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一晌贪欢44

在医院松口答应叶秋的第二天,叶修就喊苏沐秋一块儿回香港交接工作。

“德行。”候着机,一转头就能看见叶修那一身皱巴巴活像偷谁的西装、吊着两个大眼袋盯着手机看资料的样子,苏沐秋恨不能像上学同寝那会儿一样随便给他两脚。

想使唤叶修得求着他也就算了,怎么让叶修闲在家休息还得求着他似的?

“长得越帅,责任越重。”叶修拍拍自己胸口,顺便抬手把松垮的领带结扯得更松。

苏沐秋更看不顺眼了,“你那领带,整整,要上绞刑似的。”

“哦。”叶修麻利地把领带抽了,卷巴卷巴塞口袋了。

“……”

 

不多时,两人抵达位于中环的叶氏香港分公司。

苏沐秋才一露面,就被投资经理追着汇报天华高科收购案的新进度,抽不开身,就打发新来的秘书先带叶修四处熟悉一下,到时间去顶层会议室汇合。

香港分公司控股股东是叶秋,不过只在高层董事会露露面,实际运作都交给苏沐秋。叶修答应得突然又过来得急,任命的手续文件都来不及搞,这会儿顶着张董事长的脸走来走去愣是没人认出来。

叶修最不爱排场那套,反倒上下逛得自在,在几个重要部门外面晃了一圈,不时停下和秘书小声嘀咕几句。

小秘书也是个年轻精干的长相,清秀斯文架副眼镜,回话精准快速……整个工作状态给叶修一种很强的既视感。

“你是不是姓张?”

“叶董怎么知道?”小秘书有些惊诧,“我叫张青。”

得,还真跟张新杰一个路数。叶修一脸高深莫测,拍拍人肩膀,“挺机灵啊小张,我还不知道自己被发配到哪儿,你这“叶董”就叫上了。”

张青叫他说得一愣。方才明明听苏总叫他“叶修”,又是北京过来的,想必是叶董的哥哥弟弟,怎么着也该是个董事,难不成搞错了?

叶修就那么随便一讲,可没这么多心理戏。两人逛完了主要部门,电梯正好儿下来,叶修和张青也和一群OL挤成一团进去,一层一停地往上挨。

 

各种香水味儿混在一起熏得叶修头胀,刚想扭扭脖子,就听挤在他胸前的妹子压低声音又抑制不住兴奋地向女伴炫耀,“……刚刚在楼下可算让我见到了,citi那位,本人比照片还帅哎。”

距离太近,叶修再没想听也听了个正着。于是侧过脸去把鼻子撇开后,有意无意地,把耳朵留下了。

“谁?啊你说周……”那位女伴年纪稍长,及时收了声,不屑地从鼻子里哼出一声,“那当然帅,没生那张好面皮能爬到今天的位置?包装得再好看,不还是个靠女人吃饭的小白脸。”

“这话不对吧,那个周……”叶修突然插进来,依样学样地收了声,“在圈内名声这么差?”

“你是……?”女伴回头看了眼叶修,生面孔,有些防备。
“哦,我是今天新来的,刚到香港。”张青听见他这不明不白地自我介绍,忙转过来想说些什么,却被叶修的眼神止住了。

“那难怪你不知道了,”女人一脸了然里透着些得意,“他那些事连我们这种小鱼小虾都知道,大佬们就更看不上他了。没看新闻吗?上周谁的酒宴,金管局的副总直接当众说不和那谁坐一桌呢,啧啧啧要是我羞也羞死了……”

“哎哎,这个我也知道。也不知道上面怎么想的,偏偏要和这种人合作。”电梯右侧、胸前挂“投资部”牌子的男人也加入进来。

“我还真查过他的履历,看起来挺唬人——不过要我说那些学历资历都是假的吧,真这么牛逼,不好好在美国待着来香港干什么?还不是图陈家在香港说得上话。”

……

一片嘈杂声里,张青只见叶修面色越来越沉,心里也跟着七上八下地打鼓。大概是不满属下这么在背地里嚼人舌根?他想出言提醒一句,还正在措辞呢,就听一旁的叶修忽地冒出一句。

“不要以讹传讹。”

声音不大,词锋也不利;不知怎么的,偏偏就让原本一团热议的电梯戛然一静。大约谁都听出了几分严肃和隐约的怒气。

还是最初抛出话题的那个年长女职员最先嗤笑了一句,“你这么认真做什么,不知道的以为你和那位多熟…….”

