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一晌贪欢35

三十五
 

贺英喆才一踏进包厢就敏锐地察觉到气氛的不寻常。

他好久没和叶修见过面,来的路上还在消化那份可能出现的尴尬,哪知道一推门就被十几只眼睛齐齐盯着,诡异都比尴尬多些。

在座的一圈人有不少他认识的,之前因着企业合作和雷霆的肖总、蓝雨的黄少、轮回的江总监都共事过,央视的苏主播和叶修关系亲密,他甚至接过她的电话命令,两次把叶修押送出研究室。

可今天不知是怎么了,贺英喆环视了一圈,笑脸还没被冻住,问候却被一张张如临大敌的严肃面孔堵回去了。最泰然自若的反而是招手让他过去的叶修。

“这儿呢。”

叶修在这微妙的紧张氛围里也划得出一贯的从容做派,转身过来时带着笑,没有半点勉强生硬。今天难得的没穿T恤,换上一件被贺英喆大力夸过很称他的薄衬衫,整个人显得更精神了些,看得他心里一阵打鼓又一阵难过。

“打扰了……叶老师,这是合同,您过目下吧。”贺英喆把手上的文件夹递过去,努力打起精神撑住礼节。

叶修接过文件翻动的当口,苏沐橙“噗”地笑了一声搅动了黏重的空气。

“第一回见小贺穿正装呢,好像更像了……小贺你站好,对对别低头,云秀你看,是不是哪里很像小周?”

小周?谁?贺英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别乱说,哪儿像了。”叶修从文件里抬头,皱着眉瞟了苏沐橙一眼。

两位主角一坐一立地摆在眼前,楚云秀上下比对了一番,挺认真地赞同苏沐橙,“别说,真是有点儿像。”

贺英喆习惯了被人瞩目的场合,被两位美女盯了半天,没觉得羞只觉得好奇,刚想开口问问“小周”是谁,就被身旁一道极有威压的审视目光刺了一下。可等他低头追看时,叶修邻座的那人早将目光和情绪敛净了,从贺英喆的角度,只能望见他没被额发遮住的一点鼻尖和下巴。

最先接话的居然是周泽楷本人。淡淡的一句,既正经又玩笑,说完自己都被逗了一下似的。

“没我帅……吧。”

其他人一愣,继而哄然笑开了。

叶修也跟着翘了翘唇角,眼看着贺英喆在一片笑声里有点茫然又有点糗的样子,顺手合上了扫看完的文件,在他腰上拍了一把,“妥,这儿没你事了,退朝吧。”

贺英喆浸在各种莫名其妙里,倒也听得出叶修赶他其实是在送他,赶紧顺着铺好的路走下来。“那行,各位学长学姐吃好玩好啊,我过会儿就得去机场了,我就先……”

“哎哎别忙走啊吉吉,”黄少天接了喻文州一个眼神,忙跳起来拦贺英喆,“你进门前我们正说你说得热闹呢,正好盘问盘问,给老叶把把关啊。”

“啊?叶老师?我没……”

“想好再扯谎啊,你在恒远办公室喊着“非叶修不要”的英勇事迹,可是你老爸亲口跟我说的。”肖时钦也是醉得可以,居然当面直接拆了台。

贺英喆的脸登地红了,飞快地瞟了叶修一眼——他没敢把这段儿跟叶修提过。可还没等他组织好给肖时钦的回话,就又被王杰希将了一军。

“福沃总部搬到玉慧北里了?离M大很近嘛。”

这下贺英喆更是百口莫辩了。

趁着半醉表白时说的傻话还常在耳边转着不散呢,虽然被拒绝了,可是出于某种自己也不太明白的冲动,他还是坚持给公司迁了地址。这又怎么向叶修解释。

“哎?真搬了?”叶修挺讶异的,往上瞧了他一眼,“不是吧你小子,还真打算天天接我上下班啊。”

“原来地址也有奸情……王杰希你的大小眼真厉害,服!”黄少天比了个大拇指过去,“你说说,这种贴心小棉袄哪儿找去,老叶你赶紧——”

“你瞎激动什么,觉得好你自己上啊。赶明儿你跟吉吉结婚,你猜喻文州能给你包多大一红包儿?”

