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一晌贪欢34

三十四


转移到楼下小间之后,江波涛、孙翔、肖时钦几个刚刚没顾上吃的主办又呼呼啦啦叫了一桌子菜,馋得黄少天本来吃饱了都又坐回去开第二顿。剩下不想再吃的王杰希、楚云秀、苏沐橙那几个,就坐在包间另一边的长沙发上聊天休息。


叶修早趁着没人注意偷溜出来,穿过走廊躲进尽头的小阳台抽烟。细细抽完一支,才刚把方才饭桌边的情绪尽数压回去稳住了,一回身就远远望见了所有情绪的源头。
周泽楷和喻文州正站在走廊中段、洗手间对面的地方说话,大概是偶然碰上了。两人面上都是微笑的,叶修却隐隐觉得话题并不轻松。
阳台的入口两侧各摆了一盆繁茂翠绿的龟背竹,从叶修的角度看过去刚好有些遮挡,只能望见两人的上半身,这么一来那点不大的身...

【周叶】一晌贪欢33

三十三
 
大摩入职不足三年就爬到中层职位,何况是以一个毫无根基的黄种人身份,周泽楷的职场生涯不可谓不平顺。
有人真心赞许他的实力,有人酸溜溜地妒忌他的运气,无论如何,激烈的外部竞争和更残酷的办公室政治都没有摧毁这个黑发黑眸、在人群中略显沉默的年轻人,几次暗潮险流反而成了他踏脚的浪头,在刚刚跨过二十八岁的年纪就将他送上了一个令很多人艳羡的高度。
只是这份成就的背后,隐藏着什么,又牺牲了什么,周泽楷自己心里最清楚。
 
六年前负着满腔热忱来到美国时,他不是不想叶修,思念最烈的时候不是没在心里偷偷质疑过:若是当初他不走,会不会现在随时能和叶修牵手散步。可是没有“若是”,连这失眠时偷偷的一次...

【周叶】刺 1

架空背景,专业技能有扯,地名人名胡编(



要不是老三亲自领人来店里嘱咐他关照,周泽楷还真没看出这个“叶修”是道儿上的人。


那是个晴透了的晌午,日光像大雨一般淋漓地浇在柏油地面,整条槐子林南路像一条会发光的河。

周泽楷从爷爷手里继承来的那家纹身店,就开在这条路的中段。

出门向左,尽是些老实本分做生意的小餐馆、五金店和私家诊所;穿过马路向右拐上两步,则是他们澭港市金蒲区赫赫有名的风情场子“十二夜”,这大正午的时间可正是它的克星,眼下像片被晒蔫了的菜叶似的,病恹恹地闭着大门。


周泽楷手头上正有位来纹臂花的客人,是区警所张副所长的侄女。...

【周叶】一晌贪欢32

三十二


要不是叶母实在担心儿子,背着叶父偷偷打来电话叫叶修帮忙劝解他弟弟、先回家好好低头认个错,叶修都还不知道叶秋跟家里大闹了一场。

 起因是还是老一套。叶修从小就主意大、老两口横竖拿他没办法,只好先操心起叶秋的婚事。之前安排过几次相亲,都被叶秋推三阻四搪塞过去了,前几天安排了叶父挚交好友家的女儿,怕叶秋再躲,直接被叶父领着到公司里突袭堵人去了。

叶秋半途从会议里被拽出来,本就有点火大,估计言语间态度没多好。老爷子觉得丢面子,当着外人就训斥了几句,话赶话的,叶秋的脾气也上来了,居然一张口就这么直接出柜了。

相亲的事自然是黄了,叶父好歹忍住没在公司发脾气,脸色铁...

【周叶】一晌贪欢31

三十一

 叶修想了又想,越发觉得在纽约那次周泽楷坚持不见他的状况有些古怪。

 他猜大概周泽楷过得不顺遂,遭了什么挫折打击,又自己躲起来舔伤口去了,这才死活不肯给他看到。

 周泽楷平时的性格直率坦荡,很好沟通,唯一麻烦的就是有时候自尊心太强,忍痛吃亏都不言不语的,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倚靠。

 这毛病越是进取有担当的男人越是爱犯,叶修自己再往前数几年也跟他一模一样的,年岁长了才慢慢纠正了些。尤其在和周泽楷一起度过的日子,开始懂得放下刀剑才能和人贴近的道理。

 可是周泽楷还是年轻气盛,何况在大学那么稚嫩的时候就处处以叶修为标杆自我要求,终究追...

