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一晌贪欢47

下次更肯定到圣诞了......orz

————————————————————————————————————————————


叶修靠在周泽楷办公室的长沙发上,看着他对总部上级做电话汇报。

周泽楷讲英文好听极了,声音从他所站的窗边,绕过风格现代的办公桌、室内植物、墙上的挂画、造型简洁的壁灯,不徐不疾地传过来,稳重而平和。

伴着这种声线慢慢打量着这件办公室的陈设和环境,那种陌生感又强烈地反弹回来了。

 

两人朝夕相处的日子已经远到模糊,再见面的几次都是兵荒马乱的场合,现在真的静下来,让叶修在工作开始前得了这么一段空闲分个神、好好梳理两人的关系,又确实不知道该从何下手了。

原本两人就诸多前尘过往纠葛太深,叶修又突然出现在香港,一下子谁的心态都很难摆平,再加上心情和酒精的因素,该不该睡也睡过了,该不该亲也亲过了,再说他俩不是那种关系不免矫情;可真要说是正式交往了,其实又有很多话都没说开,那点儿奇怪的生分时不时就跑出来哽得人别扭。

叶修不是什么感性的人,看似手段灵活发散花样百出,内里的思维方式其实非常朴实直接。总之状况是比之前好多了,既然周身的限制松弛了,两人就要合起心往一处走;总之是他打心底里疼周泽楷,想他好,不想让任何一句诋毁泼在他身上。

倒不是怕了这些非议,不过是叶修厉害惯了,也一路看着周泽楷厉害惯了。换了地方换了身份,他身上教书育人的匠人情怀敛了几分,重回金融圈征伐的那股心气又升起来了。

 

他15岁白手离家,冒名进嘉世,带着苏沐秋赶着政策浪潮做夹层融资,逐步借合作协议将业务拓展到信贷、债券和实质上的信托基金,仅用了三年多时间,嘉世就凭着这股强劲连贯的现金流,从一个注册资金仅200万的杭州小地产公司变成一座雄踞长三角的地产金融集团。

而用实实在在的业绩让一些人闭嘴,对于眼下的他们而言,最缺的也仅仅是时间和更好的机遇罢了。可是就连这点时间,叶修都嫌久;就连机遇,叶修都不想被动地等。

来香港前他已经细细数过了自己手中的资源和需要但欠缺的部分,对叶氏香港未来五年、十年乃至二十年的发展框架做好了初步构想。实现对天华高科的绝对优势控股、借壳上市、打造叶氏的港资平台仅仅只是起步,更为关键的是后续的投资跟进,与内地的联动,逐步建立业务链条完整的金控集团。

如果能够实现,叶氏将拥有北京之外的第二个金融业务中心,位置更加优厚,资源转流更加高效,甚至有实力实现叶父一生的夙愿:安全地削弱、拔除叶氏根基中的不安定因素,包括政治影响。

这样庞大到看似有些异想天开的构想并不是叶修一时心血来潮的产物,而是基于长久以来对叶氏的了解与考量,并在和叶秋的沟通之后取得了他的支持。

作为一切一切的根基,叶秋选择天华高科这一对象是具有战略眼光的,无论是体量、核心业务、资本构成、股东结构,天华都是叶氏香港当前能力下的最优之选。在叶秋原先的视角下,花旗只是一个并购对象的大股东;而在叶修的规划下,天华的作用更加凸显,与之相伴提升的是今天这场谈判的重要性。

于公,花旗是叶氏香港未来一年中最为重要的合作伙伴;于私,周泽楷是整个中环圈最令叶修期待的合作对象。

 

电话会议结束。周泽楷按掉挂机键,坐回办公椅上微笑着望向似乎正在发呆的叶修,“我们开始?”

叶修稳了稳神,很快进入角色,“开始吧。”

整整三个小时,除了两个业务经理进去送文件,周泽楷办公室的门就没开合过。Jason一早见叶修过来就有点忐忑,中间借着换咖啡的功夫进去了两次,里面的两个工作狂都投入得很,压根儿没注意到他似的。

第一次进去时周泽楷表情严肃,对着合作案的某个条款不断质疑,气氛很是紧张;第二次气氛好了些,但依然不算轻松。叶修揉着太阳穴说着“绝对是合规的,10月份刚通过的管理条例,年内就会发下来,不信你现在就把你们的法顾叫过来”,一手探进口袋里拿烟,“烟灰缸呢?”

周泽楷敲着键盘不为所动,“没有,办公区禁烟。”

Jason瞄了一眼自己手边的烟灰缸,默默塞进了茶水柜的最里层。

 

整个合作案以狂风过境般的高效研究完一遍,刚好十二点。周泽楷“啪”地合上文件夹,立刻罢工,活脱脱就是以前下课铃一响必然第一个走出教室的架势。

叶修跟着伸了个懒腰,“我说小周,跟你谈个事儿真费劲……挺难糊弄啊。”

周泽楷扯了扯叶修的西装外套,收拾平整了,替他扣好扣子,“专业。”然后手又抬上去,整领带,“你更费劲。”

“嗯,我更专业。”叶修赞同地点点头。

......主要是你这幅光鲜又自信的样子特别影响我的专业。周泽楷笑了笑,右手顺着颈线爬上去,拇指点在叶修柔软的嘴唇上戳了戳,“请你吃饭?”

