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一晌贪欢40

ad:  JUNKY TOWN本宣 &  通贩地址 

突然蹲下腿了一章!连我自己都惊讶哈哈哈 多半是考前又犯病

咳,所以并没有写完,并没有忍住不发......但是久违地码字真是好爽啊!最近稍微有时间了(...感觉这是个flag),想写后续,约个下周见?233

——————————————————————————————————————

四十

 

吊扯着的那几根发丝,戛然崩断。

 

叶修猛地睁眼,在无尽的坠落感中大汗淋漓地醒来。门轴响动了一声,苏沐秋一脸倦色地走进来,见他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勉力一笑让他宽心。

“醒了?也是服了你,操心太过。在液体里加了点儿安定才让你睡一会儿。”

叶修撕开手背上的白胶带,嗓子干涩,咳了半天才挤出一句,“……爸怎么样。”

“术后一切顺利,叶秋一直盯着,医生估计明天能醒。妈也没事,”看到叶修嘴唇动了动,苏沐秋赶紧抢下话省他的力气,“休息了一夜,现在挺精神的,沐橙陪着去孙主任那儿问术后恢复的事了。”

叶修“嗯”了一声,脑子昏昏沉沉,心中千头万续,竟不知说什么好。

“谢了。”

“一家人。”这个“谢”倒是逗到苏沐秋了,松松往叶修肩上捶了一拳,还没乐出来,随即想起另一遭麻烦事。

昨晚到医院的时候叶父刚下手术台,一群人忙着张罗病房里的一应事务,叶修那边看不出异常也来不及细问;等一切安置好了稍稍得了空,连续高压缺眠的叶修又发起烧来,被叶秋不由分说押上病床挂上点滴强制休息——只是昨天那条新闻炸出来,他和叶秋在一些线索提示下都能认出来的那个熟人,在叶修这儿就更瞒不住了。

“昨晚上的新闻看了吗?”苏沐秋斟酌着问。

叶修知道他担心什么,觉得挺没必要。他点点头,本还想多说些什么,嘴唇干得开裂一扯就疼,于是只简单应答了,“小周嘛。”

“其实他早到香港了,花旗挖的墙角,投行部联席主管。大概三个月前?我还在活动里碰见过,当时身边就是那位……”苏沐秋没继续说,给了一个眼神,“也是因为这个,他在香港圈子的风评还挺微妙的。我也拿不准消息,就没跟你提过……嗯,你怎么看?”

苏沐秋突然抛过来一问,可把叶修问住了。

哪怕是刚看到照片的那一瞬,他的感觉……也是说不出的怪异。

 

震惊吗?肯定有些。遗憾吗?可能也有。

可要说是伤心,怎么会有那么冷静的伤心;可要说是解脱,又怎么会有那么难受的解脱。

惊诧之后更多的是,接受。

 

“他不是那种人。”这一点,叶修首先笃定。踩着女人往上爬,未免太小看周泽楷了。

“So?”苏沐秋皱起眉头。

叶修捞起床头的水杯,断断续续润了几口,蓦地,悄声叹了口气,“你们这些人,怎么就不愿意相信人家是真情实感呢?”

他的声音还哑着,说起话来既不拖沓也不急迫。短短几个音节里究竟有过什么滋味,苏沐秋说不出,单这个平静的调子,就叫他听了难受。

 “哎。”到头来,连苏沐秋都能大大方方叹气;叶修居然,也果然,就这么半低着头,闷着。多说无益,他站起来,手指点点隔壁,“叶秋还不知道你醒了,我过去替他。”不知怎么,他觉得有点窝火。两三步就跨出门去,手刚抚上门框却又想起什么,半个身子仰着折回来。

“对了,嘉世的股票我要抛了,最快下周三。”

“嗯。陶轩忙着新三板那边儿,来不及搞什么动作。”这事儿苏沐秋早跟他打过招呼。眼下股市正呈鼎沸之态,真正的明眼人早早就能看清掩在泡沫堆砌之下的危机。

“说真的,你也抛吧叶修,别跟钱较劲。老吴不也没说什么?还是你还指望你那小徒弟,邱非?”