【周叶/病态系列】无期徒刑(下)

7300终于写完...为了不卡肉也是拼了


6


餐厅的警卫一看情势不对,赶在两边干架之前就给魏琛传了消息,兴欣赶来的总算及时。

乔一帆先拉了警铃震慑,包荣兴和唐柔照旧带人冲在最前头,凭着对这些虾兵蟹将而言碾压级的身手,三下五除二就把两边的缠斗冲得七零八落。这么一路推过去,真有漏网的一小拨人,也被猥琐跟在后面的魏琛和方锐狠狠补上几记敲打。

场面略略散开了,气氛却还没降下来。陈大头那边吃了不少亏,正要再扑回去,就听“啪啪”两枪精准地在他脚边不足五厘米的地方开了花,接着张乾也是同样待遇。

周泽楷眼疾手快举出了“停”的手势,二楼的苏沐橙这才移开了瞄准他脚下的枪口,笑眯眯比了

【周叶/病态系列】无期徒刑(上)

囚徒周&狱警叶,黄暴小黑化(其实只是个很甜的色诱文。


1


魏琛夹着档案袋忧心忡忡推开狱所办公室的门,前脚还没踏进去,迎头先被呛人的烟气扑了满脸。
“至于么老叶,苏妹子才请假半天你就翻身农奴把歌唱了……咳咳!什么破烟还真冲。”魏琛把文件甩到办公桌上,啪地一声响,自己倒扭着身子开窗去了。
烟雾缭绕间,一人探出修长精致的拇指和食指,利落地从桌上的牛皮纸袋夹出厚厚一叠资料,指尖跳跃着略略一翻,重落回第一张敲了两下,止住了。
“轮回的?这下不好办了,不出动兴欣特别组怕真压不住。”
“谁说不是啊,要说这轮回最近几年在黑道上也是风头最劲的,偏偏这回不知道被哪个傻逼坑了一把,连太子爷带几个小干部都折进...

【周叶】一晌贪欢30

三十


研究生第二年下半学期伊始,周泽楷就不得不着手为自己真正面临的就业难关奔波打算。

暑假回国的那几天,他仿佛完成了对某个阶段的清算,跨上返程飞机时步履轻松内心安详。回到H大之后对繁重的课业也适应很多,渐渐找回了从前习惯的得心应手。

成绩优异,为人勤恳,在困境中只会加倍努力从不做无谓抱怨,这样的学生往往会被好运眷顾。周泽楷以研究生的身份加入迪安教授的研究项目原本已属破格召用,而这个规模不大的项目推出后所取得的热烈反响更是为之锦上添花。

这项让人始料未及的成果不仅为周泽楷在H大、乃至附近学区的几所高校里聚拢了人气,也助他拿到了一次对研二在读生而言过于稀罕的实习推荐。

摩...

【周叶】一晌贪欢29

二十九


一大早,叶修就在办公室迎来了两位稀客。一个是毕业后少能见到的正牌大小姐唐柔,另一个则是初次见面的兴欣老板娘陈果。

叶修指尖翻动着书册,半抬起头来回复访客。

“项目书我看了,作为一个公益组织能艰难起步做到今天也是难能可贵,不过想继续扩大规模的话,目前捐赠为主的资金来源肯定支撑不住。”

“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我们来找您了。”陈果忙点头称是,表情挺严肃,这大学教师办公室的环境让她微微有些局促。

叶修对她笑了笑,透了些安抚的意味在里面。


先前唐柔已经在几通电话里跟叶修简单介绍过兴欣的发展情况,说是三年前成立的一个边远地区助学公益组织。

发起人陈果也不是...

【周叶】一晌贪欢28

二十八


人一忙起来时间就跑得快,大约也是相对论的一种表现形态?

周泽楷依旧日复一日埋首于学业,身上的大衣逐渐变成短袖T恤,手边的书堆却以不变的姿态试图向这个世界证明永恒存在。等他终于结束了炼狱般的期末考并顺利拿到了助教推荐的时候,暑假已经悄悄爬到了脚边。

为了尽快完成学分要求,周泽楷决定五月底就返回H大修暑期课程,在国内总共也只能呆二十天。

近一年不见,回到家里自然被爸妈当成宝贝疙瘩千娇万疼。乍一回国简直吃什么都香,周泽楷都不敢放开了胡吃海塞,生怕这一年的健身成果在这十几天里毁于一旦。最后假期只剩三天的时候,他才在母亲不舍的埋怨声中前往B市,到时候从B市国际机场起飞返美...

