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一晌贪欢41

ad:  JUNKY TOWN本宣 &  通贩地址 


四十一

 

 

叶修蹲在医院楼下一侧僻静的小台阶上,眉头紧锁。右手上的针眼和乌青还很明显,却像被大脑忽略了似的,手指攥着手机,拇指上下来回地滑动着。

许久,脚腕的酸麻传上来。

回过神,叶修伸着僵硬的腿就地坐下了,左手把烟头塞进嘴里用力嘬了几口,在台阶上按灭,丢在那处已经攒了不少烟头的墙根。

 

他觉得自己简直越活越倒回去。

叶修是真下过决心的。理智、果断、耐性,这些原本就是他的长处,他想好了怎么处理和周泽楷的关系,再困难也会去做到。原因很明确,隔开两人的东西,既不是简单的空间,也不是时间——两个大男人,都能独立生活,不存在谁要陪着谁的问题,更何况交通和通讯都足够便利,日常的交流相处完全不成问题——问题在于两个人的态度。

一个人的力量所能带动的资源是有限的。人生不会重来的黄金年龄,记忆、思维和反应最鼎盛的时期,先前多年累积的一切正在一个接一个地化出成果,眼前呈现一条清晰的向上而走的台阶。在此时松懈,走上一条弯路甚至是回头路,对周泽楷亦或是叶修自己而言,都太过于浪费了。

鱼和熊掌的命题自古只有一种解法。这个问题关乎根本价值,关乎存在,叶修不会改变追求,也不允许、不舍得周泽楷放弃他的。难解的不是两人眼下的生活轨迹没有交集,而是哪怕十年、二十年、一生的规划里,都不会有。

人心都是肉长。这世上也没有人比叶修更懂得周泽楷的好。凭什么,这样好的人连拥有一个伴侣、建立一个家庭这样人人都能享有的幸福这都得不到?叶修受不了这个,想到就急得发慌,竟是半点也没顾及到自己了。

他终究还是太看重周泽楷,哪怕藏住了、埋得深些,冷不丁戳到还是一样的烫一样的疼。所以那条新闻被他看见的时候,他先是不信,而后又成了不相信又有些想信了。MaggieChen是谁再好查不过,近年里她参与的几桩规模巨大的集团融资项目叶修都有耳闻,学历、能力、家世甚至相貌,和周泽楷都是相配的;说不定,两人干脆在H大时就相识相交?

叶修心里不安稳,翻了半天Maggie的新闻,从一年前爆出的家族不和、到五个月前获得投资成立个人基金,再到昨天的酒店偷拍,似乎处处透露出信息,却又理不清头绪。

 

最终,他忍不住去登录那个被遗忘了一年多的邮箱。

从周泽楷发来第二封问候邮件开始,为免动摇,叶修干脆弃之不用,一并通知学生同事新的邮箱地址。他太明白周泽楷的毅力,料他得不到回应也会发下去。他料到了;可还是被收件箱里未读邮件的数量震动了。更让他震动的是,最近一封邮件的发送日期,正是今天。

这就是一切答案了。

在这样的新闻后还能坦坦荡荡约叶修见面,不争辩也不急切,显然自信整件事不会被曲解。

周泽楷和那位Maggie Chen究竟是怎样的关系自然不用说;他从纽约辗转到香港的理由,这上千封邮件几百个日夜的内容似乎也不用再多说了。

叶修的猜测既被证实,也被推翻,一时间什么判断都上上下下地浮动了。

他不明白。他以为周泽楷不会这么傻,千千万万的选择摆在他手边,他还是选了最让叶修害怕的那一个。

叶修关上手机,站了一会儿。眼睛晃见了医院门外便利店的招牌才松下来,一路小跑着过去买烟。风很大,又冷,吹得他面皮干涩脑门生疼,好容易揣着烟和火机跑回台阶上了,低头一看才发现不是平时抽的牌子。

总之点上吧。

背过身去挡着风,还是反复几次点不着;只好举着烟和火机傻愣愣等风头过去,这不知什么烟却呛得很,抽到的第一口就咽不下去,扶着廊柱咳,肺都快要倒出来。

难抽也罢,好歹能借一口力。叶修咬着这难抽的烟,打开手机,翻到最久远的一封邮件,然后依次读下去。他读了很久,手机屏幕的一点儿光映在瞳孔里,静止不动,全身上下只剩夹烟的几根手指还有点动作,贴着下唇送入,又混着烟雾拿开。

 

“哎,叶修?”

