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刺 1

架空背景,专业技能有扯,地名人名胡编(


 

要不是老三亲自领人来店里嘱咐他关照,周泽楷还真没看出这个“叶修”是道儿上的人。

 

那是个晴透了的晌午,日光像大雨一般淋漓地浇在柏油地面,整条槐子林南路像一条会发光的河。

周泽楷从爷爷手里继承来的那家纹身店,就开在这条路的中段。

出门向左,尽是些老实本分做生意的小餐馆、五金店和私家诊所;穿过马路向右拐上两步,则是他们澭港市金蒲区赫赫有名的风情场子“十二夜”,这大正午的时间可正是它的克星,眼下像片被晒蔫了的菜叶似的,病恹恹地闭着大门。

 

周泽楷手头上正有位来纹臂花的客人,是区警所张副所长的侄女。纹样老早就挑好了,周泽楷将花盘图案的线条往她大臂上转印完了,正举着个小镜子做最后的调整。

挂在门前绿幽幽的竹帘子忽地被人一撩一放。隔绝烈日的闸门闭合了一遭,放进来的阳光被镜面一反,恰在对面的照片墙上投下个光点。

“小周忙着呢?我给你拉活儿来了。”

来人正是徐老三。周泽楷也给面子,放下镜子挺恭敬地叫了声“三哥”。

彼时的“青元”还不算顶大的帮派,然而在金蒲区已经隐隐有些地头蛇的势头了。老三作为创帮时就跟着首领陈青混起来的元老之一,自然在这地界里很受礼让。

老三和周泽楷也是老交情了,摆摆手示意他不用拘束。

“你忙你忙,有个兄弟觉得纹身挺新鲜想试试,我就带他过来,你看也忘了提早跟你打招呼了。”

他这么一说,周泽楷这才留神去注意他背后的那人。

穿着挺普通的白短袖、黑裤子,却又有些不合身,看着松垮垮的,裤袋里还斜露出一个烟盒的边角。他打进门起就一直转着脑袋打量店里的陈设,只摆了张侧脸给周泽楷瞧,看样子还真觉得纹身挺新鲜的。

“……这位是?”周泽楷怕叫错了身份,谨慎地探出个问句。

“哦,最近才被青爷带进来的新弟兄——叶修,来来跟你介绍,这就是周老板,青爷左胳膊上那些鬼面就是他的手笔。”

“没想到这么年轻。”叶修的目光顺着老三手指的方向沿过去,总算落到周泽楷身上,正脸转回来时还翘着对称的唇角,“好手艺啊,小周老板。”

然后就递出一只秀气的手,和周泽楷握了一握。

他这个气质放在帮派里也太怪了。不仅不拿架子,还主动示了好,与其说平易近人还不如说有点散漫,仿佛这世上没什么人事能让他忧心似的。

不知道是不是那件白上衣、还有那只连指甲缝都干净的手带给他的错觉。一眼望过去,周泽楷只觉得叶修平平凡凡,毫不锋利,和道上那些动不动卷刮一阵的腥风血雨几竿子也打不着。

可他竟忘了,真正的刀刃都是隐在鞘中的。


“不敢当。”因着这份可亲的印象,周泽楷难得多客套了一句。

叶修也算明白他讲话就这个风格了,感觉挺好,纹身师和纹身一样有趣。他大咧咧拉了张木椅坐下,就这么拿自己不当外人地安置好了自己的位置,反而出言赶起老三来。

“你不是还要往西边去么,赶紧走吧——我在小周老板这儿偷闲一会儿,你杵着也碍事。”

老三竟也不恼,笑嘻嘻斥了几句“卸磨杀驴”,临走前又回头交代了一遍,让周泽楷看在他徐老三的脸上仔细地纹好这一把。

这叶修,到底什么来头。

周泽楷暗暗观察了半天心里也没答案,嘴上也不大会招呼,只闷闷地给叶修倒了杯水。

“叶先生稍等。”

“叫叶修就成,”对方倒是对称呼不以为意,不仅对自己的随便,对别人的也随便上了,“我就叫你小周了。”

“嗯。”周泽楷竟也没什么意见,乖乖应了下来。他心里记挂着不能把客人晾太久,招待完这下,就扭身返回工作台继续解决那个花纹去了。

 

线条转印完了便要割线。

周泽楷用的纹身机虽不是新型的,可绑针烧针都是按照趁手的习惯自己来的,用起来得心应手。

下针前他没忘记低声哄慰了一句“忍一下”,紧接着的动作却丝毫没显出“将要给人制造痛苦”的负担犹豫。渐入的手法流畅不滞,手间的力度和角度拿捏得恰当至极,针针都控制在1mm左右的深度,再深一分就容易留疤,再浅一分就容易晕开。

