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一晌贪欢31

三十一

 叶修想了又想,越发觉得在纽约那次周泽楷坚持不见他的状况有些古怪。

 他猜大概周泽楷过得不顺遂,遭了什么挫折打击,又自己躲起来舔伤口去了,这才死活不肯给他看到。

 周泽楷平时的性格直率坦荡,很好沟通,唯一麻烦的就是有时候自尊心太强,忍痛吃亏都不言不语的,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倚靠。

 这毛病越是进取有担当的男人越是爱犯,叶修自己再往前数几年也跟他一模一样的,年岁长了才慢慢纠正了些。尤其在和周泽楷一起度过的日子,开始懂得放下刀剑才能和人贴近的道理。

 可是周泽楷还是年轻气盛,何况在大学那么稚嫩的时候就处处以叶修为标杆自我要求,终究追得太急,走得太顺,未必全然是件好事。

 叶修这边越琢磨越担心,直接问本人肯定也是犟着不说没结果,干脆翻着通讯录找H大相关的人打听,看有没有人听到些什么和周泽楷有关的风声。

 这么瞎猫去撞死耗子的问法,居然还真得了点消息。低了叶修两届的一个学弟,从M大的硕士申了H大的博,一听“周泽楷”这个名字就说最近刚听说过,风头正劲呢,在华人学生圈里很有些名气。

 他在H大那种遍地大神的牛校都挺显眼的,上学期跟着导师做的项目还拿了个不小的奖,最牛X是前几个月才刚被大摩的面试虐过,现在眼看着硕士毕业,别人都是各种退而求其次先稳住脚拿工作签再说,偏偏这周泽楷还是一心一意投大摩,已经杀到二轮了,真心酷炫又带种。

 叶修看着那学弟眉飞色舞地描述,先是呆了一会儿,随即点开了和周泽楷的聊天记录。比着以前,这记录简直少得寒酸,滚轮没拨几下就把这一年多的翻完了。

 叶修满脑子翻腾的都是“原来如此”四个大字。

 原来所谓的“给老师帮点忙”是迪安教授那篇对冲工具的新论文。

 原来所谓的“有个面试不好推”面的是出名刁难人的大摩quant。可别就是我发短信的那天吧,正低落的时候见我约你是不是又要纠结一头汗?

 这些好歹我现在知道了,还有我不知道的呢。那些“有点忙”、“睡不着”、“出了点情况在学长家住”是不是都藏着一点两点辛酸不易呢。

 叶修不知怎么了,一瞬间心疼都泛到嗓子眼里堵得他难受。他想抽烟了,可捏遍了口袋只找到一个空瘪的烟盒。

 他拉开窗口给周泽楷发消息,没头没脑的责备,可现下也没心思去解释那么多。

 "有事怎么不跟我说呢。”

 “那么小心翼翼的,咱俩就剩这么点儿情分了?”

 叶修知道他们现在这上不来下不去的状况让周泽楷很难办,说多了话就有点炫耀和诉苦的亲昵味道。周泽楷一根筋的程度不亚于他,遇事却没有他想得开,在这段关系里也始终没他处得轻松。

 可是至少,不至于连说说近况的联络都没了吧。还“友谊长存”呢,几件事都是从外人那儿打听才知道,分明落得连普通朋友都不如了。

 按时差算,周泽楷那边已经是凌晨三点了。可他居然还没睡,过了一会儿竟回了。

 “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我没事啊,最近忙面试。”

 “一枪穿云:情分……要多少有多少。[微笑/]”

 叶修看着那个笑脸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少有的,觉得心里乱得很。

 

这半年来,兴欣按着叶修规划的路子走,成长可谓惊人。

 苏沐橙打通了电视台的关系,在一期节目里做了兴欣的专访。慈善和教育的大旗拉开,陈果和唐柔两位女发起人清新秀丽的外形也增添了不少噱头,在那之后募集到的资金规模空前。再加上银行贷款和叶修零散的企业筹款,总算凑足了底线的几百万转交给福沃资本操作。

 负责之后事宜的贺英喆升上大三后伶俐更胜从前,总算不辱使命,福沃参与的几项海外并购项目稳稳把年收益维持在约定的30%线上。

 因着兴欣的关系,这一年叶修和贺英喆的接触频繁了许多。可时间一久,叶修就渐渐觉出一丝不对味儿来。

 贺英喆往他办公室跑得越来越勤了,有几次甚至追到了家里,可找他的理由却越来越站不住脚了,开始还是谈兴欣资金链的正事,后来更像是拿正事当幌子,千方百计地制造状况要和他单独呆着。

 最明显的表现算是在课堂上了。也不知道这小子使了什么法子,叶修的课再难抢他都门门不缺。到大三上那门“金融衍生工具”的时候,贺英喆也不迟到也不睡觉了,按时来教室也不干别的,就是专心致志盯着叶修看。要说他发呆跑神也捉不住他,什么时候点他回答问题人家都能顺畅地接上——也是,实操都熟了,应付这点基础理论还不是小菜一碟。

 他猛然变得这么省心听话,贺家父母都乐得合不拢嘴了,叶修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这混小子……该不会,对我有意思了吧。