“我靠!你你你你胡说什么我还不是为了你和周……”

“少天闭嘴。”喻文州特有的那种温和的笑,让人完全想象不出他刚刚是在强行截断黄少天的话头。

可当他转而面向周泽楷的时候,那笑就显得格外凛冽了。

“不过,我也觉得贺少跟叶神其实挺般配——你说呢小周?毕竟以前你跟叶神关系最好,比较有发言权啊。”

 

喻文州的话一抛出来,席间的气氛陡然转冷。

“喻总,这个话问小周不大合适吧,我觉得叶神的事……”江波涛犹犹豫豫地接了一下,试图圆场。可话刚吐了一半,就被一阵叮叮咣咣的杯子翻倒声冲得七零八落。

不知是谁忽然手肘一晃,把周泽楷的杯子扫下了桌,掉下来的时候险些砸到贺英喆鞋面上。

脆弱的玻璃杯被桌角附近厚厚的地毯缓冲了一下竟也没碎,一路淌着杯底的酒液,咕噜噜滚到了侧边没铺地毯的木质地板上去。

突然闹出这么大动静,也没见周泽楷慌乱。他只轻轻啧了一声,没事人似的又取了个新杯子,边给自己重新填酒,一边慢悠悠地搭腔了。

“不行,不是叶修的类型。”

 

贺英喆打从进门就被迫着一忍再忍,听到这句,却也不由得恼了起来。

才头一回见面这人就敌意满满,一句两句地出口针对。照喻文州的说法,他以前和叶修关系最好,可再怎么好也是以前了——这几年里,他怎么一次也没听叶修提起哪个姓周的朋友?

“哦?这个学长好像很清楚叶老师的喜好嘛。”依贺英喆的个性,嘲讽回击本来就是强项,才一张口,腔调里的冷淡、傲慢、不悦已然挂了十成,“不然您教教我,我好有个努力的方向?”

实话讲,他对叶修的执念在这半年时间里已经逐渐放下了,之所以这句话还顺着“追叶修”的意思说,纯粹是顺手牵个理由出来挑战周泽楷那种不动声色的优越感。

只是,可惜了贺英喆处心积虑的发挥。

周泽楷从头至尾都没分出半个眼神在他身上。他像听不到声音似的,一门心思、目光灼灼地盯着叶修,仿佛单靠眼睛就能把千言万语传递过去。

他的笃信不是盲目的,因为叶修竟也一样回望着他。唇线抿紧,神情复杂。

 

“好,学长教你。”周泽楷忽而笑了。

藏针带刺、如火如炬的对视就这样松松垮掉。周泽楷捏着杯子站起身,胳臂一抬挺亲昵地搭上了贺英喆的肩,做出个耳提面命的架势。

“叶修喜欢,学金融的,身高181,射手座,年龄比他小四岁……”

“小周。”叶修终于插话了。周泽楷竟在心中小小地雀跃了一下。

来吧,什么都好。今天里已经听了太多旁人的话了,可是我们之间的一切,都轮不着任何一个旁人置喙。

迎着周泽楷那突然亮到有些悲切的双眼,叶修只是略一探身,也没使什么力气,轻轻抽掉了对方右手里虚握着的酒杯。

“你喝多了吧,我哪说过这话了。”

平平常常、轻轻柔柔的一句否认。连责备都说不上,至多算个没什么力量的埋怨——那个瞬间,周泽楷却觉得自己从前到后被贯穿了一样。

他缓了片刻,总算挣扎出一个苦笑,问话回去的时候甚至扯出了点哑音。

“以前说过喜欢……现在,变了?”

 

叶修的脑中、心中、四肢百骸五脏六腑,都被这猛然一句问话搅得天翻地覆。

说没变?

还是说变了?

