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一晌贪欢32

三十二

 

要不是叶母实在担心儿子,背着叶父偷偷打来电话叫叶修帮忙劝解他弟弟、先回家好好低头认个错,叶修都还不知道叶秋跟家里大闹了一场。

 起因是还是老一套。叶修从小就主意大、老两口横竖拿他没办法,只好先操心起叶秋的婚事。之前安排过几次相亲,都被叶秋推三阻四搪塞过去了,前几天安排了叶父挚交好友家的女儿,怕叶秋再躲,直接被叶父领着到公司里突袭堵人去了。

叶秋半途从会议里被拽出来,本就有点火大,估计言语间态度没多好。老爷子觉得丢面子,当着外人就训斥了几句,话赶话的,叶秋的脾气也上来了,居然一张口就这么直接出柜了。

相亲的事自然是黄了,叶父好歹忍住没在公司发脾气,脸色铁青地把叶秋押回了家,大骂了一通,一口气砸了三个古董花瓶。

除了叶修离家出走的那回,这么多年来叶秋从没见过老爷子动这么大气。他一直是双胞胎里比较乖顺的那个,听着爸妈的夸奖长大,按部就班出国读商、然后继承家业,一路顺风顺水,也从不觉得选择安逸有什么不对。

这场争闹对叶秋而言会是多大打击,叶修很容易就能明白。他打叶秋的私人电话,一直提示关机;跑去叶氏公司大楼,前台敷衍说叶总出去谈项目不知道何时回来;最后总算联系上苏沐秋,这才让他转告叶秋,务必这周过来找他一趟。

 一直等到周五晚,叶修都准备亲自去苏沐秋那儿抓人了,叶秋才按响了他的门铃。

他原本打算先数落这个笨蛋弟弟一顿的。父母年纪都大了,身体也不如从前,真气出个闪失怎么办。叶父那个脾气你又不是不清楚,做事怎么不讲策略不计后果。

可是等叶修一开门,见叶秋整个人瘦了一圈,眼圈红红地叫了声“哥”,登时又不忍心了,叹了口气把人让进屋里,塞了杯热茶给他。

印象中,上一次两兄弟这样窝在同一张沙发里安静聊天,还是高中时候。他们兴高采烈地策划着一场出走,叶秋明明先准备好却下不了决心,连打包好的行李证件都被叶修拿去成全了哥哥的出逃。

眼下这件事,比叶修想像的还严重些。叶父叱咤B市商圈一辈子,如今公司全权交给叶秋,可地位和人脉都还经营着。他正在气头上,舍不得动亲生儿子,还舍不得动苏沐秋么?

一提起叶父放话“要让苏沐秋在B市金融圈呆不下去”,叶秋也是一阵心烦意乱,伸手就去跟叶修抢烟。不用问也知道,苏沐秋现在肯定更不好过。他的上司舍不得他的才华,但也不能不卖叶家面子,暂时先打发他去新加坡出差,一时半会儿不敢叫他回来。

叶修问他接下来怎么打算。

叶秋把烟头狠狠按进烟灰缸里,沉声说:“我订了后天的机票,先去把苏沐秋抓回来。就算他真被辞了我也养得起他,天天想得死去活来犯得着么——你以为谁都跟你和那谁似的,死扛着活受罪。”

还有心情反过来吐槽我,这不是还挺精神的么。叶修笑了一下,摇摇头,“我跟小周,不一样。各选各的路,谁也不委屈。”

“是是是你们牛逼,又是理想又是抱负的,我就是一享乐主义的俗人行了吧?反正在我这俗人眼里,你俩就是一对儿傻子。周泽楷傻也就算了,我的老哥你怎么也跟着傻,我俩多小的时候就拿博弈论玩游戏解闷儿了,现在倒退得连囚徒困境都看不出来了?”

