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给《怎堪相逢》的G文

哎嘿混个更   @扇下眠森 的怎堪通贩只剩余部分微瑕本啦,链接:点这里 

————————————————————————————————————————


福灵宝地,荣耀仙山,山下有镇,其名兴欣。

传说数百年前有位大仙触怒天帝,被贬于此,押在无人知晓的某处地牢中禁足悔过,静思千年。原本那位大仙功德之深厚,可与天上的嘉世山平齐,无奈是个闲野性子,平素最不喜天庭的约束规制,一次大宴时终于捅下篓子,积怨连着新怒一并得了清算。

“这天帝也忒爱面子,讲不准,这大仙还乐得被贬下来呢,再也不受那乌头巴脑的气。”

听罢算命老头儿这似真似假的一番话,卖饼铺的方锐愤愤接了一句,倒引来一番应和。

“要老夫说也是,咱们兴欣靠山靠水、景好人美,尤其是醉仙楼里的姑娘,那小手……哎哎哎疼疼!女侠饶命!”酒庐的老伙计魏琛嗓门大,刚扯了几句,当即被老板娘陈果揪住了耳朵。

“有空在这儿磨闲牙,还不快去刷酒罐!”陈果的泼辣脾气也算远近闻名,魏琛一路告饶,又惹来一通笑声。正热闹着,忽听一人懒洋洋提问了一句。

“我看大仙是为了兴欣名产的烟草,留在这儿不肯走了吧。”

出声的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玄色衣衫,无风自摇,手里偏生拎着个不伦不类的大烟袋,往出尘的气质里兑上了些烟火气。

大仙的心思,算命老头儿自然是猜不到的,只当这青年开了个玩笑,也不回答,捻了捻胡子捡个话题问回去。

“这位公子看着面生,可是新搬来的?”

“我?我可是老住户了。”青年笑着抽了口烟袋,在一片烟雾缭绕里,对身后一身白衣、随从模样的人扬了扬手,“走了,小周。”

“老住户?”老头儿支着脑袋苦思冥想,“可再往前过了酒坊,就没有人家了啊……”

他心里纳闷,待要抬脸细问,可哪儿还有方才那两人的影子?

 

“少抽点。”

踏进府邸,周泽楷便不再忍耐了,两指一探夹住杆身略一用力,将那青玉的烟嘴儿从叶修唇间拽了出来。

“再一口,再一口……啧。”可对方动作麻利,叶修到底是没保住心爱的烟袋,“你这小子,我嘴里才刚尝出些味道。”

还大仙呢,表情跟个馋嘴的娃娃没什么两样。叶修不甘心地维持着噘嘴咬烟的姿势,看得周泽楷心神微动,低头把那两片唇瓣咬进嘴里。

“唔,小周……”

又来了。

孩子养大了,翅膀硬了,也越来越不好糊弄了——好在周泽楷一向亲吻得动情动心,叶修也乐得舒服,自己启开牙齿把热烫的舌尖放进来,和自己的纠缠在一处。

周泽楷身上有着河水的清凉和植物的香气。

他本是瑶池里的一株莲蓬,不知被哪个没规矩的小仙偷摘了送到人间孝敬叶修,阴差阳错地,倒得了个化精成灵的机缘。

修炼出人形后脾气倒也没改,好静少言,爱穿白,爱泡水,大多数时候极听话,行动上不会忤逆,骨子里带点倔强。可是不知怎的,叶修在他那儿受到的待遇却是一日日变了,先是由敬转平、再又由平转撩,有时真搞不清周泽楷是在争锋挑战还是在借题撒娇。

可无论哪样,这几百年里,叶修都宠惯了。

他由着周泽楷贴近亲热,被他迫切的样子带动,渐渐给了回应。两只胳膊贴着周泽楷后背轻薄的布料爬上去,最终搂上脖颈的时候,赤黑的袍袖一下滑落至肘,露出一段白生生的小臂。

周泽楷受了鼓舞,呼吸更炽。鼻尖左右碾转,唇齿吮得用力,舌根探得酸胀,仍嫌不够,还要分出手来在叶修颈后揉捏,要他仰起头来承受他更深入的索取。

叶修口中的津液被搅出羞人的响声,来不及吞咽的,都迅速被周泽楷抢食。烟草的燥香和莲蓬的清苦反复晕染,浸成两人都不陌生的迷醉味道。

叶修法力深厚,皮肤体液都运着灵气,周泽楷触摸起来自然舒爽快意。

见他越吻吸越起劲,灵力受了驱动不断流入周泽楷体内,叶修倒不吝惜,只怕他一味贪多撑坏体魄,于是将手按在他背上顺了几下,出声哄慰道。

“乖……如今你也快大成了,不用每天跟我黏在一起。”

我又不是为了修炼。

周泽楷听了这句推拒,心里有些委屈,却也没去反驳,只在叶修下唇上略带讨好地咬上一口,在一旁面红耳赤地卡了半天,又挤出句规劝。。

“烟味,不好。”

