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一晌贪欢29

二十九

 

一大早,叶修就在办公室迎来了两位稀客。一个是毕业后少能见到的正牌大小姐唐柔,另一个则是初次见面的兴欣老板娘陈果。

叶修指尖翻动着书册,半抬起头来回复访客。

“项目书我看了,作为一个公益组织能艰难起步做到今天也是难能可贵,不过想继续扩大规模的话,目前捐赠为主的资金来源肯定支撑不住。”

“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我们来找您了。”陈果忙点头称是,表情挺严肃,这大学教师办公室的环境让她微微有些局促。

叶修对她笑了笑,透了些安抚的意味在里面。

 

先前唐柔已经在几通电话里跟叶修简单介绍过兴欣的发展情况,说是三年前成立的一个边远地区助学公益组织。

发起人陈果也不是富豪贵户,原本也只是个小康的网吧老板,和唐柔偶然在一次慈善会上结识,一见如故,对彼此的诸多想法赞同不已,最终决定携力发展兴欣。

她们聘请了几个固定员工,在M大和唐柔私交甚好、又对公益有热情的包荣兴、方锐、乔一帆等人也时常过去帮忙。而在兴欣发起社会募捐中,唐柔瞒着陈果以唐氏名义捐赠的款项成了最大一笔。她们购入了一批平板电脑,安装上罗辑设计开发的学习软件,然后免费发放给山区的孩子,受到当地的热烈欢迎。

随着慈善规模的扩大,资金周转日见窘迫,尤其在陈果终于发觉唐氏的善款其实是唐柔的个人储蓄时,她当机立断要转变资金来源,让兴欣有新的力量支撑走得更远。只是决心归决心,陈果本人文化程度并不多高,对融资一窍不通,还得拜托M大出身的唐柔找个专家帮他拿主意。唐柔也是个豪气的直性子,既然要找就找最牛的,一下就把陈果带到了叶修面前。

“叶神怎么看?”

“你们两个小姑娘都能做到这程度,我一个教育工作者总不能被比下去吧?”叶修磕了磕烟灰,笑容自信沉着,令人瞬间寻得安心之所。

这就是答应了。陈果明显松了口气,感谢的话乱糟糟挡在嗓子眼儿里塞住,不知先放出那一句好,唐柔倒是平静地道谢了,仿佛早笃定叶修一定会不辞辛劳地帮忙。

“不是我说你啊小唐,在校会攒下的机灵劲儿要用在实践里,”叶修俨然拿出了当年代任学生会主席的派头,“M大各行各业的校友人脉别不好意思用,做事业最用不着的就是拿架子。”

“你们捐赠还得搞,而且要大搞,找专人负责——不然就安排小乔吧,这孩子秘书处出来的熟悉这块儿,性格也细致周全靠得住——联系小戴的公司正经策划一下,然后找沐橙和云秀,托她们争取一下电视台和纸媒的宣传。”

“别的融资途径也需要启动资金,老拿个人存款去贴不是长久之计。小唐你去杜明他们银行找贷款,你亲自去,保准他贷给你。再不够我就搞搞众筹呗,之后我想想怎么做组合投资……总之,等把资金的运转管道铺好了,后续就没这么麻烦,按部就班利滚利就行了。”

叶修脑子转得很快,一旦决定做什么事,几句话功夫就能组出成套的思路,然后轻描淡写地自己把最困难的部分抗下来。

他这个人,强韧都是无影无形的,举手投足都在贯彻,越是不招摇越是彰显,越是有成就的人就越是敬服。

 

唐柔已毕业一年多了,也因着家里的原因出席各种场合见过不少市面,然而每次来到叶修面前,她都觉得自己好像还是大二时候那个懵懵懂懂的秘书处干事,做事前要仰着脸听主席的指点才不会出错。叶修在的时候,她只要一门心思往前冲就好,把背后的所有状况交给叶修,似乎永远也不用忧心。

唐柔心中涌动着暖流,将叶修的提议要求一一记下,不便打扰太久便要告辞。临走前,却又被叫住了。

“对了,M大的校友录你可以找一份,看看还有没有谁我给忘了的。校友录每年都是外联部在搞,你问问小周……”叶修突然刹住话头,而后又改口,“还是问小江吧,江波涛那儿肯定有,你把情况跟他说明一下让他出主意,这人可是个人脉大金矿,使劲挖别手软。”

都是以前和你最亲近的那拨儿学弟,这卖得可干脆。

唐柔笑盈盈地答了声“好”。

 

说实话,叶修每天的时间表都被教学和科研任务塞得满当。

他担着计量和金衍的课,还和董副教授合教CFA班的金融工程学。几周前金院长申请的国家重点项目才刚刚批下来,他依旧是科研主力,要尽心竭力地钻研核心论课题。

然而兴欣所着眼的问题,在他看来,是任何一个有了解的教育工作者都责无旁贷的,这关乎教育的根本,关乎社会公平民计民生。陈果的想法或许简单稚拙,兴欣有限的影响力或许难达普惠,然而解决问题从来不是靠高高在上地讨论,而靠的是切切实实地置身其中踏出脚印。

不争名利,把善心当做荣耀而不是炫耀。这种诚挚的态度才是打动叶修的根本,让他不得不伸长手臂尽可能地延展他的“力所能及”。

 

送走了陈果和唐柔,叶修却没停下思索,沉静了片刻就给贺英喆拨了个电话。

 “喂吉吉,是我。最近特别闲吧,没活儿派给你是不是浑身都不舒服?......过来办公室一趟,老师解救你。”

原本接到叶修电话还挺高兴,一听到“吉吉”的戏称,贺英喆立即皱起眉头,没好气地答了句“就来”。

 

