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一晌贪欢34

三十四


转移到楼下小间之后,江波涛、孙翔、肖时钦几个刚刚没顾上吃的主办又呼呼啦啦叫了一桌子菜,馋得黄少天本来吃饱了都又坐回去开第二顿。剩下不想再吃的王杰希、楚云秀、苏沐橙那几个,就坐在包间另一边的长沙发上聊天休息。


叶修早趁着没人注意偷溜出来,穿过走廊躲进尽头的小阳台抽烟。细细抽完一支,才刚把方才饭桌边的情绪尽数压回去稳住了,一回身就远远望见了所有情绪的源头。
周泽楷和喻文州正站在走廊中段、洗手间对面的地方说话,大概是偶然碰上了。两人面上都是微笑的,叶修却隐隐觉得话题并不轻松。
阳台的入口两侧各摆了一盆繁茂翠绿的龟背竹,从叶修的角度看过去刚好有些遮挡,只能望见两人的上半身,这么一来那点不大的身高差也彰显出来。叶修知道喻文州和自己身高相仿,周泽楷却比他高出一个头顶。
他对着喻文州的后颈,也迎上了周泽楷大半个正脸。不知是他的心境变了还是周泽楷的气度变了,这么旁观时,叶修竟觉得那人比记忆中的小周更帅了。

眉目坚毅,鼻梁挺俊,嘴唇柔软适合亲吻。
周泽楷只站在那几条油绿的枝叶间,甚至不必看他,不必出声——叶修都觉得喜欢到深处,又反回来苦涩到舌尖。


他从那盆龟背竹后晃了出来,两眼斜垂在菱形花纹的地板上,没抬头注意似的、自然也不用打招呼,想趁两人说话的当口谁也不惊扰地走回包间。
可他才迈开两步计划就落空了。周泽楷抬头发现他只用了一秒,喻文州从对方脸上看出变化回头查看、立即做出先走一步的判断也只用了一秒。

叶修还没想好要怎么招架的时候,周泽楷已经直直朝这边走过来了。
“也出来抽烟?”

叶修还是反应过来了,指了指身后的阳台,台阶搭得顺畅又自然。
周泽楷脚步微妙地一停,随即“嗯”了一声。
“那我抽完了,先回去了。”叶修笑着接了一句,正要顺顺利利擦肩而过的瞬间,却被人唤住了。

 “叶修。”周泽楷叫了他的名字,在这狭路相逢的逼仄里略略一俯身,发现了什么似的将脸凑上来。

太近了。周泽楷的鼻尖几乎能触到叶修的脸颊了,他耳后没挂住而散下来的几绺头发就扫在叶修的耳廓上,微微的痒。

太熟悉了。周泽楷以这样的姿态靠过来,用嘴唇反复摩挲他的唇角,只作亲昵或者饱含情欲,有过多少次了,数不清。

叶修没躲,心跳凝固,鼻尖沁汗,他也没躲。可是他不动周泽楷也会让,拉近得突然也远离得也迅速。

“你换烟了?”周泽楷蓦地抛出一句。没头没脑的,叶修却立刻听懂他是在解释凑近的原因。

“亏你能闻得出来,属狗的?”叶修几乎是无奈地把烟盒拿出来给他瞧。烟味变了也瞒不过,周泽楷这记忆力和敏锐度不去当缉毒警察也是可惜。

周泽楷翻看完烟盒侧面标明的焦油含量,皱着眉把整盒都收进了自己的口袋。

“了解你。”

真了解我就别干这种会让我误会的事儿啊。叶修腹诽了一句,嘴上却捞起了另一个重点。

“哎哎,这就顺手没收了?”