电梯到站,“叮咚”一声压过了她的话尾。叶修像没听到她的圆场,沉默着走出去。苏沐秋就等在电梯口,一把将人劫过来,“怎么这么慢,天华和投行的人都到了……叶修?”

趁着电梯门还没闭上,叶修愣是从苏沐秋的胳膊下扭回头,迎着呆若木鸡的一电梯人的目光,扔下一句,“我和那位是挺熟的,”他顿了顿,依旧是那句,“不要以讹传讹。”

 

苏沐秋拐着叶修往会议厅走,嘴上没问,心里简直奇了。

叶修是个什么脾气他还不清楚?动气的时候少之又少,别说和一群素不相识的下属,更别说还动用了他平常最看不上的身份威压。

走到最后一个拐角,叶修摇摇手让苏沐秋先进去,自己走到一边的吸烟区慢悠悠点上一根儿。

还说没生气。苏沐秋瞧着好笑,转头盘问一路跟上来的张青,“怎么回事?”

张青简要说了电梯里的情形。难为他一脸迷茫,愣是说得苏沐秋一脸大彻大悟;而等到苏沐秋进了会议厅看见今天过来的是谁,脑子里当下跑出来一群小人儿捶地大笑满地打滚。

“开始吗。”周泽楷已经在会场等了一会儿了,情绪说不上好。

苏沐秋情绪超好,淡定地说,“再等会儿。”

 

叶修能想象到周泽楷的事会被人怎样编排、歪曲、再当成个茶余饭后的谈资被人散播出去。

嫉妒和恶意是弱者的常态。初来乍到,香港这块是非之地能有几人真的了解周泽楷其人?单是“无甚根基,空降高位”就足够引来下位者的一排排暗枪了。

他想得通,也谈不上冲动;可让他亲眼看着别人如何将那些污蔑讹言冠在周泽楷的名字后面,嗓子眼儿里还是有一口气腾地烧起来。

你们知道周泽楷些什么。

这个念头一旦起来就停不住了,在脑海里反复地、翻滚着煮,边煮边溢,窜到四肢百骸之间,烧得叶修整个内里通红灼痛。他抽了一根凉烟,把薄荷的凉气送进去,一口续一口;红就渐渐褪去了,痛也沉下去,没有消失,只是积累下来。

一根烟燃尽,叶修招呼张青随他进去。

 他的目光垂下去的时候,叶修看见的还是张青一只殷勤的手和那个花纹繁复的门把手;目光再一抬起,视野的焦准都不用他指挥,自动先对上了左侧正中那张“挺熟”的脸。

周泽楷望见他明显愣了一下。

眼睛睁大,嘴巴微张,实实在在是惊讶到了;惊完了,讶也没转成喜,反倒把眉心蹙起来,像在费力压着什么情绪。

叶修却管不了他有什么情绪了。上次遥遥一眼,已经远得像上辈子的事。

才一见到本尊,刚刚沉积的那点儿痛觉立刻被勾动了,连着记忆、连着叶修被关久了的身心,一下子也全活过来了。

心思一松动,他居然想起来了——好几天前那个做了一半、被研究院的电话搅起来的梦。当时刚醒过来他还觉得是噩梦,现在回想起来其实也不算是,不过是难受一些。

那梦里的无疑是周泽楷。茫茫暗暗的影子,像是站在那晚那家咖啡门前的黄灯下,也是这么皱着眉,皱眉也是这么好看,低声跟他抱怨道,还不来找我。

这不是来了吗。你当谁不想来。

叶修忍不住笑,越看他那些不满意的表情就越想笑。就索性没去落座,也没理一脸看戏的苏沐秋,直直走到周泽楷位子前抓住他的手,笑吟吟地,摇了一摇。

他说:“周董事,你好啊。”

 

议程开始没多久,立在屏幕一侧讲slides的天华高科总经理冷汗都快滴下来。

大股东花旗这边,周总还是一贯沉默;未来控股股东叶氏这边,一位苏总笑得置身事外,另一位叶总更是全程低头翻报告,像是压根没在听,着实让他摸不到脉。

“……目前和叶氏初步达成的收购方案大概就是这样,各位总还有意见可以——”

“我有。”叶修将报告往桌面上一扣,懒洋洋靠上椅背,“叶氏50.1%的股权控制力不够,至少加到70%才稳。”

“这……”天华总经理的冷汗彻底下来了,急的。

“叶修,叶秋的意思是……”

“我知道,”叶修不耐烦地打了个手势按住苏沐秋,“交给我了就听我的。剩下的通过三康人寿出面,让天华再定向增发十八九个百分点呗。”