 

叶秋的意思他怎么会不明白。

明明有机会取得更好的结果,却因为害怕对方没有给予他相同的回应、并因此落入更差的处境,从而仅仅止步于满足现状,所谓“囚徒困境”。

 

叶修仰靠在沙发垫上,尽量放平语气去回应这个尖锐到让他觉得有些刺痛的发问。

“因为在理性假设下,我俩不管谁想前进一步,另一个都不会跟上来。”

叶秋像是听到了什么滑稽的笑话。

“那还想什么?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人家走了都快四年了吧,你还住着以前他找的这房子干嘛,咱又不是没房子……二环那套空着也是空着,你说句话,我明天就能给你收拾出来。”

“不用,都习惯了,懒得搬。”见叶秋还一副愤愤不平有话要说的样子,叶修赶紧拿正事堵住他的嘴,“把沐秋带回来然后呢,咱爸那边儿,你指望他自己想开还是指望咱妈?”

叶秋果然不说话了,低着头嘟囔着“反正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那点出息……明明心里也担心老两口的身体担心得不行。”叶修一巴掌拍在弟弟后脑勺上,“咱爸那边我帮你劝,适当的时候你再跟我一块儿回家好好哄老爷子。”

“他气大着呢,我怕你一去……”

“行了,就这么着吧。”叶修打断了他的担忧,宽慰似的,在他背上顺了两把,“谁让我是你哥呢。”

 

虽然知道周泽楷就在摩根大厦上班,可黄少天也没想到,吃个晚饭的功夫还真就碰上了。

两人上回见面还是在叶修生日那次,那之后周泽楷只匆匆回了一次国也没得空往B市去,黄少天出差来美国的次数倒不少,每次谈完生意就走从不闲呆。

一晃两三年过去,周泽楷已经赫然从学生身份转变为真正的华尔街人了。黄少天虽比他高了一届,此时也不得不喟叹,这个学弟从来都是不落人后的。

他乡遇故知,总是亲近得很。

在周泽楷的印象里,黄少天一是健谈二是和喻文州形影不离,这么单独聊天的次数还真不多。可黄少天的厉害就在他的交际上,性格好怎么都不惹人厌,和M大的那拨人个个都关系不错。尤其和叶修,那次见面都要你来我往地逗个热闹,也难怪两人刚讲上三两句,话题就拐到叶修身上去了。

“哎哎哎我说,今天你可得给我一句老实话儿!你跟老叶这几年是怎么回事儿啊我都看糊涂了,上学的时候就你俩天天那个腻歪劲儿跟连体婴儿似的,别人不瞎猜我跟文州可都被亮瞎好几次了,然后毕业了可好,好不容易见个面搞得不尴不尬的,你说你俩对得起我们在饭桌上腾位置的苦心么!”

周泽楷一怔,这才反应过来喻文州和黄少天什么时候也成了知情人。当时为了省去不必要的麻烦,他和叶修在外面时还自认收敛含蓄,没想到早就被人看穿了底。

“没什么,我们挺好的。”各自奋斗,互相惦念,就算做不成伴侣也没谁真的过不下去。

“切,一脸不甘心还挺好,你哄鬼呢……”黄少天撇了撇嘴,喝了口咖啡润了润喉咙,“那你们好着吧我瞎急什么。反正现在恒远集团的小少爷追老叶追得那叫一个轰轰烈烈鸡飞狗跳,圈儿里关系好的都知道了,天天拿这事儿臊老叶呢哈哈哈!”

黄少天悄悄观察着周泽楷的表情,果然掩不住那一丝愕然和关切,心下一阵叹气,嘴上却故意添油加醋起来,“不过要我说,贺家那小鬼也算条件挺好了,家世不用说,长得也不赖啊我看跟你有的一拼,人也机灵,关键是就在老叶身边儿——你说,老叶哪天一感动从了也说不定呢?”