肩上被人拍了一把,叶修猛地一惊,苏沐橙的声音从头顶上慢悠悠地传过来,“你少抽点儿,坐这儿多凉啊。”

手里的被收走了,脚下那一堆也被苏沐橙看见,免不了回头狠狠瞪了一眼。叶修赶紧举手,示意认错,“不抽了……对了,一会儿你车钥匙借我用一下。”

“去哪儿啊?你这刚输完水的人就少折腾吧,我送你。”

“不用……多大个病号啊,要不你整个轮椅推我逛逛四环?”

苏沐橙抱起两臂,冷漠。

糊弄不过去,叶修没办法,实话实说。三个字的名字好久没组放到一块儿,乍一出口,别扭得很,“周泽楷回来了。”

这次,真回来了。

 

Maggie没见过这样的周泽楷,实在觉得新奇有趣。

寡言,果决,职业状态里的强大自信,积极甚至富有攻击性的多线投资风格,诸此种种标签自周泽楷从业起就贴在他身上。她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合伙人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一面。

在机场洗手间冷静了很久。在出租车里破天荒地向Maggie确认自己的外形状态。在约定见面的咖啡馆里坐立不安,接了许多电话,拨出去更多,余下的时间里反复地确认邮件、确认天气、确认路况、确认时间……

“冷静点,周。”Maggie忍不住笑,帮他续了一杯热咖啡,“不可能会有人拒绝你,我可以给你百分之百地肯定。”

“谢谢。”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难以克制。周泽楷有点羞涩地接过杯子,抿了一口,又忍不住抬眼,“说说理由?”

Maggie怂了怂肩,赞美得非常直接:“你太可爱了。”

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在感情面前依然如此简单如此赤诚,她见过的不多,同行中更少。这个圈子和金钱权欲绑得太近,离人情太远。

周泽楷大窘,低头盯了一会儿腕表,说快到时间了,干脆自己下楼等在门口的寒风冷夜里。

 

隔着宽广的四车道、绿化带和来往车流,一辆白车悄无声息地停下了。

“这儿?”苏沐橙狐疑地往窗外张望。

“对面,我都看见了。”

苏沐橙扭头一瞧,真是服气:隔那么老远,咖啡馆灯光又暗,门口黑乎乎地戳了个人连是男是女都分不清,也亏得叶修能认出来。

苏沐橙一下子笑了,“那你停这边算怎么回事儿,见着人才知道紧张了?往前开一段儿有转盘绕过去……”

连一句完整的调笑都没让她说完。叶修噼里啪啦按了通数字,拉起手机一秒接通,“喂?是我。”

……紧张个鬼。还真干脆。

对面一时间没声儿。

叶修下了车,把手机拉回眼前确认正在通话,一路“喂喂喂”着走到路灯底下,“通了啊……小周?周泽楷?没听出来吗,我是叶修。”

“……听出来了。”

没打错啊。叶修暗暗捏把汗,刚刚这通要是按错了活活得被苏沐橙笑上一年。

“我到了,看见你了,马路对面腿特长那个是吧,穿黑西装……哎不对,绿西装?”

“深灰。”什么眼神儿。周泽楷想笑,又怕一笑会哭,只好都绷着,也往前几步走到路灯底下,好让对面那人看清。

“深灰,深灰……看见我没?我和沐橙在这边儿。”

“看见了。”

苏沐橙的车周泽楷不认识,只是停得古怪,让他多看了两眼;等车门打开,叶修走下来,眉眼身形都一如千百遍肖想,周泽楷的眼神就再没离开过。

叶修低头握着手机踱来踱去,偶尔望过来一下;他的目光也跟着踱来踱去,偶尔跳动一下。

“……瘦了好多。”周泽楷不由地添了一句。嘴巴好像不受控制,眼睛看到什么,脑中想到什么,就马上流出来,顾不上条理,顾不上轻重缓急。

叶修答声慢悠悠的,在电话里听好像有点哑,和记忆里不太一样,“这段时间,事情多。”他顿了顿,又说,“不过,也没有你那么忙。”

他的那些邮件,叶修还是看到了。还好,果然,他的事情,叶修并不是全不在乎。

周泽楷心里高兴,又禁不住酸涩,人在眼前了反而更不知道怎么才好了,只会望着人笑。还是不知什么时候下楼来的Maggie往他背上一戳,悄声提醒了一句,“还不过去?”