【周叶/老叶生贺】ERAO (下)fin.

 前文:erao上  erao中


 ———————————————————————————————

 乘坐爱琴海航空返回雅典只需要四十分钟。周泽楷觉得自己只摘带了两次耳机、吃了半个巧克力夹心的羊角面包就又落了地,返回到叶修打工做前台的那家旅店住下。

 这几天轮到叶修值晚班,白天还有些空闲。他左右闹不住周泽楷往柜台上一趴眼睛里闪着星星做无声央求,只得呵欠连天地继续做导游。

 “你可真会使唤人,我要收费的啊。”叶修窝在沙发里抱怨。

 周泽楷替他站在桌子后帮一家子英国人办check –in,文质...

【周叶】一晌贪欢27

周泽楷原以为自己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而真正踏足这座世界顶尖学府时,在H大生活的压力依然远远超出他的想像。

这压力来自陡然转变的环境,来自高速运转的节奏,甚至来自繁重艰深的课业本身。是的,从小到大一路顺畅的周泽楷还从未真正体会过,作为学生、单纯来自学业的压力。

而在H大,仅仅是庞大的作业量,课前预习案例需要投入的时间,课上近乎抢夺的发言机会,课后领取的厚重一叠阅读材料,密集的课程,紧张的时间表,就足够新入学的天之骄子们卸下所有光环,面朝书本背朝天地重头修炼。


H大无需任何包装,一切都是最顶级的。

它有着最顶级的教授,它有着最顶尖的学生,每一个都是世俗标准中的天才,却在...

【周叶/老叶生贺】ERAO (上)

总算赶上521,表白!

老叶生贺,两三发完结的小短篇,爱琴海原味(。

———————————————————————————————

周泽楷是怀着复杂又隐秘的心事来到雅典的。

选择希腊也没什么特别原因,单纯散心。


他这一路颇不顺畅。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用掉积攒的五天假期,先是飞机延误,取行李时又被希腊航空的低效耗尽耐心,好不容易找到机场巴士站,唯一的一辆已经满载到关不上车门,而下一辆足足要等到凌晨。


周泽楷一咬牙上了出租车,把希腊语的旅馆地址指给司机看,比划了半天才讲清目的地。司机大叔操着南欧口音的英语关心他的旅程,周泽楷艰难地听又艰难地答,心里只想他能好好把双手搭在方向盘上把车开稳当。...

【周叶】一晌贪欢26

二十六


周泽楷本就不在宿舍住,倒是省了毕业搬行李腾空宿舍的力气。毕业证拿到后,他也就彻底清闲了,回家陪爸妈呆了一个月,每天好吃好喝就差被供起来。

家庭聚餐的时候,他被H大录取的事被老爸红光满面地宣布出去,那些七姑八大姨的其实也没概念这有多了不起,只是觉得能到美国读书就是大出息了,一个个围上来“小楷”长“小楷”短地招呼个没完。

这个教育孩子说“你要是有你泽楷舅舅学习一半好我就知足了”,另一个干脆把上小学三年级的孙子塞到他怀里嘱咐他“你给补补英语”。周泽楷在中金都没遇到什么情况比这更棘手,总不能用什么话术技巧对付亲戚吧,只能哭笑不得连连点头,也不怎么说话,好好一个高材生倒被衬...

【周叶】一晌贪欢25

二十五


无论先前多少兵荒马乱丢盔弃甲,“毕业”的浪头真切打下来,浇湿全身,终究每个人要尘埃落定,或无悔或遗憾地交出一份答卷。

周泽楷的论文速成大法没白修炼,毕业论文在十天里松松散散就搞定了,没费太大力气也还过得去。叶修拿去扫看了两眼,还给他时一脸真诚地发表观后感,“不怎么样。也就优秀本科毕业论文的小水平。”

周泽楷正把手搁在叶修腰上捏他那层软肉,心里无可反驳,嘴上却不认,“不抢你饭碗。”

嗬,这话狂的。叶修哼笑了一声,也不客气地伸进他T恤里用指腹滑,一块一块数过他线条分明的腹肌。

“U can u up啊。”


叶修的学术判断果然没错,周泽楷还真拿了个...