 不能够吧,贺英喆还没满月的时候叶修都三年级了,还和叶秋抢着抱过他的小襁褓。再说,一般情况下哪那么容易会看上一个大男人啊。

 可是万一呢。

 叶修被一个比自己小的男人玩儿命喜欢的事又不是没有先例。

 在和周泽楷之前,叶修就算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贺英喆对他有意思”这个可行性上去,但搁到现在,见那小子成天想尽办法绕着他转悠来转悠去,叶修自然而然就联想过去了。

 也一样自然而然,他总会想起几年前的周泽楷。

 一些细枝末节、零零碎碎的小事,叶修都不知道自己记得,而且还都记得这么清楚。


 他想起来。

 研一刚开学的时候,有次他在图书馆呆到闭馆,一出来才知道外头夜雨下得正急。一堆人困在门口低声抱怨,还好叶修眼睛尖,一踮脚就看见了举着伞正要迈进雨幕里的周泽楷。

 他想也没想,连忙叫住他,“哎小周!捎我一段儿路……”

 那时候周泽楷才十八吧,脸蛋嫩生生的,个头似乎比他还矮些。见是叶修,周泽楷笑着叫了声“学长”就腼腆得一路没话了,伞下让出来一大半,生怕叶修淋到一点儿。

 脚下啪嗒的踏水声,伞面上密集的点滴声,还有身侧周泽楷有点紧张的呼吸声。

 那把黑色的折叠伞撑起来很大,足够把他们两人笼在里面。伞面朴素没有任何装饰,八根伞骨绷直挺立,左数第三根在弯折的部位起了点锈迹。

 

叶修也想起来。

 周泽楷选上外联部长的第二天,非磨着他要去老街吃那家炸酱面。那天天气真是热,行道树上的蝉声嘶力竭地叫,吵得人头脑发昏。

 两人大老远跑过去叫了两碗面,叶修那几天连着熬夜胃口差得很,结果吃到最后,周泽楷没吃饱他却没吃完。故而周泽楷挺不满意,拿筷子卷着面条就要往叶修嘴里喂,也不管整个店的人都在拿什么表情对着他俩看。

 叶修真是服了,折腾半天勉强又塞了几口,余下小半碗还是被周泽楷解决掉。叶修原本不好意思让他吃自己剩下的,想给他再买一碗,周泽楷非说不用,乐乐呵呵把叶修咬断半根的白面条吸进嘴里,比吃自己碗里的还香。

 回去的时候,两人一人举一根冰棍儿站在公交站牌下等车。绵沙的冰碴子里裹着红豆,又甜又解暑。

 周泽楷一边问他热么一边用嘴给他吹风,吹出来其实都是热风一点儿不凉快,还一股子炸酱味儿。

 

如今,跳出来旁观着贺英喆看向自己的眼神、或是做出的一些举动,叶修才常常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哦,以前小周也做过差不多这样的事啊。哦,那时候小周就喜欢我啊。

 回想起的东西越多,叶修就越无法像以前那样理直气壮地认为,当初是周泽楷擅自喜欢上,和他叶修全不相干。

 怎么可能脱净责任呢。许多提议,换了贺英喆或是随便别的人讲出来他都压根不会附和,怎么周泽楷提出来,他就一次又一次地顺从,一次再一次地陪他胡闹呢。

 周泽楷在酒吧街喝个半醉、赖在情人旅馆前不走的时候,潜意识里觉得吻他一下就能解决的,是谁呢。

 口口声声提醒周泽楷“咱们是两路人”,非但没舍得跟他断绝关系,反而迎上去提了个后患无穷的“一晌贪欢”,又是谁呢。


 叶修心事重重地推开办公室门,发现贺英喆趴在他办公桌上睡得正香。

 大块大块的日光正从窗子里抛进来,整个空间明亮得不真实,叶修手里还握着门把手,瞬间却有些晃神。

 头发略长,爱穿衬衫,有宿舍不回跑到他办公室睡觉的,是周泽楷吧。年龄处在半男人半男孩的模糊边界,五官也模糊,气质也模糊,可就是青涩才显得有点惑人。

 恍然间叶修甚至觉得这里并不是金融学院的办公室了,而是科研楼四楼那个小办公间。周泽楷每周四下午过来领受他的劳动力剥削,作业没批完就困了,老实地趴在桌上睡过去,呼吸匀停,睡脸酣甜,连叶修进门来的响动都扰不了他的美梦。

 贺英喆眼皮动了动,迷迷糊糊地醒过来。第一眼,他仿佛看见叶修愣在门口,表情温柔地注视着他——可再一眨眼,叶修已经走到桌边了,脸上平平常常再寻不到一丝痕迹。

 他打了长长的呵欠,把这个月兴欣的盈利表推给叶修,嘴上就开始讨赏了,“看把我给累的,感动不感动——叶老师你陪我吃一回王品台塑吧,就一回!”

 “自己吃去,我哪有空跟你浪费功夫。”叶修仍旧不客气地一口回绝了,心里倒想着,还真是多亏了贺英喆。

 多亏了他为兴欣做的一切。更多亏了他,让叶修终于能在这半年里回顾思索、然后在刚刚那一刻确认了这件事:

 

对周泽楷,原来他早就陷进去了。

 


评论(50)
热度(194)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