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一晌贪欢49


“一派胡言,一派胡言!”陈教授气得鼻头都红了,拐杖敲得地面咚咚响,“这些人是不把学术界搞得乌烟瘴气就不舒坦!小叶你听我的,不能让他们……” 

“陈老,陈老,您喝口茶,消消气。”叶修也没想到自己一番陈述罢了,还没开始摆证据呢,老爷子情绪就这么激动,忙递上茶,哑着嗓子劝慰。 

他只知道陈教授曾是教育部的老领导,兴许能往北京那边递得上话;却不知道当年的陈副部长正是牵扯进一次高层的黑幕事件里,不胜其烦,才在真相查明之后毅然辞职返校,甚至远离大陆来到港大才得以重建一方园地的。 

他见多了此类检举诬陷的手段,也见多了层层权利压叠下所谓真相的微渺。学校里的小政治暂且不谈,检举信中所谓的抄袭也实则漏洞百出,单是指向叶修将国家科研机密泄露出国外的此一条,用心极险恶,一旦坐实,断送的将是一个享有国际声誉的青年学者的学术生涯。 

陈教授强压怒火,从电话簿里找出几个电话给叶修,其中就有他在zjw任职的女婿。他嘱咐好叶修如何准备证据,帮他梳理其中教育系和政法系的几个主要负责人,他本人作为经济学界的泰斗也会在适当的时机造出舆论。 

叶修一一记下,可惜重感冒在身,千谢万谢都被咳嗽搅得零散,叫惜才的陈老又一阵痛心,直接将人赶回去要他养病。

上了车,张青早备好水和药。叶修看也不看,青白着一张脸一把吞下去,噎得不行,咕咚咕咚冲了好多水才算咽了,又把眼皮抬起一线,看了看药盒。
“小周让你买的?” 

“是周总直接让人送来的。他说您体质不一样,就吃这一种感冒药管用。” 

叶修“哦”了一声,又合起眼,嘴里咕哝了一句什么“表面工夫”。

连张青都听乐了,有点儿替周泽楷抱不平,“周总啊?我倒觉得人家真心实意得很,您这一病,哪次开会不是您歇着周总跑过来?连工作餐都改了,全会上上下下都得陪您吃清淡的病号饭,下了班还又送水果又送药的——这恩爱秀的,说真的,您就一点儿没感动?” 

又一叛徒。让他这么一分析,叶修也笑了,嘴上倒不在意,“那不是他心虚吗。” 

还记着上周金马奖典礼那茬儿呢?怎么回事儿您心里还不清楚?还什么恩爱什么秘密订婚我都不信您在这借题发挥什么呢?

张青一撇嘴,“吃醋”两个字儿从脑海里冒出来,还没溜出嘴就被理智给毙了。不管事实,只讲逻辑:怎么想,“吃醋”和“叶修”之间的ρ值都是0啊! 

不过,也不怪张青说他借题发挥,这几天叶修看上去是有点冷着周泽楷的意思。不是故意的,倒装着是故意的。 

就在上周一,苏沐秋在北京出了个不大不小的车祸,两腿和左臂不同程度骨折;没几天,叶秋也在苏沐秋病房里急性痛风发作,跟着住了院;叶修反倒成了状况最轻的,拖了两三周没治好的感冒开始显出些轻症心肌炎的症状。 

京垣集团正是上市前的关键期,苏沐秋这一走才显出平日里他担子的重量,叶秋在北京那一个庞大的摊子更不能丢着不管。叶修不能休息,连停都不敢停一下——这也是整个商业体系最叫叶修不自在的地方。

一旦进入这个体系,无论身份地位,都会成为这台机器的某一个零件,庞大的利益流动是机器的唯一驱动力,任何个体都无力使它停止运转。叶修曾经从这台机器上逃离了一次,现在呢?还没到时间逃离第二次。他毕竟不是十几岁的时候了。 

叶修的脑袋沉甸甸地靠在后座上,张青开车又稳又静,摇得他就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攥在手里的手机嗡嗡地响起来。叶修一个激灵醒了,看见了来电人,一阵咳嗽冲出来,震得人胸腔里一阵闷痛。 

“喂。”

声音还是又低又哑,张青有点担心地往镜子里看了一眼,却见叶修的脸色不寻常的严肃。他看这上司平易的模样看惯了,这下望过去竟觉得陌生。 

“叶修……你不要太过分!鱼死网破对谁都没好处。”听筒里的男人咬牙切齿,显然把这没人响应的半分钟等待视作一种傲慢。 

以前管他叫“叶秋”的人,也改口叫他“叶修”了;以前熟悉极了的声音,也跟着嘉世如今的境遇黯淡了许多。叶修心里没他那种恨劲儿,心情翻搅上来,发不出去,反倒不舒服。 

“陶轩,过分的不是我吧。” 

“你把股份拿出来,你的麻烦自然也就不麻烦了。” 

叶修呵笑了一声,“股份可以给你,不过我有点需求。电话里说不明白,下个月回北京我们再聊。” 

挂了电话,叶修半天没动静,病恹恹地缩在位子里琢磨。听陶轩的意思,叶秋在政商两面给他的压力都不小,嘉世也是真的人心散了,陶轩的股份居然维持不住局面,硬是来打他这份的主意。

只是如果不是叶秋和苏沐秋病的病伤的伤,想必陶轩这通电话照旧不会直接打到他这个当事人的手机上。谁知道他们两人背地里还替他挡过什么事儿。自己的事儿,他又什么时候躲在别人身后安生过。 

张青一直小心着叶修的表情,见他眉头越锁越深,就问了一句:“叶总,花旗的晚宴还去吗?不然先回去休息一下?” 