【周叶】一晌贪欢24

二十四


周泽楷花在GMAT上的时间不算久,前后加起来一个多月,前面还有大半个月受着离职前最后的压榨,最后考出来的结果却惊人得好,连他自己都有点吃惊。

GMAT着重考的不是语言能力,而是商科所要求的思维力,这大概也印证了叶修早先那句判断:周泽楷的天赋和秉性,天生就是混这个圈子的料。

拿下这个考试,申请的硬件准备就算齐了。

周泽楷带着资料去找中介,成绩、语言、GM、履历,一字排开金光闪闪,走到哪家就燃到哪家,硬生生把卖方市场扭成了买方市场。都不用他多交代,中介机构自己就卯足了劲,搬出最有经验的代笔帮他雕琢文书、个人陈述、cv等几项软件,眼巴巴指望送出个大牛校offer给牌子添亮。

周...

【周叶】一晌贪欢23

二十三


叶修坐在床上,发丝在刚才急不可耐的拥抱抚摸下已经乱了,T恤领口也被当成战场拉扯过,大方敞着随呼吸明灭的锁骨窝。号角吹响浪潮正高,周泽楷喘息着去门边关顶灯,指腹摸在那个光滑的按钮上却又停住。

叶修不解地望向他,他也望着叶修,心里却像装了坛老酒五味陈杂。叶修分明已经给出了回应,他曾经长久渴慕却一次也未曾获得的回应,这回应于他而言来得太好太突然,好得足够他的身体先于他的头脑兴奋得微微颤栗,也突然得令他不信自己能在云端漫步进而起疑。

他和叶修相识到第四个年头,他从来都是被叶修拖着走没有一次占得先机。他送上的第一个吻被叶修一句“不可能”浇灭,他倾诉的第一句“喜欢”被叶修一席话冲刷得片甲...

【周叶】一晌贪欢22

二十二


周四那天的事情,两人像约好了似的一起避而不谈。不谈,生活仍是原样。

叶修的感冒好得出奇的快,两人依旧忙。直到后来梁霄如愿被中金录取了周泽楷方得解放,结结实实睡了个大懒觉,神清气爽醒来后就挽起袖子来了个久违的大扫除。

叶修一进门看见他哼哧哼哧舞着拖把的样子就忍不住笑着嘲:“辞个职嘛,搞得跟解甲归田似的。”

不过周泽楷这一松闲下来,最直接受益的就是叶修了。伙食水平火箭般蹿升,一日三餐被周泽楷当成放松和创作来玩儿,新鲜的肉食果蔬塞进胃里连呼出的气都觉得是健康的绿色。

周泽楷白天的空闲备考,晚上也就没必要再熬,自己早睡了就见不惯叶修晚睡,五次里有三次要软硬兼施地把叶修...

【周叶】一晌贪欢21

二十一


大四开学后,周泽楷就正式把辞职的事提上日程了。

诚然在中金实习收获不小,但毕竟眼下最当紧还是研究生申请的事。金融研情况特殊,不少名校都要求两年以上全职工作经历,不要求的那几所竞争就格外激烈了,大三上学期为交换考的托福已经分数够高申请时倒还能用,可另一项GMAT少说也要刷到750才够到拿全奖的基本线。

在中金那个工作强度下刷G两头都不能完全投入着实累人,周泽楷索性在大学最后一年允许自己落个清静,学分修满、主席卸任、再辞掉实习,专心备考,等刷完了GMAT有空闲了再去中信或是瑞银谋个实习试一试,有过中金的经历踮脚也好敲开同业竞争对手的门,到底不会比当初赤手空拳一轮轮面试...

【周叶】一晌贪欢20

二十


M大和港大办联合暑校这也是第五年了,算是金融院一个传统项目,接送见面简介授课一步步都有流程可依出不了什么岔子。

叶修因着金融峰会早到了几天,现下只得又赶回机场把四五十个M大学生安安稳稳塞进接机的大巴载到学校,和港大的负责人接洽后安排双方师生见面事宜,然后是课程简介和食宿安排,足足折腾了一天。

好不容易把学生们赶进宿舍休息,叶修可还闲不下来,亚洲金融峰会来的几位大佬面前每一次交流发言都不能掉以轻心,做好十全准备把与会资料阅读标注完了也小半夜过去,睡不了几个钟头就要和学生们一块儿早起。

叶修对教学上的事一向认真仔细,白天里跟着听课、写教学报告、和港大讲师开研讨会,还亲...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