替我安排这么好?当我不在场?天华总经理猛一下子好不适应叶修这种节奏,话都接不溜了,“叶总,这个要股东会回去讨论才行,这么突然我也……”

“那就讨论啊,大股东不就在那儿坐着?”叶修冲周泽楷扬扬下巴。

被点到名,花旗的董秘终于见自家老板动了动——换了个轻松些的坐姿,腿长,摆久了会僵。眼神倒是不用动了,原本就锁死在对面叶总身上。

 “……一致行动人?”半天,周泽楷总算开了金口。

看叶修说得轻巧,报上的数字却不会随意,哪怕叶氏加上叶氏控股的三康人寿,离叶修的70%期望还差两三点,必然是找到了合适的一致行动人补足。

“你行你上,严肃的。”叶修看上去很正经。

“……不上。”总不能说自己“不行”吧。周泽楷门儿清,不着他的道——14.3%的花旗股份,定增稀释过之后连这都不足,白白给叶氏做什么嫁衣。

“哎,放弃了年终超越高盛的最大机会,替你遗憾。”

“……”

“不然花旗再转卖我们4%?报价好商量。”

“不转。”这态度是想买什么?白菜?

……

天华高科夹在两边阵营之间,左听听,右看看,作为话题的中心愣是插不进话题。在叶修搅起来一片绝望里,总经理终于只剩一个念头: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叶修,到底什么路数?

 

散了会,眼下来路不明的此人正被张青引着去取公司配车。不出意外的,在停车场入口处被周泽楷的董秘拦下了。

递完名片,董秘张罗着一张笑脸给老板传话,“叶总打扰您了,我们周董让我……”

“行了,直接说什么地方吧。”叶修大手一挥,还挺豪气,“我来都来了,总得给个机会让他请顿饭吧。”

这下张青彻底懂了。难怪叶修方才在电梯里那个反应,原来早就和周董事是近友。

“嗯……叶总,周董事今晚的饭局恐怕不好推,不然改日您看……”这就很尴尬了。董秘支吾了几句,干脆直接把东西交给叶修,“周董是让我把这个给您,说照顾不周,今天先安排您好好休息。”

叶修接过那个小皮夹,拇指和食指一搭,从里面捏出张房卡。

卡面精致,AA酒店,左转一百米就到,倒是近。叶修摇头啧了几声,居然大方地装进口袋里,“行,你们周董可真会安排人。”

……张青瞬间觉得自己又不懂了。房卡,他想得不能再多。

 

叶修什么也没想。开好的不限期豪华套间,离公司又近,不住白不住。

刷卡开门,简单收拾了行李,订酒店餐,洗澡换衣……搞完这些快磨到十一点钟,叶修正打算到阳台躺椅上舒舒服服抽两根睡前烟的时候,门铃终于响了。

只响了那一声,拖得长长的。叶修知道是谁,门外的人也知道他知道。

叶修不慌不忙地穿好拖鞋,一路踢踢啦啦走到门前,抽掉安全锁,门都被拉开一线了突然又想再玩儿一下,就对着小门缝儿问话:“谁啊。”

反应还挺大。门面“咚”地一声挨了脚踹,一只看起来就挺贵的皮鞋随即从门缝里卡进来;膝盖在外侧又一用力,强横地把门顶开了一半。

周泽楷一侧肩膀挤进来,手臂伸长了去抓叶修的肩。他穿着比下午那身还隆重些的套装,额发却有些乱了,单独见到叶修、彻底不用再收敛的那对横眉怒目更谈不上体面。

叶修也不看看气氛居然还敢来,一边用力回挤房门一边接着逗,“哎周先生您什么事啊,怎么能硬闯呢?”

比力气他哪算个的对手。周泽楷发了狠,半边身子用力撞开房门大步跨进去,半拖半抱地把叶修扔上床,扯下领带,三下五除二就把那双优美又作恶的手给捆上了。

“哟,这算是哪一出儿啊小周?”叶修挣了两下挣不动,两手就老实地举在头顶上不动了,也不演了,倒还是在笑。

乍一下消失,又乍一下出来,一点儿消息都不告诉我。

叶秋知道情况,连苏沐秋也知道,就他周泽楷傻子似地,找也找不到,帮也帮不上,担心得要死了又急得能活过来。

真行,叶修。你真是好样儿的。

周泽楷把西装外套抛在地上,两腿跪上床面夹在他身侧,两手按住他的肩,居高临下地逼近了,硬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

“Room service.”



——————————————————————————————————————————

9465/146280  猜猜这是啥?(

答:肉的字数/正文字数  

原来这篇这么清淡,不应该(小周音)


评论(75)
热度(155)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