“嗯。”周泽楷挺淡定地承认了。叶修也挺从容地放弃了,摇摇手迈开步子往回走,竟然连句争辩也没说。

留给周泽楷还是那个毫不新鲜的背影。走路有点拖步子,脊柱也懒得挺直,稍稍驼出点弧度,看起来又松弛又自在。

方才那一瞬的紧张是真,还是这一刻的洒脱是真?穿外套时的僵硬是真,还是饭桌旁的毫不在意是真?周泽楷捏着口袋里的烟盒,却有些糊涂了。

 

叶修从来都没想过,会有一天,他会因为被周泽楷收了烟而高兴。

任何交集,任何能佐证“周泽楷也没变太多”的痕迹,他都照单全收,也说不清是不是抚慰、够不够缅怀、成不成凭据,只要是和周泽楷相关的,都乐意都收着,宝贝似的。

回了包间,圆桌上的一圈儿人已经热闹起来了。叶修才踏进房门一个鞋尖,张佳乐的咆哮就直直传过来,看样子酒又喝了不少,喊话时都有点大舌头。

“老叶你溜哪去了!你说,那回校篮球赛决赛你们金融打我们经贸,最后那球是不是因为裁判眼缺你们才赢了!”

我靠,这都哪年的陈芝麻烂谷子了,还往外翻呢。叶修才懒得接腔,挤到江波涛边儿上的空座坐下,捻起筷子夹花生米。

“你们中锋自己傻逼技术犯规,怨得了谁啊……愿赌服输懂不懂?经贸的一个个都这么输不起也是醉了。”就这话题居然还有人回。叶修眼皮一撩,正瞅见孙翔满满傲气的一张脸,哑然失笑。

“张佳乐,消停吧你。”孙哲平反应不慢,抢先捂住了张佳乐正欲回击的嘴。

看看,还是有清醒的人跳出来管的。

“你又是谁?”孙翔比孙哲平低了好几届,又不经常出来跟他们聚,倒是不认识他。见孙哲平明显和张佳乐穿一条裤子,言语间也没多恭敬,冷笑着反问了一句。

孙哲平脸色没变,十分淡定地答了一句,“我是你爷爷。”

……谁说孙哲平清醒来着?打脸真快。

孙翔气得鼻子都歪了,可惜人已经醉了大半,想站起来拍桌子都站不直了,口中喊着谁也听不懂的话就往孙哲平身上扑,吓得江波涛赶紧从旁拖住他的腰。

见孙哲平也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迎战,叶修头都大了,忙嘱咐离得近的黄少天,“少天!你把老孙和张佳乐拉到沙发那边儿吧—— 一对儿醉不醒的。”

一时间场面很是混乱。叫的,闹的,抱怨的,还有大笑着掏出手机要录像的。偏偏这时候叶修的手机突然响个不停,他也是眼不见为净,干脆逃出去接电话。他开门时往外冲得急,正巧和推门进来的周泽楷擦肩而过,却没留意到。

电话是贺英喆打来的。自打他毕业时在酒吧闹的那回,两人就不怎么碰面了。贺英喆躲着叶修,叶修也想着拉开距离让他冷静一下,除了偶尔要为着兴欣的事打几通电话,这几个月里都是各走各路井水不犯河水。

这次电话也是之前说好了,今晚要当面交接一份签了字的合同原件。本来定时间那会儿叶修没打算在这儿呆到这么晚,加上贺英喆后半夜就要飞旧金山,再改时间也不妥。叶修稍稍犹豫了一下,就把酒楼名字和包间号报给了他。也是巧了,贺英喆刚在不远的地方办完事情,很快就能过来。

打个照面拿几张纸才用得了几分钟,贺英喆都不避讳了,叶修有什么好介意的。

讲完电话返回去,房间里已经清静多了。

孙哲平和孙翔也都是心大,刚才还剑拔弩张不共戴天似的,这么一小会儿居然歪在一起睡着了,和谐得像一对儿巨型海尔兄弟。张佳乐也坐在沙发上,一会儿睡一会儿醒的,还非要把孙哲平的头从孙翔那边拨过来、靠在自己肩上。