叶修一努嘴,对着他的指尖亲了一口,“成啊,吃顿贵的。”

 

周泽楷熟门熟路地带着叶修去了一家雅致的潮州菜馆,两个人愣是点了八个菜,从潮州翅到白焯螺盏摆了满满一桌,配上盘边精致的蔬果雕刻和一小壶铁观音,忙了一上午的两人顿时食指大动。

叶修真有点儿饿了,闷着头吃了二十分钟才觉得不太对,好像得说点儿什么,才擦了把嘴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周泽楷聊天。好在周泽楷也是个闷的,自然不会嫌他闷,除了见叶修有把刚才的工作拖到饭桌上继续谈的趋势、适当打断了一下之外,基本不挑话题,由着叶修的话题漫天漫天地从香港殖民史跳到英国大选再跳到苏沐橙最近追的TVB八点档。

一直聊到M大新编的教材印刷返工的时候,茶饭都进行了八成,叶修见周泽楷神色一动,像是想说什么。

叶修知道他想说什么,不如说,早就等着他问。学校里要是好好儿的他又怎么会突然来香港呢。

可偏偏这件事儿,叶修不好解释。他还不算完全脱离了调查期,科研成果涉及机密,叶秋那边的运作更不方便透露。诚然,告诉了周泽楷他也不会走漏什么风声,可是涉及学术界教育界的种种内幕,他也的确插不上手,徒增一个人的烦恼罢了。

叶修伸着筷子往猪皮花生的盘子里夹了一口,“被人陷害了。没事儿,我自己能处理。”

说完他就自我反省了一下,话是这个话,说不能这么说,估摸着周泽楷心里要不舒服。面上装得没事儿似的瞟了一眼对面的表情,果然皱着眉。

“谁?”

叶修夹了块儿卤水鸭,蘸了蘸蒜茸醋,放进周泽楷碗里,这次斟酌了一下措辞,“不是单个谁的问题,我在学校和研究院的电脑都被做过手脚,明显是有组织有预谋有分工的栽赃。我心里基本都有数,该安排的都安排下去了,等忙完……”

周泽楷仔细地挑出鸭骨头,根本不听叶修那一堆分散他注意力的说辞,“所以,谁?”

叶修无奈,只好交代:“嘉世。”

看周泽楷反应还算平静,又补了一句,“刚才谈合作案的时候我也跟你说了,嘉世的股份我以后还有安排,暂时不动;诬陷和伪证的事儿还是我自己来吧,我自己知道情况,也认识人。”

事到如今,他似乎有点明白周泽楷上次在生什么气了;因此又有点担心,以周泽楷现在的能量,真要追究一个内部千疮百孔、风雨飘摇的嘉世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周泽楷举着筷子想了一会儿,最终只是说了句,“嗯,听你的。”

他没再追问下去,让叶修慢慢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不得不惊讶于他这种成熟的退让式的体贴,不得不感慨于时间在周泽楷身上的慷慨沉淀。

谈判时顶级的专业素质不必说,单是两人私下的相处,包括这次退让,包括刚刚切入这个话题的时机和方式,包括看似随意实则久违的这一顿饭,包括在酒会那种复杂的社交场合下表现出的种种既绅士又饱含占有欲的言语动作——不得不说,坚实的财富和地位让周泽楷的心态自如多了,也更加知道如何发挥自己的魅力。

别说,这一套叶修自己没什么自觉;换成周泽楷来做,他还真吃这一套。

 吃饱喝足,盘子一推,叶修端正了一下坐姿,也想表个态,“小周,那什么……咱俩的事儿我也仔细想了想。”

他这么一来,把周泽楷都搞得有点紧张,端着茶盏示意他接着说。

“嗨,怎么说呢……”叶修挠挠发尾,稍微有点儿张不开嘴,“咱们俩吧,这么多年,其实好多事儿算也算不清了。”

“嗯。”周泽楷还没摸着叶修的脉,没敢随便接话。

“要说根本上也没谁对不起谁,挺公平自愿的……不然干脆就,对冲,平仓?”

周泽楷有点儿想笑。嗯,这很叶修。

“哎你笑什么啊,严肃的。以前的事儿就不提了,一切从头开始。”

“好。”

“就从今天开始,我要追你。”

周泽楷直接笑出来了。笑完还忍不住,挑衅了一小下,“我教你?”

叶修也觉得这么说出来挺蠢的,低头喝口茶,装淡定,“你教啊。”

“嗯……尊重我的兴趣爱好?之类?”周泽楷开始扯。叶修还认真看着他,点点头。

“那你什么爱好啊?”

周泽楷张张嘴,还没继续扯出来,结账的服务生已经拿着刷卡机过来了。等周泽楷迅速地刷完卡,签了单,拿了收据,叶修才突然反应过来:他现在可是在追人。追求对象这样让他很没有面子。

周泽楷看出来了,手指敲了敲卡面,温柔地给他找台阶下。

“爱好之一。”——给你花钱。


评论(62)
热度(194)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