你瞧瞧,要亲的也是他,要羞的还是他,不知道情形的还以为我又把他怎么着了呢。叶修在心里暗笑,到底是个还没经过天劫的小年轻,神识也太经不起晃动。

他感慨着歪到树下的躺椅上,优哉游哉地摇着,一边闭目养神一边语重心长。

“你懂什么,兴欣的烟叶那是苦中带香、虽润不柔,天上人间都少有的好东西,当年天帝命我下凡思过,我一下就想到这儿来了,住了几百年都舍不得走……”

这话周泽楷听得耳朵起茧,也不想接,反正叶修的烟袋收在他怀里,这几天都别想拿回去。

“我去煮饭。”

“我们两个神仙吃哪门子的饭啊,你坐下让我靠会儿。”叶修扑上来一把将周泽楷抱住,一手暗悄悄往他袍襟里摸。

周泽楷颇无奈地在那只手上敲了一指,攥在手心里抓牢了,不为所动。

“吃什么?”

叶修见偷袭不成,顿时没了兴致,躺回椅子上佯怒道。

“吃莲蓬!生吃,莲子都挖出来,咔嚓咔嚓的嚼。”

周泽楷笑了,也跟着侧卧下来。

“给你吃。”他举着手腕递到叶修嘴边去。叶修也没跟他客气,看似凶巴巴地咬了几口,其实第一下就松了力道,了不起能落下一圈浅红的牙印儿。

周泽楷眯着眼睛端详着这口印记,似是心满意足,阖上双目揽着叶修的腰将人裹进怀里。叶修的睫毛颤动了几下,终究没睁眼,抬了抬脑袋让自己妥帖地枕上对方的臂弯。

一倏忽,那衣袖下摆的纯白就被另一个人衣料发丝的浓黑覆住了。白衣胜雪,乌发如云,极安静地互相征伐又极安静地讲和。

十指交扣的时候,凉风又起。周泽楷听见头顶的树枝条干哔哔索索地响了一阵,再一睁眼,正望见那青石板铺就的院路上落了一地的杏花。

春去也。

年月不知,天上人间。

 

叶修在院落里的老杏树下安然做了个长梦。

梦里色调明亮,金灿灿,暖融融,像是老君丹炉里溶出的一锅金水。隐隐约约有什么东西混在里面,流动得很快,连叶修的一双眼睛都捉它不住。

后来,那片亮光里慢慢晃出些不甚明晰的人影,零零碎碎,真真假假,拼不完整。

有时是叶秋,骑着黑色的鹏鸟在头上转悠,既不肯自己下来,又想叫他回去。

有时是苏沐橙,梳着主位神女的发髻,神情却还是当年那个丫头,神秘兮兮地捧出个大莲蓬,非要给他尝尝瑶池特产的零嘴儿。

但更多的还是周泽楷。也难怪,彼时他正窝在人家怀里睡着,连梦都被他的味道熏着,清淡悠长,不失不散。

苏沐橙一片心意,他推脱不成只好收下。刚要伸手去挖莲子,谁料那莲蓬通了灵性,情急之下竟喊出句“不要”。叶修见他开慧如此之早,惊奇之下有意逗他,故意剥了正当中那粒,丢进嘴里咔嚓咔嚓地嚼。

那莲蓬却不吭声了。这下倒惹得叶修心软,想了一想,俯身渡了口气给它。

油绿绿的莲蓬忽地变成个莹白可爱的娃娃。

从水缸里捞出来的时候,粉团玉砌的一张小脸湿淋淋泪汪汪的,叶修在他眉心脸颊上逗了几逗,就不哭了,嘟着嘴巴去吸咬他灵力丰沛的手指。

叶修觉得好玩,掐了掐他的生辰仙缘给这小娃取了名字。

嗯,周泽楷。

叶修没怎么见过这样绵软好看的小精怪,捧在手里一时新鲜,将他举高高又放下、摆弄个没完。

这小周也真好哄,不哭不闹,乌圆的大眼睛左瞅右看,叶修一凑近他就要扑上来,可惜胳膊腿都短,脚丫子蹬在叶修胸膛上像蚊子打拳。

叶修笑着去擒他脚腕,怀里的娃娃一挣自己跳到了地上,眨眼间就长大了。

前一秒,周泽楷还扎着不对称的小揪儿,递上叶修的老玉烟袋奶声奶气地向街坊讨烟草。

下一秒,他就长成两百岁的少年了,眉眼嘴巴无一不俊秀,天份也好,才从叶修那儿把御风的口诀讨来,很快就能在院里踩着桃木剑飞上一段。

“小周慢些……”叶修在梦里咕哝了一句,翻了个身又睡沉了。

周泽楷一惊睁了眼,翻开叶修的腕子诊了一遍、确认没生出什么梦魇,才轻手轻脚地起身,去灶房里倒腾晚饭。

 

