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一晌贪欢48

在罗琳写魔法石的小咖啡馆码完了,圣地已朝拜hhhh 圣诞晚了,新年快乐!

————————————————————————————————————————


终于从长达五个半小时的某大型国企的IPO会议里解脱出来,周泽楷顺手捞过Jason眼神伶俐递上来的大杯拿铁——with extra shot——皱着眉猛灌了几口,脚下大步流星,嘴上还在一刻不停地催问着已经连续四十多个小时没离开公司的可怜小助理。

 

“说进度。”                                               

“会议记录Chris半小时后发您邮箱,另外刚刚coffeebreak ,HSBC来探了口风,那个GM似乎想单独约您谈谈。”

周泽楷“嗯”了一声,没有给什么明确回复,抬手示意继续。

“进腾资本的重组启动会已经结束,项目书、银行资证、审计报告,所有评估文件已经送到您办公室,明天下午3点钟,进腾的CFO和法顾将组织二次会议;桦峰制药的调研报告今天下午五点due;另外,今晚十点钟,陈会长家的小公子办生日会……”

周泽楷跨进电梯,疲惫地捏了捏眉心,一一安排下去,“进腾,Liz跟进;桦峰,会上讨论;陈家……我跟Maggie讲。”说到这儿,周泽楷眼皮微微一跳,追问了一句,“港监会那边?”

Jason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您是问叶氏收购天华高科,整合的那个新的金控集团?哦还有,就是这件事,陈小姐让您明天下午3点钟左右抽个时间面谈。”                                        

时间撞得厉害。

周泽楷深呼一口气,默默梳理了一下,“OK,明天上午桦峰,下午进腾,6点以后约汇丰的GM,不要太正式,吃个饭……现在联系Maggie,我四十分钟后到她楼下。”

“好的。”Jason条件反射地先应了下来,脑子慢半拍地转了一圈,突然面露难色,“可是……”

“怎么,她不在香港?”

“是叶先生回香港了。”

周泽楷脚步一滞。这么重要的事竟然忘了第一时间跟老板汇报,Jason暗自懊恼着,接下去的话不由得降下音量,语气发虚,“……就在您办公室,等挺久了。”

 

周泽楷难得在进自己办公室的时候敲了敲门。

“进。”里面的人应得倒干脆,没有一丝鸠占鹊巢的心虚。

周泽楷不禁一笑,推门进去,视线先扫到沙发扶手上随意挂着的外套,又顺着那条从他办公桌上的插头一直拉到沙发另一头的电源线,绕回到银灰色的笔记本、笔记本下垫着的一双腿、以及这双腿的主人身上。

“什么会啊可真够长的……不知道的以为他们在会上直接投票把你处决了。”叶修揉揉鼻尖,低声吐了个槽。

他穿了件暗紫色的羊毛衫,在自己背后塞了两个鼓鼓囊囊的靠枕,整个形象又随意又柔软,跟收购前夕眼圈乌黑一嘴血泡的憔悴模样,或是财经杂志里精修细画的采访照都大相径庭。

眼前的这个就只是叶修,没有头衔,也不用称呼。他刚刚回内地出了一趟两周的公差,明早九点之前都还算假期。他花了足足两个月时间,混熟了心上人身边所有的行政,并在头号小叛徒Jason的里应外合下,一路通畅地溜进这间已经混熟了的办公室。

“哪能啊。”周泽楷十分不服。讲道理,他这一年来的业绩非常漂亮,甚至让他不得不担心自己即将面临涨工资的危险。

他放下文件夹和咖啡杯,跨过电源线,把自己塞进叶修身边最近的空间,挺大个人整个儿歪在沙发上,头靠肩膀,两手抄过背脊和腰线,一合,牢牢地把人扣在怀里。

“等多久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没成想这么顺利,手续快的话今年内京垣金控集团就能做起来,这次出差我接触了几家PE,深圳的、北京的,我觉得目前来看PE新三板上市是可行的,所以下一步……”

“聊工作,算加班。”周泽楷抓着他的手把玩,趁机在他手心里画了个美元符号。加班费。

“……好好好不聊了,跟你说点儿休闲的。”叶修把电脑屏幕转向他,“刚刚等你的时候无聊,看了一篇Monte-Carlos方法改进的新论文,推演了一下,还蛮有意思的。”

“……”

周泽楷多少年没和屏幕第一行的“programdefine mysim, rclass”打过交道了,面生得很。望望它,再望望叶修,他觉得有必要让后者define一下什么叫休闲。于是严肃地凑近过去,戳了戳自己的右脸。