然后呢?该用什么表情、什么语气?等等,在这样的场合做这样的回答合适吗?等等,他真的要回答吗?等等,周泽楷为什么这样问?……

叶修乱了。他什么都在考虑,又什么都考虑不出。

理不清逻辑,抓不住重点,诸多心念左冲右突互相否定,最终脑子里还是白茫茫一片,唯一能明明白白想起的,是周泽楷抛出这句话之前,自己正在心里盘算着的最后半个念头。

就像一个突然陷入死机的显示器,屏幕反复闪现的只有这句无关紧要的:这局面不对劲,得先把贺英喆弄走。

冷静,冷静。和周泽楷的结早晚都要解,在那之前,先把不相干的贺英喆弄走。

叶修悄悄攥了把拳头,强行指挥着自己紧绷的身体松下力,也站了起来。

“一群人合伙儿欺负学弟,有意思么你们。”这话是对这一桌人说的。

“没啊,我可没觉得我被欺负了。”贺英喆还在嘴硬,气腾腾地盯着周泽楷。

“是是是你厉害,别瞎搀和了,赶紧走行么?”叶修哭笑不得地把贺英喆往门口推了推,“托你的福,刚才没见我天天是怎么被人群嘲的?”

贺英喆一愣,表情里随即染上了愧色。从前没想那么多,今天来了这趟才知道,自己当时的冲动举动原来已经闹得满城风雨。叶修虽然不提,但想也知道,此番给他带来的困扰,绝不是被几个朋友取笑两句这么简单的。

这饭局眼看就要散了,离起飞还有点时间,不如去楼下找个地方等会儿,然后单独向叶修好好道个歉吧。

贺英喆拿定了主意,便也不再争辩,告了个辞就要离开,岂料才一转身,正正踩上了地板上那一小滩酒液。就在他脚底打滑、平衡尽失,趔趄了几下眼看要出丑的危急时刻,一只手臂突然又及时地横出来,在他肘上托了一把,险险帮他稳住了身形。

“谢……”贺英喆虚惊一场,回头要答谢时才反应过来:扶他的人只能是一旁的周泽楷。

到底是经历和年龄占尽上风。哪怕是对着假想中的情敌,周泽楷伸手撤手的动作都干脆洒脱、毫不犹疑;贺英喆只谢了一半却哽住了,脸上也难堪,立稳了脚跟后逃也似的夺门而出。

送完贺英喆,可叶修连一秒的缓冲都没给自己。

“还有这边的周学弟……是不是还得陪你上天台、喝酒、谈人生?”他手中还举着周泽楷的杯子,说到“天台”时小臂抬动,杯口朝顶楼的方向扬了扬。

务实。大方。做什么应对都简单有力。叶修果然还是那个叶修。

周泽楷在怔忪间露出一点笑。

“走。”他二话不说,依言拎上叶修的杯子和酒瓶就出门。周泽楷也果然还是那个周泽楷。

“你们继续玩儿吧,散的时候也不用找我们——省得说你们坏话还得提防着。”叶修扶着门框回身交代着,最后居然还有心思开个玩笑。

 

包厢门总算在叶修身后关上了。

静了一会儿,确定那两人走远了,肖时钦才晃了晃昏沉的脑袋,把迟钝的震惊和狐疑放了出来。

“我怎么觉得……这一晚上,叶神和小周都不大对劲儿啊。”

“果然。”王杰希也只是看似清醒,支着脑袋添了一句,“何止今天不对劲儿。”

“从上学那会儿就开始折腾,这都多少年了?”江波涛如释重负,和王杰希碰了碰杯子,感慨着自己终于有地方倒这口苦水了。

“我怎么早没发现这俩是一对……你还笑!这丫头口风真够紧的。”楚云秀佯怒,伸手在苏沐橙脸颊上拧了一把。

“哎哎哎你们才知道啊,我这个知情人早就急死了好么!演了这么半天戏导演也不加鸡腿,老叶个没下限的,最后差点逼得我说漏嘴——哎不对,刚刚谁喊我闭嘴来着很嚣张嘛,站出来单挑敢不敢,PKPKPK!”黄少天这口气憋了半天,酒劲也攒了不少,扑到喻文州身边掐他的脖子,下手都没轻没重的。

“别闹别闹……”喻文州费力地把那双作孽的爪子扒下来,反抓在手里把黄少天制住了。他两眼中醉意将满,一晃荡就要飞溅出来似的,饶是如此都端着副若有所思的神态。

“知情不知情的人,今晚都已经帮了……但愿是没白费。”

要是这次都不成——

喻文州晕呼呼地心想。小周和叶神,大概就真要散了吧。


评论(81)
热度(167)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