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转载🤖谢谢

【周叶】一晌贪欢22

二十二

 

周四那天的事情,两人像约好了似的一起避而不谈。不谈,生活仍是原样。

叶修的感冒好得出奇的快,两人依旧忙。直到后来梁霄如愿被中金录取了周泽楷方得解放,结结实实睡了个大懒觉,神清气爽醒来后就挽起袖子来了个久违的大扫除。

叶修一进门看见他哼哧哼哧舞着拖把的样子就忍不住笑着嘲:“辞个职嘛,搞得跟解甲归田似的。”

不过周泽楷这一松闲下来,最直接受益的就是叶修了。伙食水平火箭般蹿升,一日三餐被周泽楷当成放松和创作来玩儿,新鲜的肉食果蔬塞进胃里连呼出的气都觉得是健康的绿色。

周泽楷白天的空闲备考,晚上也就没必要再熬,自己早睡了就见不惯叶修晚睡,五次里有三次要软硬兼施地把叶修押回床上陪着休息,叶修实在要赶工时,至少也能泡个茶送个水果给点照顾。

叶修依旧每天数着根数从他这儿领烟,时间久了倒成了固定的情趣,叶修也不去争辩这条规矩本身存在的合理性了,老老实实把心力花在例行的讨价还价上。他惯常搬出学长的资历来压对手,起初周泽楷还买账,次数多了也摸索出破解之法,直接用身体力量实实在在反压回去了事。

一切像是都没变。

亲吻,争闹,吃饭,上床,这一天过去和前一天、再前一天也没什么不同,可周泽楷心里清楚,分明是有什么不同了。

他像是被谁从原位置上推了一把,只挪动了一小步就跨出了干扰区。看书做事时那些温暖又嘈杂、总想把他的思绪勾向叶修的声音统统不见了,真正的心无旁骛。

而某次叶修视线黏着电脑不放,接过他递来的热茶下意识说了声“谢谢”时,他才意识到这种定位上的微小改变并不单单发生在他一个人身上。

两个人都在调整和反思,两个人都在后撤拉出距离——这没什么不好。无论从安全还是舒适的角度来考虑,过度的贴近都不如适当的远离。

 

和周泽楷能相安无事,并不代表不会被生活找其他麻烦。

叶修的课题里几个重要模型的主体结构早就搭成,无论是调整后的R2值、5%显著性水平下的F检验、还是变量的多重共线性检验,都已达到出结论的标准。

可是叶修的精益求精是没有止境的,对于理论研究他不会在任何一个细节上自我敷衍,也不会放弃任何一丝机会自我完善。

他察觉出A3模型关于t的固定效应结果有些微妙的异样,可多方试验下却也得不到更好的结果,直到某次午睡初醒的放空时间偶然想出了一个偏门但绝妙的控制变量。

叶修跳起来穿上衣服就往学校赶,可彻底搜查了一番后,心情就由雀跃转向新的凝郁。现有的全部资料库加起来,这个变量也只有简短零散的几十个合规数据,坚持采用的话只能自己收集。

只是全网扒数据绝非人力可为,加上对这个变量的限定较为繁复精度要求很高,需要贴合设计一个类似“爬虫软件”的程序来完成。

这项技术要求已经超出了本校信息学院的编程难度设置,毕竟M大商科特色下连信院的专业也以信息管理和电子商务为主,并不着重在软件工程方面挖掘;

出钱找机构代工去做也不是不行,只是向外行讲明要求有困难是一方面,这个控制变量加入后对模型拟合度的影响还全无可知。叶修还是想先做个简化版的验证再启动,科研经费再充足,他也惯于精打细算把钱用在刀刃上。

学生水平做不出,老师层次的又不好意思拿这么耗精力的事去打扰,于是这个控制变量的数据就这么不上不下地卡住了。

回到饭桌,叶修伸长了筷子去夹最远的那碟四季豆,嘴里含着米饭咕咕哝哝地说抽空去理工科高校借人,周泽楷把盘子推近给他略略一想说“我帮你找”,就摸出手机敲打起来。

结果一顿午饭还没吃完,这事儿就解决了。周泽楷有点邀功似的把手机举给叶修看。上头的联系人名字标着“T大梁霄“,底部攒着几段对话。

“这你可算找对人了,这东西本身不难做,就是有点花时间,而且不懂商科的人很容易设置偏离网来一兜无效数据。”

“交给我就行了,我碰巧大二时候做过一个类似的,回头稍改改就能给你用。不过我说,这回是帮什么人啊能让你这么火急火燎的,周大仙这是思凡了?”

