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一晌贪欢50

看了上次的评论......决定再更几下谢罪orz

————————————————————————————————


“......忙着呢?”叶修怔了一下,还是起头打了招呼。
孩子的另一个特点是最会察言观色。眼看着周泽楷脸色变了,掌心都凉下来,不等谁发话,胡小姐自己就将手指松掉了,回过头,有些惊惶地挽了挽耳边的头发。
叶修才一进门就撞见这么个造型,的的确确是惊诧了一下;可惊诧完了,还是得妥当地收回匣子里,该走路走路,该说话说话。
还能怎么着,那一刻周泽楷的表情比他还惊呢,嘴型做出个“叶”字的,固在那里没发出声;还能怎么着,背影还挺像回事的,一转过来那张警惕着的小脸蛋可全露了馅。按他的划分,这连“姑娘”都算不上,顶多是个“丫头”。
叶修慢慢走过去,脸上的表情说不清,大概是没什么表情。然后稍微弯了点腰,先对胡小姐说;“我们有点事情要谈,能管你借几分钟吗?”
语气很正常,没有对着小孩子才有的那种特别的让步,也没有对着女孩子那种特别的客气,反倒叫胡小姐挑不出毛病,撅了撅嘴,走去一边了。
叶修知道自己状态不好,身上昏胀乏痛的难受劲儿没过去,在车上想了一路研究所和嘉世的事,心里的难受劲儿也没过去。

越是难受,脑子越是活泛得不听使唤,自己说出去的话自己倒先回味起来:前阵子Maggie从他这儿“借”周泽楷已经挺别扭的了;原来让他从别人那儿“借”周泽楷,更别扭。
叶修自己都觉得没道理,偏和这份别扭较上劲了,脸上越发放淡,当真掏出个文件夹和周泽楷说起京垣的股份合同,时间下个月,地点北京,签约仪式的种种种种。
周泽楷原本低头听着,也插不上话解释,心里惴惴的。可见叶修反而拿出一副“不用解释我都懂”“多大点事没什么”的面孔对着他,不咸不淡地跟他聊工作,又越看越来气。他们有四五天没见了,真忙到这种地步?周泽楷知道叶修的种种难处,了解他种种心中所想,因而他自己也挂念,也生气,也酸楚,统统叫体谅压下去了。等叶修全部说完,他才抬眼回了一句,“就这些?”
这些天不见,你想对我说的就这些?两分钟前我怀里还搂着个小姑娘,你想对我说的就这些?
叶修合上文件夹,还笑了笑,用下巴点了点他手里的酒杯,“不然我还问问你,别人喂的酒就是好喝?……至于吗我。”
不至于。你多厉害。
周泽楷差点就这么怼回去。原来M大的那群人也没说错:没理就算了,偏偏人家还占着理;可理是这么个理,怎么叫叶修讲出来就那么不中听、那么堵人心口呢?
周泽楷冷着脸没回话,叶修也没再往回找补,两人干站了几分钟,众目睽睽的场合下谁也不能发作。最终还是叶修先提出来,说周泽楷喝了酒,自己先送他回去。
一路无话地上了车,开了一会儿,实在死静过头了,周泽楷在副驾上直犯困。车灯搭在眼皮上,红彤彤的亮,眼球不舒服地滚动几下,接着头一歪,偏到更暗的一边去了。

