只是这么多年来他不聊他也不问,只是在类似这种时候,江波涛会给他传个消息。

“去啊,肯定去。”周泽楷淡淡地回答,眉目间像是把往事都化去了。

 

就知道这天不能平平静静地过。

叶修被苏沐橙和叶秋联手搞上车拉走,说预备了什么“惊喜”的时候,只能认命地叹口气。

M大那群小子毕业了也不能让我安生。想聚就自己聚啊,拿我的生日做什么由头。你见过谁二十七岁还过生日的?

车开到饭店门口了,叶修都还没放弃抵抗,苦口婆心地教育叶秋人民教师的伟大光荣和备课写教案的不可或缺。只可惜面对的是两位惯于对付他的老手儿,他最终还是败在苏沐橙的笑容里,被她推着肩膀赶下了车。

叶修拽扯着衬衣后摆上的褶子不情愿地走,才略一转身,正正瞧见了一样刚下车的周泽楷。

 

周泽楷也一眼就看见了叶修。

那瞬间短得不够秒数,他却觉得身遭的一切都凝住了,包括江波涛在一旁的笑语,包括时间的流逝。只一个对视,就久得足够他辨认出叶修消瘦些许的下颌,久得足够他察觉自己四肢僵硬行动不可协调。

叶修扬着手和他打招呼,露出个笑容来。

“哎,小周怎么来了。”

玻璃质的时间固体轰然化成了流水,哗哗冲刷下去。

没人能发现周泽楷在那一瞬间的滞涩。他迎向叶修迈出步子,每一步都落落大方。他也笑着把问候和祝福回给叶修,每一个字都得体。

“生日快乐。”

“别提了我都臊得慌……咱们好久不见了啊。”语调是轻松的,身子也没站直。

“嗯,好久不见。”

叶修还没答话,站在他身后的叶秋先皱了眉。他一把挎过刚到的苏沐秋就往饭店大门扯,脚步踩得咚咚响,嘴里的抱怨也没放低音量。

“走了走了,有时候我还真瞧不惯这生人装熟、熟人装生的戏码——你说有什么意思?……”

 

周泽楷颇尴尬,叶修也不答话。

幸好江波涛跟上来笑容满面地解了围,而后喻文州、黄少天、肖时钦、楚云秀、张佳乐、孙哲平……还留在B市的纷纷到场,连跑去LSE念硕士两年不见人影的王杰希都露面了。他原就是本市人,毕业后回来倒也不稀奇。

一时间场面热闹非凡,不知道是谁先起了头,彼此招呼都用起了从前在校会的头衔,还没两句“宣传部的黄副部长”和“体育部的张副部长”就又嘴炮对轰起来,分别被笑眯眯的“宣传部喻部长”和“当年没面上校会的某孙姓学长”拉开后,其他人早被这重现的校会名产逗得死去活来,一群人闹哄哄地一起上楼。

叶修猜的八九不离十。那几届M大的毕业生人才辈出,到今天甚至有了个“黄金一代”的名号,彼此间感情深厚,只是平时各忙各的,好不容易能在叶修生日宴上凑齐,庆生在其次,聊聊天说说近况才是真主题。

喻文州光华硕士毕业接着念博士,黄少天却不想再念书了拉了叶修来帮腔,果然被嘲笑“你可真会找人,一下就把在场唯一一个博士毕业的挑出来了。”

苏沐橙在央视如鱼得水,楚云秀做了时尚杂志的编辑,现下快要订婚了,两个女人凑在一起自然叽叽喳喳推推搡搡有着说不完小话。

肖时钦一心创业,“雷霆”公司已经小有成就,煽动张佳乐过来给他卖命的时候,张佳乐沉稳地说:“想挖霸图的墙角,先过老韩那一关。”顿时惹得肖时钦一哆嗦孙哲平一撇嘴。

周泽楷正好挨着王杰希坐,两人就国外读研后是回国还是留在国外发展的问题交流看法,王杰希是过来人,周泽楷垂着眼睛听话回话都很认真。

 

又过了一会儿,消失了半天的苏沐秋不知从哪晃回来,招手就叫黄少天,偏偏用眼角瞟了喻文州几下。

“黄少!过来下,跟我加几个菜。”

“哎哎我又不会点菜干嘛非……”

“好了,走走走,我也没吃饱。”喻文州先站起来催促道。

“我也去吧,这家我挺熟的。”江波涛明白得很快,忙跟着站起来。这下周泽楷和叶修之间一下变成了三个空位。

周泽楷正听着王杰希的话不住点头,听到动静一回头还有点茫然。叶修抬头望了一眼苏沐秋,后者笑嘻嘻地冲他眨了下眼,揉着黄少天的脑袋下楼去了。

 

周泽楷只愣了一下,就起身坐去叶修旁边。

“挺懂啊。”叶修打趣他。

“不能浪费机会。”周泽楷一本正经地把自己的杯子碟子移过来。

叶修点了根烟,这多人的饭局前有点不好意思似的,抽完一口手就搁在桌底下。

“有话说?”

周泽楷盯着那根烟,第一个念头是夺去掐掉,第二个念头是自己这么做已经不合适了。

“……别抽太多。”

真是久违的一句规劝。这四个字也只有从周泽楷嘴里出来,才能让叶修不由得心虚又心软。

“才第二根儿,抽得没以前凶。”

“那就好。”周泽楷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你好好的,就好。”

“好着呢。咱们俩总算是谁也没耽误。”

叶修说得太轻巧,反衬得周泽楷那点只有自己心里清楚的犹豫、尴尬、迟疑都显得不大气。

周泽楷暗暗吐出口气,弯腰捞来茶水给叶修倒上,自己则斟了酒,单手握着和叶修的杯子一碰,“叮”的一声脆响。

“没耽误,幸好。”他拿杯子的那只手就举在叶修眼前,从腕骨到指甲缝都叫他温习了一遍。他就用这只手把酒液送进了喉咙,然后对叶修说:“友谊长存。”

“爽快。”叶修也不嫌茶水换酒水跌份儿,跟着端起来喝了,喝完还懒洋洋地用手背擦了下嘴角,“等的就是你这句。”

他脸上笑得松弛,桌下的手却紧张了。

食指和中指绞了两下,长长一段烟灰就落到了地上。


———————————————————————————————

不知道怎么回复了...不谈人生,集体hug



评论(44)
热度(145)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