例行周氏撒娇。

叶修不太受得了,嘴巴自动追过去在他脸蛋儿上凑了几口,又猛地觉察出自己差点被这小子带跑节奏,于是撤开嘴唇,把他从沙发垫夹层摸出来的“罪证”往周泽楷怀里一撂,冷酷地问,“你等会儿……这是什么。”

周泽楷小心翼翼地捏起来,警察现场取证似的,仔细看了看。半包MEVIUS,蓝莓爆珠。嗯还是日版的。

“嗯……烟。”周泽楷说得很客观。

“知错了没?”叶修问得很主观。

“我错了。”周泽楷老老实实伏法认罪了。叶修刚打算大方地撤诉继续刚才的,就听见他又补了一句,“……Maggie的,别多想。”

等等,哪里不对?

正确的台词不应该是“我错了我不该骗你说我办公室禁烟还一骗就骗了两个月”然后献上烟灰缸吗?现在是在暗示什么?我吃了个闲醋还无理取闹?

这个小周,明显是想搞事情。还笑吟吟的,性质非常恶劣。

叶修在心里结了案,刚要上升高度,没想到对方比他还快。周泽楷低头一看表,一下子站起来,模式秒切换,“和Maggie约好了,京垣审批的事,一起去?”

 

叶修其实见过Maggie很多次了,场合不同身份不同,有时是明星Maggie Chen,有时是“陈家人”,有时是港监会的陈董,可说来说去有一个身份也是绕不过的:周泽楷对外的“正牌女友”。

眼下周泽楷就坐在右手边的椅子上,主角到齐,三不缺一,还能在咖啡厅各自抱着个电脑围一桌聊一小时,谈完公事再其乐融融地喝杯咖啡。

周泽楷的正牌男友叶修表示,毫无压力。金钱的力量就是如此神奇。

Maggie这样的合作伙伴实在很理想。聪明高效,沟通成本很低;背景深厚,人脉广阔;情商很高,很擅长察言观色并抓住一切可乘之机。

叶氏收购天华高科整合为“京垣金控”重新上市,其中涉及重重审核环节,没有内部推动很难提高效率;周泽楷引荐了Maggie,在此博弈中为花旗赢得了更多股份和话语权并作为股东密切关注京垣的进展;Maggie也不吃亏,经过一小时的旁敲侧击,她已经为手下基金日后和京垣的合作设想了几种方案。比起周泽楷,她甚至更笃定地看好京垣的前景:她深谙家族企业的运转规则,更不会低估叶氏深植内地核心城市所储存的能量。

结束了这场令三方都服服帖帖通体舒畅的下午茶,Maggie最先收拾好包,利索地穿好披肩。

“那就下周等我消息?哦还有件事,可能要和叶总您打个商量。”

叶修正费劲地把电脑塞进尺寸不合的包里,听到女士点名,手都来不及拿出来就忙着抬起头。

Maggie唤了声叶修,自己却转过去对着周泽楷一笑,精细保养的手熟门熟路地搭上他的胳膊,“下周的金马典礼,能从您这儿借一下这位吗?”

叶修有点跑神,不知怎么,视线顺着她的手腕向下正好落在她包里的烟盒上,黏住了一瞬,马上挣开了,然后轻轻松松地把这个小玩笑接了下去。

 

出了门,叶修先去开车。Maggie远远望着他老练又稳健把车倒出来,对这位初次深聊的叶总做出了一个相当真诚又相当失真的评价,“Cuty.”

周泽楷笑了,“别逗他。”

Maggie耸耸肩,瞥了一眼他那件紧紧裹在身上也不足以抵御傍晚降温的薄风衣,“穿得比我还少?Seriously?”

周泽楷立在风口冻得牙齿咯咯响,几乎是跑下台阶去拉车门。钻进去之前,不忘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回了一句,“I have a DATE.”

Maggie大笑出声,在后视镜里冲他们挥挥手。

 叶修打着方向盘,有点无语。他也号称“追周泽楷”蛮久了,回想起来简直像立了个flag,自从话一出口,两个人就忙得像俩陀螺。

见不了面的时候居多。见了面,不是在你办公室就是我办公室;吃个饭,不是你家工作餐就是我家工作餐。经典套路里的吃饭电影轧马路统统没有,周泽楷得是心多大才能觉得他俩一直在date?叶修心里一片啧啧啧啧。

“什么安排?”周泽楷总算在车里暖回来了,想起来问了。

“忘跟你招呼了——老魏带着媳妇儿来旅游,明早走,今晚一块儿吃个饭?”

