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一晌贪欢37

被屏了…好消息是不老歌居然又能用了orz

三十七

出了电梯,叶修在前面走得急,任凭周泽楷跟上来连声唤他都没停下。
两人一路追逐着穿过走廊。一楼大厅里还有前台和稀稀落落的客人,不便张扬,刚一从入口的旋转门里出来,叶修的肩膀就被人握住了,用力大得让他忍不住苦笑。
“还想怎么?”
“要听实话。”
“咱们俩别再见面了。实话。”
周泽楷捏在他肩上的几根手指丝毫没松,骨节攥得青白,吐字都恶狠狠的。
“不管用,叶修——你喜欢我。”
“是,”叶修一口承认,表情却没有丝毫松动,“那又怎么样?”
“在一起。”周泽楷被他反问得莫名其妙。
叶修摇摇头,不想再做这种无谓纠缠,“聊过的话题,不重复。”他的一条胳膊被制住,只好举起另一条在路边拦出租车。
“不……”
周泽楷又想压下他的胳膊,无奈酒劲突然涌上,臂肘松软,只好抱着叶修的肩头借力。叶修是想甩开,又怕他真摔下去,原地挪动几步都很困难,耳边还要被周泽楷贴近的嘴唇不断蛊惑。
“还和以前一样,不好?我每个月都飞回来……不,三周,三周一次。”
“见了面,做什么都行,你说了算。差了多少时间,我补。”
“我们以前,很开心的,记得么叶修?我们在一起的时候……”
只为说这几句断断续续的话,周泽楷尽了全力。太阳穴跳突,舌头打结,叶修不回答他就不敢停下。
他的那只手,在赌上职业生涯的合同书上签字、或是面对美国财长作报告的时候,都能稳定不乱的那只手,从叶修的肩头掉回自己身侧的极短时间里,居然颤得厉害。
叶修突然幅度不小地一侧身,把周泽楷搭在颈边的手掌挣下去了。
“不可能。”叶修眼角烧灼得发红,终于顾不得路人旁观,也跟着拔高了声音,“有今天没明天的半吊子,我不接受。”
“一晌贪欢,你提的。” 周泽楷也是急了,话刚脱口就立刻后悔。 
“是我提的。可你当初不也说不行吗?”可叶修已经把答案顶回来了。他用食指戳了戳心窝,十分惨淡地一笑,“一个道理。你别逼我了。”
周泽楷睁大了眼睛,嘴唇僵住。
巨大的震撼之后是巨大的怆然。叶修第一次如此坦荡地向他剖白真心,居然是为了清算。
他丢了个“换位思考”的镖把周泽楷彻底钉死在靶上。叶修的意思他再懂不过。对叶修越是珍视,越是不能糟蹋他的心意,他的那套提议就越显得滑稽可鄙;可就这样放手了,又怎么能甘心。
那可是叶修,叫他周泽楷甘愿耗尽最好的年月去追逐的叶修。叫他如何甘心!

到了最激烈的关头,叶修竟冷静下来了,伸手往周泽楷紧张的面颊上掐了一把,要他放松牙关。
“又不是十几岁的毛小子——平均下来三十岁的人了,走完一路说个再见没那么难。”
真轻巧啊。
连“再见”“不见”这种灌满了铅、吸饱了水银的字眼,嘴唇一碰一擦就能丢出来。
“……还没完。”周泽楷死死捉着叶修的手臂,突然发力往一旁的酒吧里拽。
他走路还晃着,气焰却正盛,每踏一步脚跟几乎要擦出火星来。叶修边跟边扶,跌跌撞撞攀上酒吧门前的台阶时,心底里陡然生出些疯狂又放纵的念头。

 


拉开门,许多年的往事就从脚下这些昏暗窄小的台阶深处涌上来,没过头顶。

此时和他一同迎向楼梯尽头那些怪诞光影的人是周泽楷,就在他身边。他们走得那样慢,那样小心,却还是把重要的东西丢在了半路上。

叶修决定不要了。到头来他给过周泽楷最多的只有压力和妄想,让他走近自己是累、远离自己也是累,总是在虚幻的幸福里真实地受苦。
他要终结这盘死局。

 既然从来没给过对方任何安稳快乐的开始,至少想给他一个满足的结束。


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yehen19&tid=3200340#Content

 


等到晨光撑起半个房间,打照着两人交叠的脚踝和小腿时,叶修先起身了。
他说:“我走了。”
周泽楷知道自己留不住他,可还是固执地在酸麻的小臂上加了些力。
“叶修,给我点时间。”无论此时这句话听起来多像个失败者的借口,他还是说了。他甚至想说出那句更无力的,给自己增添一些信念,“你知道,我……”
叶修的眼神让他住了嘴。不生气,他筋疲力尽。
“别,我现在听不了这三个字……你也给我点时间吧。”
终究还是没把话封死。
都不知该自责还是庆幸,他捡好衣服穿起来,离开前尽量轻地带上了门。

门锁“滴”地响了一声,隔开了两个空间。
这一次,轮到叶修把周泽楷孤零零地扔在那儿了。

评论(74)
热度(184)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