叶修瞥眼看见了,关了灯,自己也在一团黑暗里打出个呵欠。 


周泽楷一到香港就买了房,离中环挺远,环境很好。叶修知道地址,却是第一次自己开过来,路不熟,进小区绕了半天也没搞明白排列混乱的楼号。
“回主路,第六排,右拐。”周泽楷不知什么时候醒了,出声指路。这人也真是有脾气了,比平常还闷,醒了连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样顺利开进一层车库,熄了火。周泽楷还坐着不动,叶修也不催他,自己想下去抽根烟,手一摸上车门把手,被身边横过来的身子和胳膊按住了。
前座就那么点空间,叶修整张背被挤在座椅上,肩膀抵着周泽楷衬衣下坚硬的锁骨,一侧头鼻尖能打到鼻尖。这姿势憋屈极了,方向盘正卡在周泽楷肋下,档把硌着胯骨,叶修看着都替他难受;周泽楷嘴唇抿紧了,单用眼睛说话,一双瞳孔里不只是难受了,什么都有,任谁看了都要心软。
叶修费劲地抽出一只手,摸摸他的脸,又顺着颊肉滑到侧边,捏捏他的耳朵和侧颈。周泽楷叫他揉捏得好不委屈,梗着脖子撑了几秒,还是垂下来,额头顶着叶修的太阳穴,嘴唇往叶修衣领里呼了几个来回的热气,斟酌够了,才掉出来一句话。
“你追人真差劲。”
叶修没什么好推脱,自己点点头,胳膊搭在他背后呼噜了两下,心里乱成一团。他是真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病还没好,跑来跑去的让周泽楷瞧见了要生气,躲着让他瞧不见了还是要生气。周泽楷年轻又有身家,有一个两个投怀送抱的,不论目的,也都正常;没想到这正常倒成了最不正常的,他还没怎么呢,对方又是老大一通不乐意。
别说叶修不知道怎么解决了,他连问题在哪都还没摸清,好比是让他答一份考卷,只发下来一张白纸,先让他猜到底出了哪道题。

叶修真没遭遇过这样的窘迫。他恨不得谁能来教教他,恨不得直接有现成的教材,从初级到高级编成一套,写清楚以下情况一二三四要套以下模型ABCD......

感情不比别的领域,越迟钝的人越坚固,却也越锋利。时间一长,叶修好像都有点怕周泽楷了,完全是潜意识的,越亲近越怕,越珍重越怕。

越亲近,以前锋芒扫不到的距离,如今就刺到了;越珍重,以前不在意的小摩擦,如今也连着筋似的疼起来。
周泽楷处处体贴,叶修又何尝不是?一味地在乎,一味地让步,知道对方抱着极高的期望便生怕给对方丁点儿失望,走到极处,很累了,宁可鸵鸟似的埋头在公务里,用其他正经事紧急事做个绝佳的掩体。 

终于还是藏不了。

周泽楷这句“差劲”真得很,故而重得很。叶修茫然无措地抱着他的背,不能不答话,只好顺着说下去。
“是我不好,这周没顾上去你那儿,我这边忙,想着你也忙……”说到这儿却没声儿了,自然又荒谬地,方才一进门那幕又跳回到脑子里。周泽楷也的确是忙。
周泽楷显然也想到一块儿去了,脸色更加难看。这一番冷淡又一番讽刺的也太伤人,他到底忍不住了,耐性被怒火烧穿了,也讽刺地回嘴。
“多亏你的差劲。”
叶修明知这是气话。明明知道,明明知道,可是被戳着心事捅了一下,该疼的却一点不少,当下也有点恼火。
“那我还成全你了?也是,早先就想劝你好好娶个姑娘成个家。”这话不全作假,叶修以前不是没这么想过,因而说着说着,腔调不自觉有些认真了,舌底微微发涩。话音也顿了一顿,才又接上,“小周,你应该知道你身边选择很多,当然我希望你还是选我,要是你觉得我太差劲实在不合适……”
没等说完,周泽楷就气得发抖。他扑上去一把攥住了叶修的前襟,没轻没重地勒紧了,手背上的青筋一条条浮起来,“你再说!你敢……”他气极了,喉头打颤,话不成话,只能狠狠拧着手中那点衣料泄愤。
叶修呜咽了几声,想说你误会了,一张嘴却是一大串咳嗽先涌出来。叶修咳得像是要掏心吐肺,整个背强烈地震动着,腰弯很低,虾子似的蜷成一团。周泽楷吓了一跳,忙松了手,急急地拍着他的背,“药呢?有水吗?” 

叶修脑袋朝下埋在臂弯里,咳得直不起身,只露出一点红彤彤的脖根。好不容易咳意减轻了,他气喘吁吁地坐起来,两颊憋得通红,眼角又湿又亮,竟一副柔软可欺的模样,刚刚的剑拔弩张似乎全都能被这幅弱势消弥进去。
他从车前的抽屉里翻出那些药盒——还是此时这车上的另一个人买的。中午那顿吃完了,张青还特地嘱咐说药就放在车里,晚上记得按时吃。

在周泽楷沉默的注视下,叶修从药板上抠出两个胶囊呈在手心里,另一手拿起水杯;晃了晃,又放下了。空的。 

这没办法。叶修看看手里的药,又抬眼看看买药的人。周泽楷直接推开了车门,说。
“去我家。”

评论(44)
热度(188)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