有年隆冬,周泽楷还小,说不出话走路还晃,大概是午睡迷糊了,一头栽进水缸里想舒服舒服,结果连保暖的灵力都耗尽了,被叶修救上来的时候已经被结冰的泉水凝在缸里,彻底成了个可怜巴巴的冻莲蓬。

叶修又是好笑又是心疼,破开冰面捞起来之后,灵力也输不进,一时没什么好主意,干脆像个凡人一样把冰块似的周泽楷揣进怀里,用体温去暖。

冷物贴肉冻得叶修直打抖儿,运气蒸出的那点热度全被昏迷的周泽楷抢了去,望着小人儿那一张渐渐恢复红润的酣甜睡脸,终究不忍心唤醒,只好抱着小周哆哆嗦嗦把自己裹进被子里。

那么一个乖巧水灵、一捧大小、离了自己的灵力维护都跑不远的娃娃,怎么一转眼就长大成仙、反而转过头来照顾他了呢。

说起来感慨,周泽楷本是根骨顶好的,就因为那时被叶修大大咧咧吃掉了莲心,自身灵力难以汇聚,招式虽通,进益却慢;可也因着这个原因,稍稍和叶修贴近一会儿就能汲取到他至纯的仙力,接触越深,吸收越快,单向又不可自发终止的灵力流动倒给叶修留足了补偿的路子,时不时就会把周泽楷抱在怀里助他修炼。

起先这接触只是普通的对掌、抵背。

后来周泽楷的修为有了小成,开始接些替村民降妖驱魔的活儿补贴家用,一次被个道行颇深熊妖伤到,叶修不忍心看他惨白着一张脸忍痛,直接上手捏开他的嘴巴,用舌尖把灵力渡进去。

哪知周泽楷食髓知味,从此只认这唇舌相交的法子了,再也不肯和他慢吞吞地对掌。叶修是个随性的,虽然每次周泽楷凑上来讨吻的时候隐约觉得不对,可挠了挠后脑勺也想不出什么门道,去问苏沐橙反倒还受了番鼓励,久而久之也习惯这么随他去了。

只是嘴对嘴练功叶修倒还能理解,边亲边乱摸又是怎么个道理?

进完晚饭,叶修把周泽楷唤进房中,本是要查他修仙的功课,怎么查着查着又被小子哄到床上没完没了地亲起来了呢。

叶修被压在对方胸膛下不好发力,好容易推开了周泽楷的下巴,勉力板起面孔道。

“今天就到这儿吧,我嘴上又没有什么好吃的……哎哎,手!”

“好吃。”隔着衣料揉在叶修臀上也被捉住扔开了,周泽楷老大不情愿地一噘嘴,又咬住了叶修的下唇吮吸。

“啧,大不敬啊……真要说起来,你叫我声爹爹都不为过。”叶修口中逞完这句强,瞥眼一见周泽楷的脸色就忙又改了口,“……再不济,喊声师傅总不冤你!”

这话周泽楷最不爱听。

他虽内向少言,内里却争胜,这些年自己的修为伴着对叶修的感情一起飞速长进,他只盼着能快些赶上叶修为他遮风挡雨,可叶修总当他还是当年那个孤弱又倒霉的小莲蓬,平日里稀里糊涂地和他亲热,实则全然不懂他的心意,真叫他窝火又没辙。

“……前辈。”周泽楷瞪着叶修想了半天,勉强吐出个自己能接受的称呼。

好嘛,这一“前”前了几千年,倒真是货真价实的前辈。

叶修想笑,又怕折了周泽楷那点小面子,只好一本正劲撑着,“那你个后辈也要好好听话啊,动不动就压上来,借前辈的灵力都不招呼。”

周泽楷听了,烦躁升上来,“不是灵力……”

“那是什么?”

周泽楷皱着眉在他嘴上唆了一口,“这样,不明白?”


http://ulusei.tumblr.com/post/134193518020/怎堪相逢g文


于是叶修放心地落回周泽楷的臂腕,如数百年间常做的那样,全心全意地倚靠着这个执意要他倚靠的年轻人。

那个失了莲心的小莲蓬,如珠如玉的小娃娃。

那个乖巧替他讨烟的少年,冷面收他烟袋的青年。

扎歪的发髻,破旧的桃木剑,水缸里吐出的泡泡。日益精进的厨艺,院子里的花藤摇椅,托织女采云纺纱、七七四十九日才制成玄色衣衫。

所有的所有,叠起来不过一个人。

叶修捡起来养着,教导过、使唤过、也没少欺负过,最终也疼着爱着的人。百年千年的时光仿若弹指一挥,两颗心终究贴得太近了,长在一起了,拿不开也扯不动。

叶修难得后知后觉。他还没忘记周泽楷小时候的奶声奶气的童音,还总想着把那个僵冷的小人儿护在怀里,哪知一回神,已经反被那只修长有力的大手握紧了。

 

月深林静,木已成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初版本:

【叶修觉得好玩,掐了掐他的生辰仙缘给这小娃取了名字。

【嗯,周狗蛋儿。

END



评论(15)
热度(198)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