贺家这小子是恒远集团贺老总的独子,从小就出了名的机灵调皮难管教。

因着叶贺两家的交情,当初贺英喆考进M大时,贺夫人知道叶修在此任教就托他关照。结果不知叶修用了什么法子,没一个月就把这小魔头服服帖帖地收进紫金钵。再往后就都传开了,贺英喆敢坐着总裁椅和他老爹拍桌子,偏偏不敢在叶修的课上迟交半次作业。

可皮是皮了点,不过贺英喆的聪明活道也是老师们公认的。在叶修的管束下收敛不少,成绩呱呱叫,再加上一副好皮囊,别说,还真有老师一脸怀念地联想起几年前的周泽楷。只是两人性格和家境终究悬殊,比起周泽楷来,贺英喆倒是能轻松免去好多年的奋斗。

叶修可从不参与这些办公室的闲聊八卦。他原本家世不错,偏偏不仰仗,达到如今的成就没受过叶家半点荫庇,因而最不看重人的出身背景。富二代也罢,贫困生也罢,熟人所托也罢,素不相识也罢,到叶修这儿统统一碗水端平。

他管教贺英喆,是因为他是个还有潜力到更高处的学生。他照看贺英喆,是因为他还是个不满二十朝气又莽撞的孩子。和他交道打多了也就熟了,像对黄少天张佳乐似的,叶修碰上了就会拎出来逗一逗,挫挫他的少爷锐气。

果然,贺英喆推开办公室的门,头一句话就是抱怨。

 “叶老师,您就不能好好叫一回我的名字么?有什么苦差事就直说吧——可别又使唤我买烟。”

“哪儿能啊,好事儿。”叶修一脸的专注正经,“你家老爷子不是把福沃资本的PE部交给你练手了么,新接的那单华熙制药的项目,让哥点拨点拨你?”

“你怎么知道我在福沃……”贺英喆话一出口就听见叶修呵笑了一声,暗悔着跟叶修斗法真是一秒都不能松懈,当即止住这不打自招,改问重点,“华熙制药有问题?”

“华熙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按你们的计划书,要不到预定回报率是肯定的。”

贺英喆真想硬气地回一句“你说不行就不行?”

可依他对叶修的了解,面前这位从来都是都一说一,随便说几句话能气死你,偏偏还让你反驳不了站在他那边的事实。于是他只是谨慎地眯起眼反问:“这么好心?叶老师改做慈善了?”

“慈善是要做,不过谁会跟你这地主阶级客气啊。要报酬的,过阵子我给你一笔钱,不会太多,你想个由头放到福沃资金链里滚三年,年报酬率不能低于这个。”叶修比了三个手指。

您嘴皮子真是金子做的啊,动两下就要狮子大开口。

可想想谈下华熙这单能带来的效益,贺英喆居于急需树威的年轻决策者立场,并没有比妥协更好的选择。这下他也算服了叶修眼光的老道,这几年福沃效益正好,30%的报酬率会让他觉得好贪但也并不是完全做不到。

 

“您不是一向名利于我如浮云么,今儿怎么贪起财了?”

“为了祖国花朵而圈钱,是正义的圈钱懂么。”叶修笑着把烟塞进嘴里,简单把兴欣的状况和他讲了一遍。贺英喆听后,肃然起敬。

“这是好事儿……要不我也捐点儿?”

“得了吧,你捐也是你爸的功劳。干点儿你该干的,这三年兴欣的资本怎么积累就靠你们福沃琢磨了。”叶修拍了拍他的肩头,觉得这小子升到大二,确实比大一时成长了不少。

“那也得先让初始资金到位啊,你们这白手起家的不好筹吧?”

“所以找你啊,有食儿了还怕招不来鸟儿么,”叶修挂在椅子上,绷直了后背伸个懒腰,“剩下的就是两嘴一闭一张,忽悠呗。”

 

看黄少天接叶修的电话,简直就是人生一大乐事。

喻文州慢慢搅着咖啡,边围观边笑,直到黄少天噼里啪啦讲完最后一通然后两眼朝他瞪过来。

“你笑什么,我这都是为了蓝雨的利益据理力争好么!谁不知道老叶那张嘴厉害公鸡都能让他说下蛋了,张嘴就让蓝雨投资,我不防着点儿能行么能行么!”

我怎么觉得能把公鸡说下蛋的人会是你呢。

不过喻文州只在心里想,才不会去撩自家人,面儿上云淡风轻毫无痕迹地接上了对话,“怎么样,最终谈成了么?”

“差不多吧,毕竟福沃状况不错,要求的规模也不大,是为公益嘛说出去名声也好听,,而且我本人也挺支持的,虽然还要往上报不过我觉得没什么太大问题——哎文州,你说老叶怎么想的,想搞钱他自己就有啊,先贴上不就行了?别人不知道,咱俩可是知道的,上次沐秋学长喝多了,可是一个劲儿地拉着我们交代当年他跟老叶在嘉世捞了多少股......”

“那不一样。”喻文州只是简单回了一句。

黄少天叹了口气。

“我也知道……我就是看着老叶这人这么倔这么拼,觉得挺那什么的。你想想,那可是叶修啊,以前随随便便手里过着百万千万的生意,现在为了几千块钱在电话里跟人讨价还价……还都是为了兴欣。”

“就是因为他是这样的人,我们这群人当年才都围着他啊。”喻文州放下咖啡杯,靠上沙发背放松地把身侧的黄少天揽进怀里,眼中悠悠地荡起几圈感怀。

“少天,这可不是倔,这是可敬。”


评论(29)
热度(145)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