叶修没回答,倒是先接了电话,“喂,小周……晚上啊,晚上不一定呢,张青不让我去啊。” 

张青:“……”

人骨子里的性格是难改的。 

这么些年周泽楷应酬得多了,做场面的那套功夫不至于让人摘出毛病,可终究不爱那些,算不上长处。好在这“内向寡言”的招牌已经打出去了,中环圈人人知道,笑着一句“周总还是不爱说话啊”也就过去了,一般也没人专门逆着他的脾气寻他的麻烦。 

可这“一般”往往挡不住有些“不一般”的时候。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但凡花旗主办的宴会酒会,花旗大中华区主管的千金必会到场,到场必要找周泽楷,找周泽楷必要花样百出地提些逾越的要求。偏偏这个胡小姐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又被胡主管溺爱,心智和装扮上都比同龄的女孩儿早熟许多,乍一看颇有小女人的妩媚。 

这么个角色,连Maggie有时都不好应付,何况周泽楷。只好惹不起就躲,致完辞就到二楼的休息间和一群刚入职的小分析员打斯诺克。打了两局,Jason说胡小姐上楼了,他又轻车熟路地回到大厅,找了个人少的爵士吧台给叶修打电话。

叶修还是老毛病。原本体质就弱些,现在多了应酬,烟酒更离不开,普通的感冒拖久了总不见好,说也不听,说一句他能给你来一套。

关心则乱。周泽楷起身去吧台要酒,指尖叩着桌面等得正不耐烦,一阵冰块的哗啦响动里忽然杂进去一串人声。 

爵士乐柔滑浮动,普通的白炽灯光都显得粗粝,每桌只铺了几盏烛灯,火焰随着管乐的震动一跃一跃地晃荡出颜色和香气。

周泽楷这才看见,吧台另一侧还坐着一桌。喻文州斜靠在沙发臂上,指尖夹着烟,感觉到周泽楷的目光还探过来一眼,竟没招呼,没看见似的把头转回去,接着同对面人说话。 

周泽楷隐约听到几个音,是法语,就识趣地拿上酒杯走回原位。

没一会儿,喻文州和同桌的法国人像是要走。到了门口,法国人探手想搭喻文州的肩,被撤开了,有些愠怒地立在原地。喻文州还是笑着,轻松又岿然,那种笑却是周泽楷没见过的,仿佛疏离,又仿佛占尽上风时想逗对方乐子,显出一点点轻佻不恭。 

两人在门口僵持了几秒,还是喻文州说了句什么,又看了眼周泽楷。周泽楷会意,只好装个等待多时的样子过去解围,叫声“喻总”。那个法国人才摇摇头,自己走开了。
“一个搭讪的合作方,让你见笑了。”喻文州回过头,歉意地一笑。熟悉的模样又回来了,这样有些尴尬的场面倒叫他解释得坦荡极了。 

“经常?”周泽楷还真有点好奇。只不过他和喻文州太熟了,对喻文州和黄少天这么多年的绑定出现太习惯了,其实想想,像他这样的身边没几个爱慕者才算奇怪。 

“总有的吧。”喻文州也不谦虚,眼皮一抬,把危机推给对面了,“周董身边应该更多?” 

周泽楷老实地回想一了下,摇摇头,“没有男的。” 

喻文州笑了,“也对,小周其实不大像。” 

周泽楷慢吞吞地点了下头,又想了一想才说:“叶修也不像。” 

“我倒觉得他……”喻文州耸耸肩,却没说下去,另起了别的话头,“少天跟你情况接近,不招同性,反倒女人缘一直很好,刚上大学的时候还问我苏沐橙这样的女生该怎么追,”想想黄少天当时的表情,喻文州自己都笑了,笑完又有点感慨,“说实话,刚开始心里挺怕的,又觉得不太公平。” 

周泽楷眨眨眼,明白对方的意思,可又不明白为什么突然拿这个来敲打他。叶修不是喻文州,有时候,周泽楷倒宁愿叶修能“喻文州”一些。

对着这位喻学长提反对意见,尤其要慢。周泽楷酝酿了半天,还没酿出什么合适的话来,先被一声娇俏的呼喝打断了。 

“周泽楷!” 

爵士吧的玻璃门敞着。胡小姐正从对面的楼梯下来,望见门口的人影,先是一喜,接着柳眉一竖,从侍者的托盘里取了杯酒,气鼓鼓地冲过来。 

“周泽楷,你是不是故意躲着我,不想看见我?我就这么惹你讨厌?”说话间,不知是真是假的哭腔都跑出来了。喻文州忍着笑,没出声,拍拍周泽楷的肩头就撤退了。 

“……未成年,不能喝酒。”周泽楷更不知道说什么,哭笑不得,先把酒杯夺了过来。比他小十几岁的小姑娘,非要抬着下巴对他直呼其名,显示自己是个小大人。 

“那就罚你喝,谁让你躲着我,现在就喝……”胡小姐踮着脚去抢酒杯,整个人几乎扑在周泽楷怀里。她身子小小的,力气却使足了,穿得又清凉,推不得碰不得。周泽楷退得鞋跟贴上墙根,退无可退; 杯口也推过来,堪堪抵住他的嘴唇。 

“一口,就喝一口我就不缠你了。”小姑娘被他的消极反抗取悦了,甜甜地一笑,满是孩童式的蛮横和天真。

周泽楷摇摇头,虚握住她的手腕想从身前扯离。没想到刚一抬眼,几步之外,就和叶修微微惊诧的表情撞了个正着。

评论(52)
热度(191)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