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一晌贪欢33

三十三
 
大摩入职不足三年就爬到中层职位,何况是以一个毫无根基的黄种人身份,周泽楷的职场生涯不可谓不平顺。
有人真心赞许他的实力,有人酸溜溜地妒忌他的运气,无论如何,激烈的外部竞争和更残酷的办公室政治都没有摧毁这个黑发黑眸、在人群中略显沉默的年轻人,几次暗潮险流反而成了他踏脚的浪头,在刚刚跨过二十八岁的年纪就将他送上了一个令很多人艳羡的高度。
只是这份成就的背后,隐藏着什么,又牺牲了什么,周泽楷自己心里最清楚。
 
六年前负着满腔热忱来到美国时,他不是不想叶修,思念最烈的时候不是没在心里偷偷质疑过:若是当初他不走,会不会现在随时能和叶修牵手散步。可是没有“若是”,连这失眠时偷偷的一次软弱都被他自己严厉地驳斥了。
他也不是不心痛,心痛最深的时候不是没在心里催眠过自己,干脆算了吧、放手吧,有过朝夕相伴,有过糊涂清醒,什么都有过,他也该知足了。可是,断情绝念,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太难太难。
最终,他承诺过的那句“友谊长存”成了划给自己的底线,放任自己去关怀叶修的底线。绝不能再多了,再多就成了双方的困扰,再多就辜负了两人一同为那场贪欢画上的完美句点。
学着和叶修做个普通朋友。
周泽楷总也学不会,他几乎觉得自己是不可能学会的。
于是只有忍,只有淡,只有将大把大把的时间冲兑进去、指望它们能稀释回忆。这三年里两人只有更零星的联络,更疏远的问候,一年只在对方生日通两次电话。
有几次他能感觉到叶修的欲言又止。他不知道,这个“欲言”是不是说明叶修也并没有如他所想般全然放下了;可他知道,这个“止”意味着他们一步步行至今日,早已无路可解。
周泽楷在他的位置上动弹不得,叶修也一样动弹不得,和对方遥遥相隔、寥寥数语,时间久了竟也能习惯。
 
带着团队谈完这单筹备了大半年的case,周泽楷第一次放自己回国休了一周的小长假。他正是拼搏事业的时候,一年都未必回家一次,乍一走进从小生活过的单元楼,只觉得门廊低矮,楼梯窄小,和记忆中的景物相似又不同。
父母身体还都不错,鬓发却已斑白,儿子回来自然喜不自胜。周父拿出了珍藏的酒,周母忙着在厨房做鱼,周泽楷眼角酸胀,此时在餐桌旁安静地举着筷子等开饭的自己,仿佛刹那间回到了小时候。
饭桌上母亲试探着问了他的感情状况。周泽楷像是考虑了一瞬,而后摇摇头,又往嘴里扒了两口米饭。
“咱家儿子不傻不丑的,哪用你操心这个——泽楷,吃鱼。”周父皱着眉打断了妻子的唠叨,忙着给儿子夹菜。
“说说怎么了……我和你爸都想开了,只要你中意就行,中国人外国人我们都能接受,都会对人家姑娘好。我可不去做什么恶婆婆。”周母当了一辈子中学教师,性情温和体贴,说到“婆婆”二字就笑起来,脸上倒真透出点憧憬。
周泽楷答了句“嗯”,也迎着母亲笑了笑,筷尖却在鱼肉上反复戳弄起来。
 
周泽楷休假的第五天,吃完晚饭就又接到了江波涛的电话。
这几年M大的校友聚会开始朝着有组织有纪律的方向发展了,定期小聚,每年一大聚,各个城市都有人组织联络轮流坐东,今年就轮到了B市的江波涛。
校友聚持续了几天,项目诸多,大家按自己的时间安排自愿参加,只有最后一天的大聚餐是全员都要到的。周泽楷难得在回国期间能赶上,早就被江波涛催着动身,他想多陪陪父母就婉拒了那些爬山游览之类的项目,只应声说尽量赶上聚餐。
“小周你可答应我了,不能不来啊。”
“听说你在国内,咱班那几个女生都跟我念叨个没完呢,我都夸下口了,你可别让我在她们面前丢面子。”
想到江波涛被围攻的场景,周泽楷也笑了,“好,明早过去……他来么?”
“嗯?……叶神啊,他最近确实是挺忙的,没准儿呢。我交给包子去拉人了,来不来就看包子这几年的长进了。”
“嗯,明天见。”
挂了电话,江波涛歪倒在沙发上好一会儿,才重重叹了口气。
周泽楷和叶修。叶修和周泽楷。
一个是来之前先问叶修来不来,另一个是说小周来的话我就不过去了吧。
这是闹僵了么?可又分明是在惦记着彼此吧。
 
叶修想明白自己对周泽楷的感情后,也就想明白自己现在的心境并不适合和小周见面。别说见面,哪怕是那一年两通的电话都成了一种煎熬。
原来在乎一个人是这样的。
看他打的字会有温度。听他的声音会有味道。再平常不过的内容都会牢记。丁点涉及到他的消息都会收集。空下来会想到他。想到他会高兴。有时也会难受。
叶修最会推己及人。那几年里小周也是这么对我的。每每想到这里他便会打住,然后转去阳台抽一会儿烟。
他和周泽楷的境况明摆着,两人之间没机会,事实不会因为叶修心意的转变而转变。或者说正是因为叶修如今的喜欢,他才更应该减少和周泽楷的接触,防止自己一时冲动下做出些什么举动令两人难堪。
叶修明白,可是他再明白,驱动着他的脚跟随包荣兴去往预定酒楼的原因,也不过简简单单的“想见”二字。
他想见周泽楷。
分别太久,以年为计。而此时周泽楷就在B市,就在这个地址这个大厅,只要过去就能看着他的脸叫他的名字。叶修实在拦不住自己。
拦不住,至少要演得像些。
 