江波涛把孙翔安顿好就回了饭桌,不过刚刚起身照料孙翔的时候,位子又被新进来的周泽楷给占了,第二次牺牲小我成全大我、把周叶两人凑到了一起。

“叶神业务繁忙啊,一晚上光见你跑进跑出了。”肖时钦随口打趣了一句,一桌人的目光又都转回到叶修身上。

“那是,肖总赶紧来投资我们兴欣啊,别让我看不起你。”

“……你快看不起我吧。”肖时钦苦笑着噎了口啤酒。

“兴欣的事?刚刚的电话是贺少打来的?”喻文州转了转酒杯,笑着猜了一句。

“哦,是,他一会儿过来给我送点儿东西。”叶修淡淡地应了,感受到身边迅速投射过来又很快收回的目光,心里忽地一动。怎么,周泽楷的反应像是从哪听说过什么事。

“哈哈哈贺英喆非要这会儿来干嘛,这不是作死么!老叶不带你这么坑小学弟的!”黄少天捶着桌子笑。

“贺英喆?谁啊?”楚云秀的工作离金融圈远些,一头雾水地问起来。

“福沃资本的少董事,恒远集团贺总的独生子。”王杰希解释得很官方。

“那小子大学四年都对我们叶老师忠贞不二、情比金坚、死缠烂打、一棵歪脖树上吊死……”黄少天解释得很狗仔。

“我可也听说了,本来没信呢,结果那回和恒远谈合作,贺老总那个憔悴啊,哎呀别提了真是可怜人……”肖时钦推了推眼镜,继续补充资料。

“哎呦厉害啊,都开始闯家长关了。怎么样老叶,感动不感动,恨嫁不恨嫁——赶紧来个人收了你我们也能多活几年,哈哈!”黄少天分分钟脑补出家庭伦理大戏,放嘴炮时声音响亮,生怕谁听不着似的。

“哎哎真的假的,“楚云秀也迅速地融入八卦话题,”那贺学弟长得怎么样啊,只要美型我就支持。”

“我见过,长得确实挺帅的。”苏沐橙托起了下巴,状似认真地打量着全程垂首缄默的周泽楷,“……这么一想跟小周有点像呢,眼睛啊鼻子那里。”

一桌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叽喳个没完,绘声绘色,声情并茂,每句话都把周泽楷从山顶上推下去一次。

他早知道贺英喆的存在,也早确认了叶修不会属心于他。可单就这样听着一圈熟识好友把叶修的名字和另一个人绑到一起,就足够他如芒在背坐立不安了。

何况叶修竟没有出声制止他们的起哄。

他的整个胸腔都是闷的,不至于痛,可是一颗心像是生出了七棱八角,在平滑的肌肉里怎么也放不稳当。

他们的所有言语都不得不让周泽楷直视这样一个事实:在他离开的这些年里,的的确确有一个“别人”陪在叶修身边。

若真要计较和叶修的关联度,任何旁的方面他都自信不会输,唯独在最重要的时间上,他差得太远,再多的”从前“、“过去”、“曾经”也补不上六年的空缺。

可是他不能补,有人却可以。他远在太平洋彼岸,有人却近在眼前。



周泽楷始终木着张脸透不出情绪,叶修也终于放弃了那点试探的私心。

何苦呢?他在心里自嘲道。

见周泽楷真的没做什么反应,他还不是会在心里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这证明周泽楷懂他信他,知道他和贺英喆之间绝无他情么。

要说这群人也太没自觉,他放任了一下他们就放肆了很多下,越描越黑,越扯越远。叶修清了清嗓子打算说点什么肃清一下场面,突然这时,包厢门被人从外面叩响了。

把手转动了半圈,贺英喆从打开的门缝里探进半个身子来,“……叶老师在么?”

一桌人登时噤声。

“这儿呢。”叶修的座位背对着门,听见响动才转过头去招呼。

周泽楷跟着侧身回头,动作拉长,显得有点怠慢。目光在探向来人之前,先从叶修清浅的笑意上方掠了过去,指甲在掌心里暗暗扣紧了。

他倒要见识,这个好眼光的“别人”。


评论(89)
热度(167)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