“不会。”几乎是立刻,周泽楷就扔出了一句反驳。黄少天本还想接着调侃,一看他眼睛神色当真全是笃定,连方才那一丝丝的动摇都拔了出去,生生又把后半句话给咽了回去。

“叶修不会。”周泽楷又缓缓重复了一遍。也不知是说给黄少天听,还是说给自己听了。

 

饶是以叶修的聪明才智,夹在弟弟和老爹之间的怀柔工作也足足做了好几个月。叶父毕竟是疼小儿子的,固然一时半会儿理解不了男人和男人算是怎么回事,但也知道自己把气撒在苏沐秋头上的做法是过分了。

再加上叶秋回到家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老爷子端着没训几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后来甚至主动提出来要见见苏沐秋。这一见不要紧,苏沐秋能来事会做人的优势全显出来,一次不行再一次,没几回就把叶家两位家长哄得妥妥当当。就这样,时间一长,事情也就平息了。

可“此起彼伏”这个词像是为叶修造好的,家里这一波浪还没刚下去呢,学校又一波就推到了眼前。

叶修完整带到毕业的这一班学生也没让他省心。凌晨刚过,叶修难得收拾停当打算按时睡一回,结果被一通电话叫了起来,说是贺英喆喝大了非要见叶老师,见不着就不肯走。

小兔崽子。看来只要是弟弟,别管亲的不亲的,都只会排着队给你惹麻烦。

叶修骂归骂,还是赶紧穿好了衣服往酒吧街赶,到的时候贺英喆正闹得厉害,几个人都扯不住。叶修“啧”了一声,一步跨上去,拎着人的后领子就扔到一边的沙发上。

贺英喆再醉总还认得叶修,一下就老实了,垂着脑袋坐在沙发上哼哧哼哧喘气。

“疯够没,够了我押送你回家。”
“叶老师……叶修,”贺英喆突然仰起脸,使力扣住了叶修的手腕,“我毕业了,我不是你学生了。这几年我心里想的什么,我不信你看不出来。”

“那我是什么态度,也不信你看不出来。”

“叶修,我、我肯定会对你好的,”贺英喆两眼被酒精盖上一层湿润的雾气,言语间完全是在央求了,“我打算把福沃总部搬过来,地方我都找好了,离M大很近,以后天天都能接你下班。我就想跟你在一块儿,我爸要是不同意我就跟他拼命……”


不管不顾的,天真又诚恳的许诺。

只有不谙深情的年轻人才做得出,只有未经沧桑的命运宠儿才说得出。

不论叶修还是周泽楷,在他这个年纪时都已经历过现实残酷。努力与回报不成正比,期望与成本大相径庭,没人犯下错误也要能够忍受惩罚承担后果。

所以,哪怕在两人最接近爱人状态的时候,谁都不曾去描绘过那些虚渺的美好未来。

贺英喆那些半醉半醒的絮语,凉丝丝、轻飘飘的,一出口就蒸发了,撑不住半点重压似的。

“别说了,你的心意我都明白,”叶修终于抽回了手,犹豫了一下,落在他头顶上揉了揉,“真的谢谢你,可还是不行啊。”

“我心里已经有人了。”叶修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贺英喆完全呆住了。

叶修这几年怎么过的、有没有交往对象,他每天都盯着,当然以为自己最清楚。他觉得叶修是在骗他死心,可又知道叶修不会在这种问题上作假。

直到小半年之后,那次偶然机会下的遭遇。

那时他并不认识周泽楷,甚至连他的全名都不知道,只听别人叫他“小周”。他呆在酒楼对面的茶餐厅,想等叶修出来后跟他道个歉,没想到正撞见他和周泽楷拉扯踉跄着一同走出来。

他从没有见过叶修以那样近乎争吵的姿态和谁说过话,风度、涵养、游刃有余,所有情绪的装饰,甚至全都顾不上捡。

两人不知为了什么在路边就争执起来,直到那个男人将叶修扯进旁边的一家小酒吧,才结束了他的这场围观。

就是他了吧。那时的贺英喆在心头想着。

能让叶修在乎到失控的人,多么幸运,多么让人妒忌。

 

 

 


评论(52)
热度(168)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