叶修打了个长长的哈欠,老没精神地靠回枕头上,摆了摆手,“大不了过回一穷二白呗。到时候讨到你家,管吃住不?”

“不接济穷亲戚。”苏沐秋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拉上了门。

 

“你好像有点紧张。怎么,你那位其实在北京?”Maggie从空乘手中接过咖啡,捏着杯子侧头调笑了一句,很有些狡黠。

周泽楷语塞,笑了一笑,算作默认。

女人,是怎样不同的生物。这在周泽楷之前的人生体验里几乎是空白领域,也就是在这位鼎鼎大名的Maggie Chen主动上门邀约、两人辗转达成合作、又逐渐展开后续的几次接触里,才让他恶补式地学到了些许要领。

实话讲,感觉不坏。女人的细腻、对于一些事情直觉性的反应,在Maggie身上彰显得淋漓尽致,共事时也让他受益良多。作为合作伙伴,周泽楷其实很欣赏她;Maggie显然也同样。尤其令人宽慰的是,这份彼此欣赏并不存在变质的可能——即使两人合作的内容多少有些敏感暧昧。

周泽楷仍可以清晰地回忆出,Maggie站在他办公室中那整面的玻璃墙之前,忽地转头问他:“Pardon me asking ……Are you gay?”——那一刻,他是如何心神震动,十指全麻,胸口“嘭”地热胀到极限。

那一面玻璃像是变成一面巨大的镜子,光洁的,无机质的,冷酷的,刹那间照得他从头到脚无所遁形。

他像是顾不上,也像是有意避开,从来不把性别的隔阂放在他和叶修的关系里。自保的潜意识里直接把自己区别开了。别说是他自己和叶修,哪怕是旁观着苏沐秋和叶秋,或是喻文州和黄少天,他都不想去考虑那些所谓禁忌、所谓约束、所谓——“异常”。

在一头撞上那句发问之前,周泽楷心中其实有种模糊的定位:他们是不同的。

可是又有什么不同呢。和谁不同?为什么不同?界定的依据?理由?借口?

现在,Maggie就站在面前,神色平静,目光坦荡,包容他的沉默但没有放弃等待他的答案。

要否认吗?

 

“Yes.”

最终,周泽楷点了头。他放下手中的文件夹,在说出口的瞬间如释重负,甚至又重复肯定了一遍,“Yes, I am. ”

喜欢叶修。叶修是男人。他喜欢的,是男人。再简单不过的逻辑。再明显不过的事实。

比起面对事实会带来的麻烦,他发现自己更加不想否认它。在正确的映射关系下,想要否认一个结论必然要否认它的前提。叶修的性别无疑;而前提中的另一个,则是周泽楷所能做的最令他骄傲的事情之一。

他直觉Maggie Chen可以信赖,万幸,她也的确没有辜负他的信赖。由此所带来的契机,不仅助力Maggie一偿夙愿:建立一支自己的GreenFund;更使得周泽楷先前需要三年五年的时间缓慢渗透的规划目标,正在以惊人的跨度和速度逐一实现。

从大摩离职的契机、重要投资人的保荐、高层的缺位与松动、直到最后花旗递来的橄榄枝,其间多少险象环生多少呕心沥血,再难从周泽楷口中道出。短短七个月,周泽楷完成了职业生涯最艰难也最漂亮的一次跃进;整整七个月,周泽楷终于再次踏上国土,不是短住,而是长留。

 

“所以,真的不是上次在港投会碰到的那位先生?”Maggie仍旧对这个话题兴趣颇浓。

“不是。”周泽楷无奈。

她口中的“那位先生”正是苏沐秋,两人遇上让周泽楷有些惊讶不假,可让他当场僵在原地的人倒不是他,而是他身边的叶秋。如今回想,连他自己都觉得挺可笑:明知不是他,眼睛看得很清,心里明明知道,可仅仅是那张很相似的脸就足够打败他了,足够他被Maggie捉到破绽、在闲暇里时不时拎出来开个玩笑。