周泽楷仰着头,慢慢眨了两下眼,有点儿想不起来是谁。

“正常,你没上过他的课。对了他是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导师,他俩本科时候一把陈年黑料……使劲挖,别客气。”

“嗯。”周泽楷眼睛一亮,来劲了。

 

餐厅是叶修定的,离魏琛夫妻俩住的地方不远,老熟人没那么多讲究,老魏他们先到就先点了菜。叶修早饿了,一进门先盯桌子,可惜还没来得及被食物的香气淹没,就先被各式各样铺了一地的购物袋淹没了。

红光满面的魏太太正摆弄着刚买来的瓶瓶罐罐,一见叶修,挺热情地过来打招呼。老魏反应慢一点,表情不太热情地跨过用自己小半年工资铺成的一地袋子,近距离端详了一下叶修,摇摇头。

“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金钱的腐蚀——怎么样老叶,我愿意用我高尚而纯洁的人民教师身份和你交换,把你从这种痛苦里解脱出来。”

叶修“呵呵”他一脸。

“得了便宜还卖乖,不是你在办公室可着嫂子的年轻漂亮吹了三个月的时候了?”魏太太足足比魏琛小了八岁,性格比年龄还更天真一点儿。

魏琛则回了一个“哎你个老光棍不懂感情”的怜悯表情给他。说到这儿了,他又暗搓搓地往前凑得更近,挤眉弄眼的。

“你这停职停得值啊,港航上发的杂志都能看见你。怎么样,跳出贫下中农圈儿了也没个顺眼的?”

“有啊,”叶修老配合,一脸神秘地吊着老魏的胃口,“人我都带来了,年轻漂亮,包你满意。”

这话说得毛病大了,什么叫包我满意,只要不是我家那口儿“年轻漂亮”,关我屁事啊。魏琛眉毛一抖,把烟点上,准备好好和叶修拎拎清楚。

因为停车晚到一步的周泽楷正好推门进来,一见魏琛的架势,像是想安抚他似的笑了笑,然后规规矩矩喊了声“魏老师。”

“……”

这个年轻漂亮,魏琛是服气的。

周泽楷不认识他,他倒是对周泽楷熟得很。当年跟喻文州、黄少天两个小崽子聊天磨牙的时候,没少拿他和老叶种种不清不楚的事儿当零食瓜子磕着玩儿。这这这、这意思是,还搞着呢?挺大瘾?

周泽楷知道叶修过来不单是和魏琛吃饭,就放着他们聊没插话,自己走到餐桌边一口一个“师母”哄得魏太太心花怒放,俩人还能一对一答地聊什么护肤保健,又从钱夹里拿出好几张花里胡哨的什么积分打折卡完成了对魏太太的最后收割。

叶修一边和老魏聊金融院的事,一边分着心盯周泽楷,看到最后简直看愣了:这个套路精居然敢说自己叫周泽楷?

那个和陌生女性单独说话超过三分钟就得手放兜里给他发“SOS”短信的周泽楷?他们俩跑腿儿给苏沐橙买个卫生棉都臊得跟什么似的、永远杵在门口“你动手,我放风”的周泽楷?

“人是会变的。”叶修感慨道。

“人是会变的。”魏琛跟着感慨,“就说老齐,以前老金在的时候也没见他有这么多花花肠子啊?你出事之后,看他黏着刘倍和新院长黏得跟鼻涕虫似的,老脸都不要了评上个正教,刘倍评了副教——我呸,多大意思。

叶修把注意力收回来,跟着弹了弹烟灰,“谁说不是呢。院里你帮我留点神,能登我工号和邮箱的肯定是进了我办公室用了我的电脑。我估摸着走廊那破监控正好罢工了?”

“我打听了,说是早坏了。不过刘倍那小子那一阵子确实鬼头鬼脑的,不大正常,你说他犯的着这么针对你?不就是在会上说了他几句……”

叶修摇摇手,“不至于,他背后有人撺掇。”然后勾勾手指让魏琛把耳朵贴上,压着气音把内情倒出来,“刘倍有个堂兄,叫刘皓。新院长是刘皓的姐夫,调M大这事里面还有陶轩的猫腻儿。”

魏琛愣了半天,眼睛瞪得老大,“老叶,你早知道……”