待一朵花盘完整地割完线,周泽楷略略松下一口呼吸,却听见叶修在另一边几乎同时呼喘出一口大气。

“你厉害,手稳。我看着都替你紧张。”叶修啧啧地比了个大拇指。

不知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旁观这边的。也不知道刚刚他旁观的时候,自己用了什么眉目表情、会不会不好看。这么一想周泽楷便有些窘迫了。

他停下手,从身后的架子上抽了厚厚几本册子摞在臂弯里,周到地捧去叶修跟前,弯着腰提了句建议。

“先选图?”总之得给他找些事做,别总盯着这边害他分心。

叶修接过那些册子却没打开,“先让我看完呗。”

“……看完什么?”

“你啊。”

望了会儿周泽楷怔怔眨了几下眼回不出话的小模样,叶修都嫌自己欺负人了,咳了一声,又主动翻起了纹样册,顺便把喝净的杯子塞回周泽楷手里吩咐,“我选图,你续杯。”

“……”

周泽楷第二次闷头倒水,又折回去忙活正事。

 

那几本纹样册像是自己装订的。有几本有些年头了,纸张泛黄纸质发脆,内页的纹样展示以手描的设计稿居多;另外几本一看就是新的,花纹的风格更加华丽繁复、仔细分辨却没有一笔冗杂。

新本子里除了手稿,大多还附上了成品的照片。背脊上苍龙欲飞,柳腰上鹤翅待展,瑰丽的色块被精细的线框起了边缘也凝住了灵气,一幅接一幅地吹撩着叶修的眼帘。

也真不愧是老字号的纹身店了。

门牌不大招子却亮,手艺传到周泽楷这里更是拔高到云间。看这一笔一划里流露出的强势野性,也是料想不到它们的作者居然会是这么个性子。

叶修嘴角的笑意渐渐噙起来,翻完最后一页时终于攒满了,盛不住了,一汪的叹赏跟随着目光的去向哗啦啦地朝周泽楷流过去。

只可惜此时这目光,对面是没工夫去接了。

 

周泽楷全心全意都搁在打雾上色上头。针头沾了色料后,先拿小方巾吸收掉多余喷溅的汁,随后才能依着设计好的色调在皮肤上落针。

时而走螺旋路线做重雾,时而左右来回、先重后松地做渐变,等整朵娇艳欲滴的芍药花盘终于打完,周泽楷鼻尖上都沁出了薄薄的汗,黑色的上衣黏住后背有点麻痒。

“真好看。”

女客人满意地赞了一句,两眼放着臂花不管,却只往周泽楷脸上招呼,手腕轻佻地一翻想去揩掉他鼻头上的汗珠。

周泽楷忽而起立退身去取纱布,不声不响地躲掉了。

实话说,他不是第一次遇到对他比对纹身更有兴趣的客人,大胆些的,连指名要他在乳间臀上纹饰、百般卖弄姿态的都有。

可今天偏偏在旁坐了个叶修,多了双眼睛多了分难堪,对此类勾惹也就抗拒得格外厉害,板着脸不冷不热地交代完保养事项,就将女客打发走了。

送完了客,周泽楷扒着门框本想偷偷瞧一眼叶修的反应,却被人逮了个正着,几声笑就把他的尴尬拖了出来。

“人家夸你呢,你也不说声谢谢。”

“没。夸纹身。”

“那我可是真夸你了——小周长得真好看。”叶修的声调仍是懒洋洋的,谈不上多认真。

周泽楷耳根红了。他默默走到叶修对侧,一样拉了把椅子坐下去,脑袋低低埋进图册堆里喃了句“谢谢”。

叶修逗完了也知道收敛,状似一本正经地将话题拨正回来。

“你这纹样也太多了,一时半会儿我还真选不出来。”

“慢慢选,不急。”

“那我可得常来了,这纹身是跟我一辈子的大事儿,马虎不得。”


周泽楷看他振振有词的样子,心里却是透亮的。

叶修分明就没把这当什么要紧事,纹或不纹,在他这儿只是个乐。他说要常来,大概周泽楷在他心里,也算个乐吧。

他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好事,但总归不是坏事。生意也好,这个人也好,总归有一样是叶修能付给他的。

 “嗯,来吧。”

于是他跟着笑了笑,头一回给客人的暗示返去了肯定的答案。

叶修神色如常,周泽楷却反常。反常,但不惊惶。

 

有人放了一个饵。有人也不怕刺,张嘴就把它含进去了。



【tbc】

———————————————————————————————

前阵子的脑洞。这几天太忙太苦,实在需要点周叶甜...

缓更到不知道啥时候(



评论(23)
热度(111)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