叶修步入聚餐会场时已经稍有些迟了,凉菜都在桌上摆好,江波涛正拿着话筒在前头主持造气氛。
他溜着墙边进去,目光大幅度地扫了一遍,终于在最前排靠近外侧的那桌找到了周泽楷,甚至天赐良机,紧挨着他身边的是个空位。
“这没人吧?没人我坐了。”
他话才一出口,就感觉到周泽楷僵了一下,所以转头看过来的速度还没另一边的黄少天快。
“卧槽!老叶!你你你不是说你不来么,转脸就又来了还能不能靠点谱!”
“以为我愿意来听你叫唤啊,这不是包子逼的么。”叶修还是惯常那副模样,黑眼圈挂着,嘴角扬着,起手先和黄少天进行特有的互相问候,连吩咐周泽楷的时候,语气神态都再自然不过,“哎小周,把那空杯子递给我。”
周泽楷后背绷了一下也放松下来,把杯子传过去,“……这儿有人,江波涛。”
“哦,那就让他换别桌呗。这餐具他还没用吧?”
“……”周泽楷默了,一桌人都默了。
“这座儿抢的,真不要脸。”张佳乐扶额。
“哟哟,地上这是谁的节操?地上这又是给谁点的蜡?”方锐掀着桌布望脚下。
“一如既往。”韩文清做总评。
叶修熟练地对着这群体讨伐装死,喝了口茶水硬是把话题岔向了身边的周泽楷,“小周这几年发展得不错啊。”
短短几分钟里叶修第二次点他的名。这样毫无芥蒂的态度反倒叫周泽楷不知如何是好。
他想过,甚至期待过今天会遇见叶修,他预备好了尴尬,预备好了回避,就是从没预备过眼下的亲切场景。
仿佛两人回到最初的最初。叶修和他亲近,在人多的场合就有意带着他说话,叶修叫他一声“小周”,周泽楷就会恭敬地回他一句“学长”。
他们还是关系好的前后辈。再无其他,中间的那些日子被毫不留情地拿掉了,他和叶修之间,再无其他。
周泽楷的心里猛然间空了。
等意识到自己的接话已经慢得不合适的时候,他张了张嘴,舌头在齿关里弹动了两下,竟然连半个字的声响都没能推出来。他有些着急,脑子轰然运转着,却是越想越混乱,越想越偏离。
怎么办,在叶修眼里,他当真不再有半点特殊了。
见周泽楷定定望着他不回话,既惊诧又无措的样子,叶修的眼底也黯了一黯。如今哪怕他主动迎上去了,强撑出张笑脸指名道姓地搭话了,人家连理都没理,只会诧异他的反常。
哪怕只是寒暄,从他嘴里掏出几句对我说的话都成了为难。

“是啊,之前少天在纽约碰到小周那次,他不才刚入职么,升得真快。”喻文州见局面不对,话锋一动就插了进来。
“是啊是啊,那次可真是巧啊,回想起来那顿饭可真是不怎样啊又贵又难吃,我都没饱!周泽楷你这么多年怎么活下来的啊简直心疼……”黄少天跟着加入进来,这下可不用担心气氛冷落了,周泽楷只要点头摇头地配合两下,他单口相声跑整场也没问题。
一顿饭吃下来还是轻松热闹的。
江波涛一下台发现座位被一位自己搬不动的大佛占上了,愣完就顺应民意地扑上去闹。叶修依旧嘲讽,周泽楷依旧少言,除了两人都基本上没动筷子,从外人的眼里就再瞧不出什么异常。
聚会圆满结束,外地校友各自离场,B市的几个主办、尤其是江波涛总算一颗心落地,兴致高涨,一群人嚷嚷着续摊庆功,你拉我扯地去到下一层的小包间再战。
周泽楷向来不爱驳人面子,可今天连叶修也意外地好说话,被张佳乐随便喊了几声“老叶也不许跑!大家盯紧!”就应了下来。
“这回还没气哭你呢,怎么能走。”
叶修扭身回撩了一句,右手背过去摸索椅背上外套,却意外抓到了另一个人的袖口。
是周泽楷。叶修的外套被他拎在手里,碰巧正朝他递出去。
“……谢了啊。”叶修先道了谢,脸上的笑意却冷住了。
周泽楷摇摇头,两手掂着衣领要帮叶修穿上去。叶修顺从了,从四肢到心口都找不出半个不愿意的理由。
他背着身,依次把两只手递进袖筒里,仔细地穿好了,周泽楷松手的动作却有些慢。
那一秒里他们接近一个拥抱的姿势。
那一秒之后,叶修的手臂落了,周泽楷的手指也松了,一切又都归位。
“行了,下楼吧。”
叶修抻了抻衣摆,故作轻松地在周泽楷胸口上虚按了一把,先一步撤了身。


动作、表情、神态,叶修都有自信好好管控,唯独心跳不会听他使唤,自顾自地鼓动得太急,险些泄了他的底。








————————————————————————————


那啥,“想七月份之前写完”啥的,请大家忘了吧……QAQ 都快抽不出空睡觉了






评论(74)
热度(161)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