周泽楷大梦初醒,左右观望着找人行天桥。谁知道还没迈步,就被叶修叫住了,“你别动了,天桥还远着呢。”

“不远。”周泽楷望来望去也确实没看到,嘴上却没认,打算往右走碰碰运气。

“让你别动就别动,你一走我可走了啊。”

“……”

“也别想绕路,你前脚上车,我后脚就反方向开走。”

“……”

“横穿马路更别想,瞧瞧这车流,啧啧,八个脑袋都不够开花。”

“……”讲点儿理?

“主要是我现在状况比较惨烈,几天没洗澡,不适合跟你十米以内近距离接触……就当给我留点儿面子?”

大概是隔那么远都能看出周泽楷的脸色不好看,叶修于心不忍,趴在栏杆上随口编排自己。编排,其实也是实话。叶修这会儿来是来了,之后要怎么打算根本没留给他什么时间去预想,真要立刻面对面对上,情绪压过理智,反倒坏事。

周泽楷简直拿他没辙。

这么一个叶修,忽然间大大方方来赴他的约,样子一点儿没变,他能有什么办法?还是喜欢得要死,想念得要死,恨不得连心尖上最嫩的那点儿肉都送给他掐。

“别靠栏杆,危险。”周泽楷还是听话,不动了。他都佩服自己在这样的心律下居然还说得出话。

“哦。”叶修也听话,直起身子,站好了,“这样就行了嘛……你不是说见个面吗,我就过来见个面。”

“然后呢。”

“就,说说话?”

“嗯,听着呢。”

周泽楷一瞬不错地直视着他,连Maggie也好奇地打量过来。两方被轰隆的车流劈开,橙黄的前灯从右肩上扑过来,在几行对视上碾了几碾,又变成赤红的尾灯从左肩上流出去。

路旁的行人不多,夜景也不夺目,一盏路灯就够投下一个舞台,硬是把对面的两人捧成主角。

叶修本还想做最后一次努力的。

从这边望过去那两人多么登对,男才女貌,男貌女才,目光可及的轻松优渥受人祝福;到这时,他却连一句劝说也讲不出了。从眼睛开始抵触,眼底发胀,继而鼻根发酸,舌头发僵,门齿咬紧,一个个越过头脑直接忠于本能:他不愿意周泽楷和别人在一起。

周泽楷正在拿什么样的眼光渴求他,他尽数收到了;不仅收到了,还被激起了一样的私心,一样的独占欲,哪怕自己正眼眶浮肿、胡茬乱冒、还沾着一身消毒水味和劣质烟味。

这又如何呢。更难堪的,他都见过了;更难熬的,他们也渡过了。满心满眼的空间都被占了太久,定住了型,除了对方那块形状,填不进其他什么金银铜铁。

“又没什么说的了。”半天,叶修接了这么一句。

“那我说吧。”周泽楷也不急,也缓了一会儿,挺郑重地开了口,“叶修,我……”

“别说那些肉麻的,妹子们都听着呢。”看架势不对,叶修赶紧打断了。一时太没防备,有点脸热。

周泽楷的脸更热。憋的。

好不容易说服自己要面对现实,这下连后半句都不敢说了——我还要转机,已经快迟了。

“……那?”这球周泽楷不会接,扔回去。

“还有什么,以后再说吧。”

 

以后。

周泽楷在飞机上反复咂摸,觉得自己那点儿出息也是到头了。就这么简单的两个字,叶修讲出来,居然随随便便就把他安抚了。








评论(25)
热度(177)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