“说什么悄悄话呢!有什么话吃了饭再说,快快快,你们俩个把烟掐掉。”正说着,魏太太却突然拍着桌子发话了,而且明显背后有个小帅哥在撺掇。

天大地大,媳妇儿最大。两人默契地闭嘴,洗手,入席。

这个行为,不管是针对叶修饭前抽烟还是针对叶修当着自己的面和别人咬耳朵,叶修都觉得周泽楷那个得逞的微笑简直,矫情;魏琛觉得他们这些基佬简直,嚣张。

 

席间魏琛似乎心情不大好,一直在劝酒,自己更没少喝,娇小的魏太太几乎扛不住他,一步三晃悠地荡出电梯。叶修也没捱住久劝,稍微随了几口,只有周泽楷为了开车一滴没沾。

就因为这点酒,四人在楼下分别的情景稍有点儿荒诞可笑:

魏琛的确是醉了,嘴里骂骂咧咧地说院里这个那个不是东西;叶修看似很亢奋地接着他的话,仔细一听他嘴里叨咕的,居然是下午看的那篇Monte-Carlos;魏太太忙着跟周泽楷道谢;周泽楷从电梯里开始手机铃声就没停过,只得一脸歉意地退到一边讲电话。

好不容易从这一片混乱里送走了老魏两口子,停车位一下子静下来。周泽楷最后“嗯”了几声,挂掉电话,回头去找叶修。

叶修有点酒精过敏,碰一点儿就全身发热,现在连羊毛衫都脱了胡乱卷在手里,凉飕飕的夜风穿过去,他上身就穿了一件衬衫。原本像是站在车边发呆,周泽楷朝他走了两步,就把他惊动了,一歪头朝他看过来。

也不知道是因为魏琛讲了太多学校的事,还是因为这件简单的白衬衫,或者仅仅是叶修现在这个眼神,周泽楷一瞬间觉得心窝里都软透了。

太不公平了,时间在叶修身上仿佛只是个静止的挂件。几年又几年地过着,人面人心都逃不过它的颠覆,而那个人最初吸引你的那个样子居然都还存在,毫不喧哗地,等着某一天被你再次找到。

周泽楷不露声色地打开车门,把人从驾驶位上赶下去,“我开。”

叶修还跟他对视了几秒,像是在搜索什么理由反驳他;最终妥协,绕到另一边的副驾位上重新上车。

“背着我跟谁讲电话呢?”叶修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没事做,开始找司机的茬。

“江波涛。”

“哟,M大这群人还真是爱凑热闹,都赶到今天来了。”叶修换了个更舒服的靠法,脖子动了动,脑子没怎么动,顺嘴溜出一句,“真想赶紧回去……”

周泽楷没吭声。叶修脑子昏胀也没察觉,还笑了两声,继续找茬,“哎小周,叫声学长来听听呗。”

“……不叫。”

“叫一声怎么了,你以前可没少叫吧?乖点儿。”

周泽楷都被他的心血来潮和不讲理给整笑了,松开方向盘上的一只手去揪他的耳垂,“现在不行。”

“那什么时候才叫啊。”

“床上再叫。”

一下子,叶修觉得自己酒都醒了。脑子里快速过了一遍刚刚的几句话,心里坠坠地发沉。周泽楷方才被上车前的念想控制着,话从口出的时候也未必多想,见了叶修这个反应,又不得不再想想,表情也不大自在。

他们是有点太投入地想去扮演一个温柔亲昵的恋人角色了。眼下这些事业相连的关系、触手可及的距离、朝夕相处的机会,对周泽楷和叶修而言,太新鲜了,也太来之不易,很难有谁能保持自己的头顶高抬着不被安逸平和的日常所淹没。

他们想让对方忘了,也几乎已经让自己忘了,他们的处境并不安定,彼此的相处也太过小心翼翼。他们经常忙到脑子里挤不下一丝一毫儿女情长,又在儿女情长的时候大多只是拥抱,互相依偎,谨慎地接吻,没有约会,更没到床上那一步。

叶修舔了舔唇角,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

其实有什么大不了的呢,两个成年人,互相有好感,关系也稳定。等下周泽楷把车停在AA酒店门口的时候,就直接让他开进车库,然后把人带上楼,简单,可行。

可是还没等他回话呢,周泽楷自己先若无其事地把话岔开了,“早上八点,找你吃早饭?”

叶修被噎了一下,也就若无其事地没再提。

 

 在酒店门口道过晚安,两人心里都闷着事,各自在车里、电梯里,闭着眼自我反省。

叶修觉得自己到底还是少说了一句话;周泽楷正相反,觉得自己到底还是急躁了,不应该多说那一句。


评论(40)
热度(188)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