见他不想谈,Maggie也笑一笑不再追问,靠在U枕上闭目养神。周泽楷在飞北京的航班上一向睡不着,便把自己的毯子递给女士加盖膝盖。Maggie感受到他的动作,道了声谢也没睁眼,换了个更舒服的枕姿,很快陷入浅眠。

睡梦中的铁娘子也一样回归同龄女孩的普通模样。仔细想来,她是比周泽楷低两届的H大校友,年龄也小两岁,相处间周泽楷偶尔会照顾。最近几个月,这种莫名的熟悉感倒是叫他回过味来,想起以前的叶修和苏沐橙。

Maggie也好,苏沐橙也好,都是难得的美人。最早的时候,M大也盛传过叶修和苏沐橙的关系,周泽楷不是没有暗暗观察防备过,谁知后来走得近了,反而对这件事越来越淡然。两人间确是亲密,苏沐橙又是女孩子,朋友的妹妹被叶修宠成亲妹妹、偶尔宠成亲闺女的时候都有,可是要说再进一步的男女之情,半点也没有。

聪明人交往,自有界限,自有定位,自有约束。过多担心只会是庸人自扰。

周泽楷心下安定,视线从Maggie的睡脸上收回,望了会儿窗外,忍不住又一次打开手机,查看登机前喻文州发来的邮件。

他和喻文州开始密切联络,还要归功于黄少天出差那次、两人在摩根大厦遇上。喻文州从黄少天那儿拿到他新的联系方式,打了招呼,周泽楷自然回了,加之那时刚刚得知贺英喆的事,喻文州又知晓前情后情,不知不觉就聊了不少。

喻文州是引导话题的高手,善人心更有分寸,一向生活得均和兼顾、圆满洒脱,叫周泽楷敬佩不已,偶尔有机会回国在M大同学会之类的场合见到,必要当面讨教。

而这位心思太过玲珑的喻学长,当年看破周泽楷的心事只怕比叶修本人还早,这些年一路旁观也颇赞赏这个学弟,眼见两人这些年的状况,又听了周泽楷一些诉说,难免想成人之美;上次醉后做得过火了些,终究是一片好意。他一脚在学界一脚在金融圈,本就离叶修近,加上关系好常走动,消息最灵通;觉得有必要的时候,也会把叶修的一些状况透给周泽楷。

从依照安排和Maggie演完香港酒店那场起,周泽楷心底就一直隐隐惴惴地不安,直到喻文州那封邮件过来,那种坏预感一下被放大、彻底揭开又狠狠坐实了。叶父急病,一夜手术死生未卜。

他控制不住地去想叶修此时此刻的处境,担心他,更痛恨自己的无力。别说陪伴和帮助,连这个新闻发布的节点都像是他算好了似的、生怕赶不上叶修防备最脆弱的时刻致之于死地。喻文州不会透露叶修的行踪,他依旧只能徒劳地给叶修发邮件,从和Maggie达成一致起更加频繁,不断地、不断地发邮件过去,几乎成了寄托,在繁忙、压力、忧心、焦虑里吊住一口希望的气。

 

飞机落地。北京深秋的风多年不改,混沌黏重,从打开的舱门里灌进来。

Maggie在一旁忙活着补妆。周泽楷忽地下定了决心,去磨喻文州也好,一家一家跑医院也好,此行无论如何要见到叶修,要用自己的眼睛实实在在地确认他安好无恙。

他划开手机,本是要直接打喻文州电话的,屏幕亮起后,第一个跳进眼中的却是收件箱右上方的数字“1”。不知怎么,突然间紧张极了,后背到小腿的肌肉都微微绷起。

指尖用力点下去,周泽楷全身所有的力道猛地消失了。他怔怔望着发件人的名字:

Re:ZeKai Zhou:GMT+8 20:40到北京,见个面吧  

Xiu Ye至ZeKai Zhou


好。


 


评论(43)
热度(167)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