前面倒还正经,怎么最后就落到插科打诨上了?叶修从周泽楷那儿听过“梁霄”这个名字,印象里也是个精明强干的学弟。只是现在他已经顾不得去评价梁霄怎么一说话就画风不对了,因为画风更不对的分明就是举着手机一脸无辜的眼前这位。

“是我太太。”周泽楷平静地回。

 

中金推荐的事情后,梁霄和周泽楷的关系更亲近了许多,年纪相仿经历相当共同话题也不少,没几天就从“打扰了”“谢谢”的关系聊到了“你丫的”“滚蛋”的关系。

这次他给课题帮了忙,原本叶修是打算按正常价给酬劳的,无奈梁霄想着上回欠的人情执意不肯收,周泽楷在中间权衡了一下,就提议三个人一起吃个饭也方便了互相认识。

周叶住的地方本就离中金不远找饭店约时间也方便,又都是周泽楷熟透的熟人,吃饭的事就很快定下来。

那天是周泽楷和叶修提前到,坐了片刻看看表也该到中金下班时间了,正想打个电话问问情况梁霄就推门进来了。挺精神的高个子,穿着周泽楷熟悉的全套正装,看样子路上有些匆忙却也不乏潇洒风度。

梁霄一进门先笑着跟周泽楷打招呼,眼睛却不着痕迹地往叶修身上瞟。

他原以为会见到个美女,没想到是个男人,当下也就理解周泽楷短信里是在玩笑。

他本身是个爱热闹的,先前周泽楷拜托他的时候只讲了课题要求全然没提叶修的身份,加上叶修本人长得显小穿得又随便,梁霄只当他是周泽楷一个同龄的朋友心下也没什么顾忌。

等周泽楷握完了手轮到另一位,叶修正笑着,还没来得及出声就被梁霄一句称呼给堵了回去。

“周太太,幸会幸会。”

叶修被别人噎得说不出话的样子可不多见。

周泽楷当下就忍不住笑,身子颤着好歹没漏出几声给他留了面子。等他笑完了搭着叶修的肩按回座位,跟好友简单介绍了下叶修,梁霄顿时大窘,连声责怪周泽楷:这么重要的事儿你怎么不早说!赶紧自罚几杯给叶修学长赔了罪。

这么一闹气氛倒活络了,以叶修的心宽这点小乌龙又怎么会往心里去呢,没一会儿就发挥出长期罩学弟的丰富经验,差点把梁霄收为小弟。梁霄性格活泼也配合得很,一唱一和的倒把原本的中间人周泽楷晾得远了,大半时间都在微笑着看他俩扯做好安静美男子的本份。

梁霄之后还得回公司继续加班不能久待,一顿饭吃得轻松畅快散得也干脆利索。叶修本也打算再回学校待一会儿的,可惜周泽楷说叶修席间冷落他借题发挥愣是不放行,只得罢了陪他一起压马路。

 

天色已近乎全黑了,一勾弯月悄无声息地爬上来,不亮,还争不过一排路灯的光。入了秋的气温最舒适,正午日晒还有点热,入夜后只剩清凉,偶尔还送几口风搅动一下银杏叶的清苦味道。

两人缓步走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说到梁霄时叶修就提起来,“下次当着外人可别这么胡闹了。”

周泽楷歪着头去探他的表情,“生气了?”

“没啊,就是觉得……影响不太好。”叶修在他的注视下竟有点不自然,微微侧开了脸。

只这点细微的反常都没有逃过周泽楷的眼睛。

他怔了一下,抢了几步挡在叶修身前,手指纠缠住他的手指止住前进。他们站得离路灯很近,四周都是公开的亮堂,只叶修脸前被周泽楷的身体挡住,覆下一块昏暗适中的影。

周泽楷说:“你在意什么呢。”

最近都在躲,我是怕错觉怕旧事重提,你是在怕什么呢。


这路并不偏僻随时都可能有人经过,可谁都没想到这点似的,堂而皇之在大亮的灯光里握着手对峙。

周泽楷的目光仿佛生出了实体的重量,戳在叶修面颊上能砸出一个柔软的凹陷。

叶修知道自己终于被周泽楷捉住了,潜移默化的转变,狡猾不提的漏洞,终于被他捉住了。有些东西他不会逼自己去想去决定,可终于还是逃不过被周泽楷挑开。

他张了张嘴,没说出话,耳根却不受控制地自燃,而且一烧起来就止不住,火势甚至一点点往两腮上爬。

他不用再说了,因为周泽楷已经满目了然,既明白又难以置信似的表情,凑在他通红的耳边求证都很小声。

“在意我了,对吧。”

“小周……”

周泽楷的脸呈现出一种镇静的狂喜。

叶修感到心底的基石被他蓦地撬去了一块,空落落地不适应,却并不恐慌。

他被周泽楷牢牢抓着手,大步流星地走,喘着粗气带着风声。没有询问,也没有交谈,两人沉默而迅疾地穿过一条条街道,彼此心照不宣。

回家。做 爱。



———————————————————————————————

呼......(搓手心.gif

PS:看评论恍然以为自己完结了......并没有啊,不写到美青年变成美叔叔怎么甘心!


评论(38)
热度(149)
©六茶传说 | Powered by LOFTER